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帝师 > 第四百九十六章 论道

第四百九十六章 论道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万年来第一仙战拉开帷幕。

    此刻,太上老君终于抬起了头,正视着楚云亭。

    他皮色黄白,眉头很美,额头宽阔,耳朵很长,眼睛大而牙齿稀疏,四方大口,嘴唇很厚,额角两便似有日月的形状,看起来如同垂暮老人一般,苍老而无力。

    然而当他望向楚云亭的时候,世界都在寂灭。

    太上老君此刻的瞳孔,仿佛射出去,可以清除鬼魅,超脱世界万般变化之法。

    然后太上老君淡淡地说:“周易之法,是道。”

    “鸿鹄不用每天洗浴,羽毛天生就是雪白的,而乌鸦也不用每天染墨,却自然就是漆黑的。”

    “天自来高,地自来厚,日月放射光芒,星辰排列有序,这就是自然的规律。”

    “修道,就是顺从天地自然存在的规律。”

    “而这种道,却是一种无形的东西,如果道能相传,人们就能传给他的后辈,但实际上,真正的道,不是先人的主张,而是要自身与规律的结合。”

    “别人传的道,只不过是先朝的旧东西,你模仿着别人的足迹,但永远无法体会到别人踏足时的感觉。”

    “你动用各种手段,强行传道,这是搅乱天庭,搅乱道。”

    太上老君这一番话,直刺楚云亭的心扉。

    也一下子深深地击在东方雨与东方朔的心口上。

    仿佛被下了禁令,仿佛被下了十恶不赦之罪一般,他们两人面色苍白。

    太上老君的话,言出法随,如同天庭规律,没人能违抗,所以他们两人固然不认同,可是当太上老君这一番话说出来的时候,他们身上的修为与术法就一下子被封禁了。

    这是在定罪。

    无处可逃。

    周围众多仙君一听,一下子如芒在背,恐怖非凡。

    太上老君虽然没有与楚云亭战斗,可是这一番话,却可以搅乱楚云亭的心神,让楚云亭陷入深渊而无法自拔。

    不战而屈敌人之兵,不外乎如此。

    没有人认为楚云亭能逃脱这种罪责。

    只是这时,面对这种压力,楚云亭却岿然不动,丝毫没有受到一点影响。

    若他只是常人,他此刻已经心脉皆断,仙法全毁,若他只是一位奇世天才,修炼易经到大成,此刻仙路断裂,心气全失,沦陷为凡人。

    然而,他却是拥有金星文宫的存在。

    金星文宫,堪比绝世肉身,乃是另外一处星辰凝练而成的肉身,给了他最强的力量,能支撑起易经大成,能支撑起他庞大的精神。

    所以此刻,面对着太上老君的话,楚云亭冷冷地说:“西王母用禁术万骨诅咒术,邪恶到骨髓里,你不惩罚,而我仅仅只是把我自己学成的仙术用我独特的方式传承给别人,这就是搅乱天庭,搅乱道了?”

    “若道真的能被我如此手段就能影响,那这种道实在是太浅薄了。”

    “而你这个太上老君,单单对道的理解,就证明根本不配是仙帝。”

    “包庇西王母的恶行,是为无德,无视天庭规律,是为无律,对道理解浅薄,是为无术。你这样无德无律无术的人,也配与我讲道理?”

    说到这里,楚云亭声色俱厉。

    天地之间,仿佛无数的风云凝聚。

    楚云亭的声音响彻天地,荡涤人心,渗透进骨髓。

    所有人哑然失声。

    谁也没有想到,楚云亭在太上老君这样的压力之下,竟还能说话,而且犀利如此!

    太上老君掌控天庭,乃是隐世之王,何曾被这样羞辱过?

    然而,仔细回味楚云亭的话,却是字斟句酌,并没有错误。

    在道理上,楚云亭立住了脚。

    这可以说是太上老君与楚云亭的一次交锋,甚至可以说是楚云亭智慧之光的一种闪烁。

    一时间,东方雨与东方朔感觉到身上的力量回来了,那从楚云亭身上学到的术法力量也回来了,一下子恢复了力气,守护在楚云亭的面前。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们与楚云亭此刻乃是一体的。

    此刻,太上老君被楚云亭如此斥骂之下,却依旧是淡然地摇头:“孔子当年读易经,读出了仁义,我如此说他,他没有反驳,反而是深深地震慑与回味。在我看来,那是因为他对道没有正确的认识。而你能坚持自我,能守住你的道,倒是一个仙材美玉,日后成就当大于孔子。”

    这话一出,所有人全部震惊了!

    太上老君被楚云亭如此羞辱之下,竟夸耀楚云亭?夸耀楚云亭的天赋胜过孔子,夸耀楚云亭未来的成就会大于孔子!

    那可是百圣之师孔圣人!

    是无数人膜拜的圣人!

    这一刻,所有人望向楚云亭的表情全部都不一样了。

    若是这样的话……

    一旦楚云亭能继续成长下去,楚云亭真的有望成为仙帝,与孔子、太上老君并立!

    整个天庭之中,从来没有人被太上老君如此夸耀过。

    只是此刻,楚云亭却只是淡淡一笑:“孔圣人经历众国之乱,经百难,这才成百世之师,在他成道之前,自然对道没有理解透彻,但那又如何?哪怕就是他的众多弟子,天赋比他高何止数十位,然而只有他能成就百世之师,其间正是因为产生对道的不坚定,产生对道的质疑,这才能走出新的大道,走出属于他自己的大道。”

    “而我,没有师承孔圣人,所学的自然不是他的道,两者没有可比性。身为后人,站在他的肩膀上学习道,如何能沾沾自喜,认为自己强于先人呢?”

    “我的道,便是我的道,独一无二,仅此而已。”

    楚云亭的声音如雷如电,却是字字铿锵有力。

    所有人再一次哑然。

    此刻,他们对于楚云亭有了重新的认识。

    不骄不躁,守正持中,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无论别人用任何方式,都无法沁透他的心,破坏他的道。

    这才是真正得道的标志!

    此刻,再也无人质疑楚云亭的天赋,无人质疑楚云亭的未来。

    几乎在这时,远处的西王母猛地现形,满脸青色。

    她也被楚云亭的话惊倒!

    如此荣辱不惊,如此淡泊明志,如此清晰道法,这样的楚云亭,让她根本无法安心。

    她不能再让楚云亭与太上老君继续论道下去,因为她知道,道会越辨越明。

    太上老君看似犀利,看似站在西王母这边,但显然是在引导着楚云亭,在帮楚云亭立道!

    否则,这样睿智的隐世之王,如何会一而再再而三地任由楚云亭羞辱,如何会夸耀楚云亭?

    身为隐世之王,自身之道已深,不会因为楚云亭的一番话而动容,但仙帝不可辱!

    所以此刻,西王母知道自己已经到了必须出手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