800小说网 > 宠妃打脸日常 > 第三百八十四章 大结局

第三百八十四章 大结局

作者:月下微尘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有些事情明白是一回事,接受又是另一回事,若云汐依旧爱着康熙,这些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影响她,但可惜的是她早已不爱康熙了,对于一个嘴上说着爱她,背过身却可以毫不犹豫宠幸其他女人的男人,云汐早就已经死心了。

    这几年,康熙的确比过去更加宠爱于她,人人都道她被康熙捧在手心上,是康熙的心尖尖,可没有人知道这些附加的东西除了给她带来无尽的麻烦,什么都没有,没有感动,没有欣喜,更没有感动,有的只是密密匝匝地压力,多得直让觉得有些她喘不过气来。

    可就在她觉得日子只能这样下去的时候,上天竟然又添了新的选择题,只是这个选择题并不会让她觉得好过,相反地使得她的心情越来越低落,毕竟人侥天之幸得了一次重生的机会,难道还能得第二次不成,再说她也舍不得她的孩子们。

    就在她发愣的时候,门外响起孩子的说话声和笑闹声,云汐站起身,走到门外,便看到胤祚和胤禩他们带着九阿哥和十阿哥往这边过来,四个小家伙你追我赶的,好不欢乐,那一刻云汐觉得也许仅仅只是为了这几个孩子,这一生也足够了,可是为何看到这红墙黄瓦,她竟有种想要哭的冲动呢?

    “儿子(儿臣)给额娘(昭母妃)请安。”胤祚他们一见云汐出来,立马迎了上来。

    “都起来吧!”云汐按捺着内心那一缕缕犹如附骨之疽的酸涩感,努力做出无事状。

    胤禩年纪小又有小伙伴在,倒是没有注意到云汐的异样,而胤祚是云汐的第一个孩子,曾倾注了她全部的心血,就算后来有了老四和老八,云汐对她依旧是最为特别的,母子俩人时常也会谈谈心,相比胤禛和胤禩,胤祚更明白云汐这一路走来的艰难。

    云汐唤来绿袖巧英他们侍候几个小家伙吃喝,因着都是经常过来的,他们倒也不觉得拘束,每次不玩到下钥前是不会有想要离开的意思的。

    “额娘可是遇到什么事情了?”胤祚双眸黑沉地紧盯着云汐,神情有些固执地等着她回答。

    云汐不自觉地撩了撩耳边的碎发,有些不自在地道:“你皇阿玛不在宫里,哪里能有那么多的难事让额娘遇到,额娘不过就是没睡好,精神有些差罢了,等晚上好好休息休息就好了。”

    “真的吗?可儿子总觉得额娘有什么事情瞒着儿子。”胤祚不放弃地盯着云汐的双眼,见她不为所动,不由地叹了口气道:“额娘,儿子已经长大了,可以为你分担,所以额娘不要再一个人扛着所有的重担。”

    云汐这一下子反而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她是真的很累,甚至不想再做任何的掩饰,但是她的儿子们还小,一脸的青涩,虽然不一定会因为她而失去一切,但她若行差踏错,他们绝对也讨不了好。康熙那样的人,睚眦必报,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她能想象到她明明白白表达出自己的感情后的结果,若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根本上就是自找没趣。

    与其将之前好不容易得来的一切全部毁掉,还不如继续隐忍下去,直到一切尘埃落定,反正这一生她也不可能逃离这个红墙黄瓦的地方,也不可能逃离这个叫爱新觉罗·玄烨的男人的身边,所以她只能忍着,受着,等着,直到一切结束。

