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甜蜜暴击:我的恋爱时光 > 第512章 再给你一次机会

第512章 再给你一次机会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被这种炽热的目光看得难受,何斯迦扬了扬下颌,提醒道:“慕敬一,你别太放肆了!这里是公共场所,你既然打着要接手明氏集团的旗号,难道就不怕在中海站不稳脚跟吗?”

    “嗤,谁说我稀罕这里了?”

    慕敬一一脸不屑地反问道。

    他虽然拿不到布鲁诺家族的继承人资格,因为布鲁诺家族的那些产业,早晚是要归属于兰德,但慕敬一是天纵奇才,这十几年来,他已经积累了无数财富,足够舒舒服服地过着下半辈子。

    “区区一个明氏集团,还没有让我放在眼里。”

    “说得好听,没放在眼里,那你为什么不把它要过来,直接送给明锐远?”

    何斯迦呛声道。

    “不在意,不代表我是傻子。”

    对她的说法,慕敬一感到十分好笑:“他又不是我的什么人,我为什么要把这么大一个公司送给他?做慈善也没有这么做的吧,何况,我又有什么好处呢?不过……”

    他故意拉长了声音,顿了顿,才继续说道:“要是给你,我倒是愿意认真考虑考虑。”

    “用不着!”

    懒得再跟慕敬一废话,何斯迦掉头就走。

    “男人之间的事情,要是扯上女人,那就没有意思了。冯千柔一直对斯迦心有怨恨,你被这么一个女人牵着鼻子走,真是愚蠢!”

    傅锦行冷冷地看着慕敬一,他实在想不通,这两个人究竟是怎么勾搭到一起去的。

    究竟是谁先找的谁?

    “谁牵着谁,还不一定呢。”

    慕敬一高深莫测地说道。

    等到傅锦行和何斯迦刚走,冯千柔也赶了过来。

    她一脸气急败坏地问道:“他们人呢?”

    要不是刚才一个笨手笨脚的服务生不小心将饮料洒到她的裙摆上,冯千柔也不会耽误了时间。

    她在洗手间里折腾半天,总算擦拭得差不多了,这才勉强能够出来见人。

    “走了。”

    慕敬一连眼皮子也不抬一下地回答道。

    “你是故意的吧?你觉得我会找何斯迦的麻烦,所以让她先溜了?”

    等反应过来,冯千柔气势汹汹地质问道。

    话音刚落,她的脖子上就传来一股可怕的窒息感!

    “啊——”

    冯千柔想不到,自己才说了两句话,就被慕敬一给恶狠狠地掐住了脖子,她就快要不能呼吸了!

    “别忘了,你是在跟谁说话!如果你学不会好好说话,那我就让人把你的舌头拔了,以后都不用再说话了!听懂没有?”

    眼看着冯千柔的脸色先是发红,紧接着,连嘴角都冒出了唾沫,慕敬一才松开了手,像是丢一块抹布一样,把她丢在了地上。

    “咳咳咳!知、知道了……”

    劫后余生的冯千柔一手捂着脖子,不停地咳嗽着,整个人看上去狼狈至极。

    “我不管你和何家有什么深仇大恨,如果你敢背着我,擅自行动,特别是对那个女人做什么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慕敬一从口袋里掏出一条手帕,满脸嫌恶地擦了擦手。

    “你都看到了,她根本就不把你当回事!就算她和傅锦行离婚了,她也不会考虑和你在一起!”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冯千柔声音嘶哑地大喊道。

    慕敬一不禁微微一怔。

    他似乎没有料到,这个刚才差一点就要被自己给活活掐死的女人,竟然还有胆子在这里叫嚣!

    “她一直都是这样,看着男人们在身边转悠,享受那种众星拱月一般的感觉!你们这些男人,一个一个都是犯贱,为什么容易得到的就不珍惜,非要去追着那些不把你们当人的……”

    眼看着慕敬一没有说什么,冯千柔的胆子更大了。

    “公共场所,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一会儿回到酒店,收拾好你的东西,给我滚出中海!”

    他低头,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抬脚就走。

    “不,我不走!”

    一听这话,冯千柔终于害怕了!

    她好不容易才脱离了冯舒阳的控制,说什么也不会再回去了。

    如果回去,就要无休止地继续接受治疗。

    对于冯千柔来说,那样的生活无疑是一种漫长的折磨,让她要多痛苦就有多痛苦。

    “我不走!不要让我走!求求你!我错了,我是太生气了,才会说出那样的话!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不会再犯了!”

    冯千柔一把抱住了慕敬一的裤腿,用手死死地抓着,说什么都不肯放开。

    “滚开!”

