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农女为商:驯夫有方好种田 > 第1672章 番外之儿女们(8)

第1672章 番外之儿女们(8)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672章 番外之儿女们(8)

    苏宛平原本不想惊动任何人,她的病她清楚,没想这一次闹得这么大。

    然而外头的时郁却是在掌事公公禀报完后,不待里间回复,他直接挑帘进去,时乐看了二哥一眼,也跟着进入里间。

    “宛平。”

    时郁熟悉的声音传来,苏宛平赶紧要起身行礼,被时郁严词制止,“知道你不爱这些虚礼,以后在我面前不必行礼。”

    苏宛平想要起身,时乐上前搭了一把手,看着母亲苍白的脸色,他的心头不好受。

    时乐就势搬了两张圆凳,与时郁一同坐在床边。

    一袭玄衣加身的时郁面色有些担忧,此时御医上前把脉,屋里也安静下来。

    半晌后,明士面色凝重的开口:“身子极其虚弱,不可长途跋涉,更不可动怒,再这么下去恐伤及肺腑,必须静养。”

    时士退下开药方了,时郁却是生气道:“来时路上听说是时菡气到你了,这孩子在外头野了,他父亲不在,我也必定教训他。”

    苏宛平连忙摆手,“时菡我一手带大,知道他的脾气,他是一时冲动,不过我也该反思,今日的确太过冲动,他竟然还记得小时候我说过他的事,六岁的事还记得如此清楚。”

    时郁疑惑的看着她,“小时候的什么事?”

    苏宛平叹了口气,也不想提这往事,只说道:“太傅人选,恐怕得另外找人,王柳这人还待观察,他的义女项氏来路不明,我有些不放心,京城里都说她长得好看,倒是不曾见过她的模样,时乐,你可曾见过?”

    时乐点头,回想起项氏,于是说道:“的确倾国倾城,此女在京城很受士子追棒,学识也过人,脑子还挺灵活,听过几场辩护,她都不输一般士子。”

    苏宛平和时郁却是盯着时乐,异口同声的问道:“你私自出宫。”

    时乐立即噤声,说漏嘴了。

    苏宛平现在没有精力再去责备他,只好说道:“你现在去书房将画相画出来,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将你二哥迷成这样了。”

    时乐起了身,他出去了。

    屋里只有苏宛平和时郁时,她忍不住开口问道:“大哥,你为何想着立时乐为太子?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想不清,现在你看我都病了,改日回了岭南,指不定就再也见不到我了,你就不能说句实话么。”

    时郁一听到这话就心头不舒服,有些生气的说道:“你不可以走在我前头,当初你去岭南时,我也曾说过,有生之年,你不可以走在我前头。”

    苏宛平原本想示弱引着大哥说出实情,没想他当了真,而且看到他眼眶里的泪意,她有些自责,只好赶紧补允道:“我会好好静养,不再动怒,答应你的事必定做到。”

    时郁明显的松了口气,但这一次他终于想告诉她了,许是她这一次吐了血,他真的很担心就这样她走了,那估计他一辈子都不会安宁,于是说道:“时乐是真正的神子,事后三年得到验证,凤国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

    这话苏宛平是不信的,她说道:“止了战争,平定了朝堂,没有神子也会国泰民安。”

    那好吧,时郁接着说道:“我或许没有儿子。”

    苏宛平一脸震惊的看向他。

    时郁将内心的秘密说了出来,“弘儿当年是神子,事后我去查过了,当时阮氏在生产的时候,身边只有她母亲在,而且她当时晕过去一阵,甚至到现在她都不敢肯定弘儿是我们的儿子。”

    “其实弘儿是不是我们的儿子,我都会爱着他,他仍旧是皇子,如今也是齐王,但是凤国的天下必须交到时家血脉的手中,所以我选中了时乐。”

    “他像极了你,说话的方式,做事的点子,我每每看到他感觉就像看到了你,脑子极为聪明,行事作风也不拘小节,与你一样不喜欢虚礼,他还说人人平等,不该苛待下人,他有一颗怜悯之心。”

    谢宁没想到大哥会对她小儿子评价这么高,可是帝王不应该更加沉稳一些才对么。

    时郁一说到时乐,似乎话题都多了,十三岁的孩子一脸老成,做事说话,时郁都不能将他当孩子看,比他上头几个哥哥都要心思细腻,心怀天下。

    两人正聊着起劲,时乐已经将画相呈了过来,时郁看到那画相,面色大变,随即将之交给苏宛平。

    苏宛平看着这画上似曾相识的脸,许多往事涌上了心头,“孔家的后人?”苏宛平想了想补充:“有些像孔琼,又有些——”

    “像李侧妃。”

    时郁接了话。

    当年西夏来的李侧妃也是在京城极为出名的,所以项氏难道是当年母后身边养着的那个小女孩,算着年纪倒是相似。

    苏宛平和时郁相视一眼,两人都有了答案,旁边的时乐却是看了看母亲,又看了看大伯,见两人那心有灵犀的样子,他郁闷极了,怎么说到关键时候不说出来,他正好奇着这人是谁呢。

    “所以项氏到底是谁?”

    时乐一脸好奇的看向母亲,苏宛平掀眸朝他看去一眼,郁闷道:“小孩子知道这么多做什么,不准问。”

    嗐,又是这样对他。

    时乐只好安份的坐在一旁不说话。

    “大哥,他现在如何了?”

    苏宛平问。

    时郁如实说道:“在先前的东宫,前几日.你大嫂去看了一眼,人还活着,只是似乎真疯了。”

    苏宛平将画相收好,想必大哥政务繁忙,于是她催着两人先回宫里去,等过几日她养好了身子,就去宫里与他们吃饭。

    时郁担心她,不想离去,只是政务的确繁忙,见她也有些疲惫,于是起了身。

    时乐不得不跟着走了,心里却想着,呆会晚上一定要偷溜出宫看母亲。

    到了外间,两人都看到了堂外跪着的时菡,时郁有此生气的看了一眼,倒也没有指责,带着时乐离开了。

    时菡心头愧疚的不行,不管谁叫他都不起来,急坏了掌事公公,这可是王妃的心头肉,到时要是伤着哪儿,还得不王妃担心操劳。

    本想叫小令进去传个话,没想里间的苏宛平已经睡着了,她的确很疲惫,身体也有些虚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