    “傻孩子,额娘能有什么重担,额娘只要守着你们好好长大就比什么都觉得开心。”云汐摸了摸胤祚的光脑门,嘴角扬着一丝安抚的笑意道。

    “真的吗?”胤祚不放心地确认。

    云汐愣了一下,然后重重地点头。

    一转眼,出征的康熙便带着大队人马回了京,这一次噶尔丹再没有往日的好运,未能逃跑的他选择了自杀,这样的结局最终还是与历史想契合,反而是恭亲王常宁为了救驾中了一箭,听说伤得有些重,真正的情况如何,云汐并不知道,也没让人打听,毕竟在得知恭亲王对她曾有意思之后,他们就注定要拉开距离了。

    事实上,云汐与恭亲王的交际并不多,虽然互相之间都会下意识地你帮我、我还你人情,可实际上连见面的次数一个巴掌还数不过来,这就是现实。一如云汐进宫这么多年,想见家人也不过是每年在宫宴之上遥遥相望。

    康熙回宫之后,见宫里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也没有在意,龙卫的汇报也仅仅只是让他知道宫里宫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又有哪些人不老实,毕竟康熙要确保整个京城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待到云汐慢慢沉寂下来的后,所有的一切就好像突然被从偏离的路线上拉回来了一般,开始朝着原来的方向前进,唯一不变的大概就是胤禛的命运。作为云汐的儿子,他注定不会再像历史上那样被推来推去,甚至被亲生母亲拖后腿,明明承受着一切不公的待遇,却还只能忍气吞声。

    等到再次选秀时,康熙便开始帮着几个已经长成的阿哥挑选福晋。历史上的四福晋依旧在选择之中,但云汐却不想再挑她,倒不是她对乌拉那拉氏有意见,而是一个连自己孩子都护不住的人又如何能让老四全心全意地做自己的事。云汐心里有了打算,但不是问了胤禛的意见,若胤禛执意于乌拉那拉氏,她也不会执意去换人。

    可胤禛听了她的话,只是一脸信任地看着她道:“额娘选的就是最好的,而且儿子相信额娘和皇阿玛的眼光。”他一直相信额娘是这个世上不会伤害他的人,至于福晋,不管得不得他心意,首先要得额娘的心意。

    云汐见他这样,不由地皱着眉头道:“不要只相信我们的眼光,还得你自己喜欢,胤禛,你知道吗?人的心很小,男女之间只能装下对方,多一个不行,少一个也不行,额娘这一生都是在被选择,难得选择一次,最终却失望而归,现在到了你可以选择时候,额娘希望你选择的至少是你能接受的,而不是别人强加给你的,不然额娘做了这么多岂不是都白白浪费了。”

    “额娘不就是儿子心中最好的人吗?”胤禛笑道。

    云汐抚摸着他的头,一脸惆怅而忧伤地道:“傻孩子,额娘终究会老去的,能陪着你的终究是能走进你心的那个人,若真的遇到,记得要珍惜,不然等到你明白的时候,也许一切都已经晚了。”

    不是浪子回头就一定能挽回的,受伤的心灵再如何弥补都会留下痕迹,再者,没有谁会一直等着谁回头,她便是这样,放下了,前行了,等到距离拉远了,想要追上也就不容易了。

    “额娘才不会老,额娘会一辈子陪着儿子的。”胤禛腻在云汐怀里,也只有在云汐面前,他才会毫无保留地表现自己孩子气的一面。

    云汐长叹了一口气,抚摸着儿子的头不说话,她当然会在,因为她这条命来之不易,上天若是不让她闭眼,她就算走得再艰难也得一直坚持下去。

    最后西林觉罗氏被指给了胤禛当嫡福晋,而乌拉那拉氏指给了五阿哥,原本的五福晋被指给了谁云汐不知道,但她心里清楚这样的安排或许对她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毕竟历史上的五福晋不仅不受宠,还一生无子,这样的日子,一个女人要怎么熬。

    接下来的日子云汐冷眼看着一切发生,很多事情她虽然都已经记不清了,但是她对于危险还是要规避的,毕竟有着太多无法预测的事情,就好像太子,云汐原本是想拉他一把的,可惜太子对她的信任并不多,能听一时却不能听一世,最终太子还是走上了那条名为毁灭的道路。