    他不耐烦地踹了她一脚。

    但她仍旧不放手,口中苦苦哀求道:“看在我是真的在不停为你奔走,你原谅我吧!我只是嫉妒何斯迦而已,只是嫉妒……”

    冯千柔又是惊恐,又是愤恨,两行眼泪疯狂地涌出,哭花了一张脸。

    看了她几眼,慕敬一的火气似乎渐渐地消了。

    “放手。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不过,你要是再管不住自己,就别怪我!”

    他终于松口了。

    冯千柔浑身一软,瘫坐在了地上,她的肩膀不住地颤抖着,眼泪无声地往下流。

    尽管如此,从她眼底流露出来的阴狠,是藏也藏不住的。

    幸好,露台上没什么人。

    除了他们两个人之外,其余的宾客都在宴会厅里,谁都没有注意到这边发生了什么。

    慕敬一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服,对坐在地上的冯千柔没有多看一样,扬长而去。

    他是今晚酒会的主角,自然不能缺席太久。

    明达早就说了,要借助这一次机会,让慕敬一正式进入中海的商界,会亲自帮他引荐。

    “你去哪里了?”

    一见到慕敬一走过来了,明达就好奇地问道:“没事吧?我找了你半天。”

    “没事。明锐远呢?”

    慕敬一压低声音。

    明达神色凝重:“还没找到,也许已经离开了。呵,这小子的命还真大。”

    说完,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精芒。

    慕敬一知道,就在酒会开始之后不久,明达就派人暗中接近明锐远,想要在他的酒里动手脚。

    然后,再把他带出去,趁机解决。

    想不到,才稍微一个不注意,明锐远就不见了。

    而那个负责解决他的手下,自然也不见了。

    明达知道,他八成是失手了。

    明锐远年纪轻轻,但是却并不好对付,最重要的是,他一直在扮猪吃老虎,就连明达都看走了眼。

    “你不是说,他只是一个小孩吗?一个小孩,竟然可以先骗得了我,再骗得了你,真是不简单。”

    慕敬一冷嘲热讽道。

    正说着,明达一眼就看见,明锐远居然就站在远处,正在用一种诡异的表情盯着自己。

    “你!”

    明达刚说了一个字,就看见明锐远的身形一闪,竟然又不见了!

    要不是确定自己绝对没有眼花,明达几乎都要怀疑,那只是幻觉了!

    “明锐远?!”

    慕敬一也看见他了。

    “快去追!”

    明达向站在暗处的几个手下一挥手,立即有人冲了出去。

    “无聊。你自己去应酬吧,我累了。”

    慕敬一打了一个哈欠,脸色恹恹地说道。

    说完,他也没有理会明达,径直离开。

    角落里的冯千柔一看到慕敬一要走,也连忙跟上。

    这一次,她不敢再去搀他的胳膊,只敢在后面一步步地跟着,甚至不敢靠得太近。

    明锐远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和慕敬一的父子关系又只停留在表面而已,两大问题,令明达也不免有些坐立不安起来。

    他承认,当自己见到慕敬一的时候,还是很激动的。

    那毕竟是亲生儿子,是他留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血脉。

    更是他和梅斓的孩子。

    尽管怨恨了她三十多年,但当永远失去了这个女人之后,明达才发现,原来他追寻了半辈子的心之所爱,依然还是她。

    那种遗憾,或许只能在他们的孩子的身上,才能得到弥补。

    “是我看错了吗?我刚才好像看到明锐远了!”

    刚走到酒店门口,何斯迦猛地停下了脚步,一脸疑惑地问道。

    傅锦行本能地挡在了她的面前,确定周围没有危险,他这才一把拉住了她的手,二人迅速上车。

    直到司机发动了车子,离开酒店,傅锦行才长出一口气:“放心吧,明锐远应该不会出事才对。但这么一来,他也会死心了。”

    “因为明达已经和慕敬一相认了吗?”

    何斯迦紧张地问道。

    其实,在她心里,还是把明锐远当成一个小孩。

    “不仅是这样,他们是亲父子,就算相认,也没什么不应该的。但明达错就错在第二次对明锐远下手,不管是谁,都会心寒了。”

    作为旁观者,傅锦行看得十分清楚。

    明达再次派人击杀明锐远,一定会彻底激怒明锐远。

    “要是明锐远真的要对付明达了,你觉得,慕敬一会插手吗?”

    咬了咬嘴唇,何斯迦担忧地问道。

    一个明达,尚且难以应付。

    再加上一个慕敬一,他们父子俩岂不是如虎添翼了?

    “我看未必。”

    傅锦行一扯嘴角,他可不那么认为。

    就像慕敬一所说的,明氏集团对他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

    所以,他也没有必要出功出力的。

    “怎么说呢?”

    何斯迦暂时还想不到太深远,她只知道,慕敬一回来了,这是一个噩耗。

    “静观其变。”

    傅锦行卖了一个关子,果然,成功地换来了何斯迦的一记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