    这种事情说不好是谁的错,康熙和太子都曾为这段父子之情努力过,但是在他们的中间又隔着太多太多的东西,以至于最后的最后他们只能走向对立的一面。

    于是,在不能改变的情况之下,云汐开始为自己的儿子打算,她或许不能挑战康熙的威严,亦不能左右朝政,但她可能用自己的方式将她能聚集起来的势力统统转到她的儿子身后,毕竟比起其他阿哥,她的儿子还有着别人没有优势,那就是够团结。

    对上彼此争斗不休的儿子们,康熙是矛盾的,他既希望儿子兄友弟恭,和睦相处,又害怕他们太过团结对自己造成威胁,最后为了确保自己的地位,他不得不将平衡之道用在了他们身上,这种可怕的局面让云汐觉得心冷的同时又不得不接受。

    一年一年又一年,慢慢地康熙开始偏宠于汉妃,那些南巡带回来的女人对于云汐是造不成威胁,却让她觉得恶心,以至于她对康熙的态度越来越冷淡,等到胤禛被封为亲王时,云汐才发现康熙似乎已经很久不曾到她这永和宫来了。

    若是换成从前,许嬷嬷他们或许还会劝上几句,可到了现在,三位阿哥都已大婚,这宠与不宠的其实真算不上大事,毕竟这后宫有位份有子嗣如今都不怎么侍寝了,康熙去了也不过就是坐一坐,喝杯茶用个膳,至多再说说话,而云汐现在才算被冷落,对于她自己又或者这后宫的嫔妃来讲,其实已经算厉害了。

    康熙不来,云汐不请,就这样两人同在宫殿之内,却各自过着自己的生活,也许康熙最终察觉了云汐的冷淡,又或者他已经腻了这所谓的爱情,选择了更为年轻的嫔妃们。

    就在云汐以为日子会这样一直安静地持续下去时,康熙突然到访,那怒火中烧的模样让人不自觉地放轻了自己的呼吸,生怕自己一个不对,就成了人发泄目标。

    “臣妾给皇上请安。”云汐见着康熙,很是从容的起身行礼,脸上带着灿烂的微笑,一如从前,好似没有变化。

    康熙满腔的怒火在见到云汐的瞬间变得凝结起来,他强忍着爆发的痛楚,双眼死死地盯着她,见她低下头沉默以对的样子,他不由地上前两步抓着她的胳膊,咬牙问道:“汐儿难道就没有什么话想问朕么?”

    云汐闻言表情微怔,似想不到自己要问什么一样,有些为难地道:“皇上觉得臣妾应该问点什么?”

    她知道康熙在质问什么?但她却不想回答。

    回答什么呢?告诉康熙他这么多年都是在自作多情,一如昔日的她吗?

    她连问都不想问,这样的认知让康熙心中的愤怒犹如火山一般彻底迸发了,“问什么?问朕为什么不来,问朕为什么宠幸别人……问一切你想问的。”

    “以什么身份去问?皇上的女人吗?那些人也是皇上的女人啊!”云汐轻笑一声,态度由始至终都是淡淡的。

    “你难道不明白朕的心意吗?除了一个皇后的身份,朕给了一切,又或者朕给了你皇后的身份,你才明白朕于你意味着什么?你对朕又意味着什么?”康熙声音嘶哑地看着她道。

    云汐突然觉得,那个地方,灼热的发疼,她本以为她再不会为眼前的这个男人心痛,更不会再为他而动容,却不想最后最后他还是有办法让她难受,“意味着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皇上有了新的美人,有了无数子嗣,有无尚的权力,有了一切您想要的东西,其他的就不再重要,包括臣妾。”

    一滴泪不受控制地从她的眼眶滑落,她心里清楚她没有任性的权力,只能一次又一次地任由眼前的男人在她的心上划上一道又一道的伤痕,越来越深,越来越多,直到这颗心再也没有承载的能力。

    “怎么可能不重要!”康熙愤怒地叫道。

    “若是重要,皇上为何要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云汐的神情平静的可怕,不是质问是怨言,只是平静地叙诉。

    康熙顿时满脸的愕然,脸上甚至带着一丝心慌,他喉咙发紧,想解释却发现说不出一个字来。纵有无数的理由,那也不是放纵伤害她的借口,“你这是说你不原谅朕?”

    云汐看了一眼康熙,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目光悠长而深远,“皇上和臣妾之间还谈什么原谅不原谅,有些事情过了就是过了。”

    如他们之间的感情,也如之前造成的那些伤害,功过相抵,谁也不欠谁的。

    下一辈子,对,若是还有下一辈子,她希望不要再跟他有任何的牵扯,到时她能有一个平凡的家,一个能守着她过一生的丈夫,几个不需要被阴谋诡计包围,可以健康成长的孩子。

    康熙的心跳在这一瞬间几乎停止,她的话听着好像没什么,但是他却觉得像是决别,“汐儿,朕错了……”

    他知道错了,那他们可否再牵手重来?

    云汐看着突然变得天真的康熙,忍不住笑出了声,“皇上没错,错的是臣妾,因为臣妾太过贪心了,想要的太多了,所以才会受到惩罚。”

    康熙手抖了一下,他以为自己宠幸别人会引起她的关注,却不想最后的最后却被自己的所作所为打了脸,这到底算什么!

    他其实也弄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了!

    “没有惩罚,只有自以为聪明却反被聪明误的朕!”康熙说完这句话,便放开她的手,带着一身的落寞离开了永和宫。

    云汐本以为这样所有的一切都已成定局,却不想自那以后康熙再没召幸过任何人,甚至到了下一界的选秀,宫里也没再留任何秀女,这样的举动使得朝臣们议论纷纷,若不是让依旧像往常一样上朝的话,他们都要以为康熙重病在身了。

    而事实上自打二废太子之后,康熙的身体的确没有从前好了,不过因着老六、老八他们都老老实实的,所以即便大阿哥、太子等都受到了惩罚,但是结果并没有历史上来得那般惨烈。

    康熙五十六年五月,康熙突然颁布禅位诏书,传位于皇四子胤禛,此举让整个朝堂都沸腾了起来,本以为胜券在握三阿哥更是一下子懵了,而支持胤禛的人却快乐疯了。

    胤禛本人也是一副又惊又喜的模样,他虽然有感觉到皇阿玛对自己有这方面的倾向,却没想到一切会来得这么快,毕竟以康熙现在的身体情况,再当几年皇帝也不无不可,可他却选择了直接禅位,这不得不说让人无比的意外。

    就在胤禛准备当孝子,替云汐圆她没圆完的梦时,康熙一道旨意又将云汐给打包带去了畅春园,这样的安排让人觉得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毕竟这几年,康熙和云汐之间那类似冷战一般的举动可是惹得不少人侧目。

    谁能想到就在他们认定昭贵妃要失宠时,她一跃成了圣母皇太后,而且还被太上皇单独请去了畅春园,如此种种都在说明昭贵妃从来都没有失宠,之前的一切转个弯落到这些人眼里就全成了康熙为她付出的一切了。

    云汐一阵无语,目光看着站在对面的康熙,她只能说这一辈子她打脸无数,没想到临到老却被康熙算计打脸,这算不算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呢!

    也罢,反正冷也好,热也罢,他们之间至少这一世是要纠缠到老的,与其让自己闷闷不乐,不如把对方当成一个伴,就这样走完最后的一程。

    康熙看着一脸无奈的云汐,心里却继续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以前他可以说无可奈何,那现在没有旁人,没有肩上的重担,只有她一个,那剩下的时间里总能把人给哄回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