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毒医风华,盛宠太子妃 > 第一百四十六章 齐老太太(3),除夕之夜

第一百四十六章 齐老太太(3),除夕之夜

作者:上官青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翌日,平安就把齐老太太需要的信息给问了出来。

    齐老太太见平安回来,淡声问道:“怎么样?那人可说了?”

    平安点点头道:“主子昨夜歇下后,奴婢就亲自去那人那里问了。起初那人不肯说,后来奴婢用了些手段,那人受不住疼,最后还是说了。”

    “哦?是吗?”

    齐老太太闻言,挑眉道,“他怎么说的?”

    平安答道:“那人说,遥姑娘跟以前是大不相同了,不再是以前随风院里的那个丑姑娘了。而且,遥姑娘时常出入王妃所居的秀水阁,两人相见时,因为丫鬟都会被遣走,也不知两个人在一起说了些什么。而且,王爷也很是看重遥姑娘,就连太后寿宴时,王爷还特地备了一份厚礼给遥姑娘,让她献给太后。王妃也是如此的。而且,奴婢还得知了一件事,原来,玥姑娘还曾经争取过宁王殿下的关注,但是宁王殿下当场就拒绝了玥姑娘。”

    平安昨夜所得到的消息,远远比齐氏书信上写的要多。齐氏书信上虽然写了凌珏和凌遥之间的事情,但也不过是寥寥几句,并不曾像平安问出来的这般详细。

    而凌鼎此番派来送信的人,确是他的心腹之人,又是整日跟着凌鼎的,所知之事就跟莲童所知的情形一样多。凌鼎只怕万万没有想到,齐老太太会给他的心腹之人用刑,就为了确切的知道明王府内的情形。

    平安将从那人身上得到的信息都告诉给了齐老太太知道,齐老太太沉吟片刻,才道:“如此看来,那这个遥姑娘本事还不小啊,珏儿未能将她杀死,她得势后,竟利用宁王将珏儿压制成这样。而依照目下的局势来看,因为宁王的威势,蕊儿和鼎儿都不敢得罪她,一个对她频频示好,一个还似乎跟她有所密谋。这是要把我的玥儿比下去么?”

    平安抿唇道:“主子别生气,王爷和王妃这是不知道当年的事情,还以为宁王一定会成为太子的,这才都起了不与宁王和遥姑娘交恶的心思。其实,这也无妨的。只要主子将当年的事透露给王爷和王妃知道,再说明一下主子支持四皇子的立场,王爷和王妃一定会改变主意,站在主子这边的!”

    “你这话说得自然也有理,不过,我还不想这么快就将这件事给说出来,这事虽能影响宁王,但若要说出来,也必得选好时机才行,眼下,时机未到,不可轻易就说的,”

    齐老太太微微一笑,又道,“我养了秦姑娘这么多年,花费了这许多的心血,若要事情出来,自然是要一击必中的,所取得的效果,也是要像我所预期的那样,否则的话,这些年的心血,岂不是都白费了么?”

    她当年费尽心思才查到这桩旧事,这桩旧事如此隐秘,极少有人知道,齐老太太就是想着,要利用这桩旧事,得到她所想要的一切。毕竟,这宁王,不就利用这件事,才得到了这一切的荣耀和地位吗?

    “想来,王爷之所以要让王妃来写信,也是因为玥姑娘和宁王之间的事儿,王爷是怕会惹恼了遥姑娘,所以这才不许玥姑娘给主子您写信的,”

    平安见齐老太太对那件事自有安排,便也不再多言了,只又道,“不过,幸好玥姑娘不曾跟宁王定亲,而如主子的愿跟四皇子定亲了,不管玥姑娘对宁王有着什么样的感情,还好玥姑娘最终都悬崖勒马,没有再继续想着宁王了。这也算是一桩好事,主子觉得呢?”

    “恩,”齐老太太点点头道,“玥儿到底是我教养出来的,荣嬷嬷又时常在跟前耳提面命着,关键时刻,玥儿还是能分得清轻重的。我心里明白,玥儿心里也装着明王府,凡事她都会做出对明王府最有利的选择的,她是不会让我失望的!眼下虽还未成婚,但已下了圣旨赐婚,玥儿和四皇子的这桩婚事,也是不会再改的了。”

    “可是,这位遥姑娘却不在主子的掌控之内,”平安有些担忧道,“奴婢怕这位遥姑娘坏了主子的好事,奴婢就想着,主子且不说那件旧事,但要不要进京去提点一下王爷和王妃呢?再给这位遥姑娘一点震慑?”

    “如今这事情还没坏到那一步,又何必进京去做这些事呢?凌遥就是真的做了宁王妃,无限风光又能如何呢?只要咱们知道,这风光是一时的,也就足够了,”

    齐老太太倒是没有平安这么忧心,她笑道,“只要玥儿和四皇子的婚事能够持续下去,就不必忧心京中局势有变。至于鼎儿和蕊儿,也先不必着急,等过了年终祭祖,再来说这件事就好了。如今,你先让那人把伤养好。先让咱们的人把回信送去,回头等过了年,再让那人替咱们送信去京城,到时候,我自有话跟鼎儿和蕊儿说的。”

    平安见齐老太太有了决断,当即答应下来,应了一声是。

    *

    元熙二十年的除夕,也是凌遥穿越之后,在大齐过的第一个除夕。

    齐滦早早的就到了明王府来接她了。凌鼎和齐氏早就知道她今日要去承恩侯府守岁的,所以,也并未拦着她,直接便让她跟着齐滦出府了。

    就连一同住在随风院的凌嬛,也跟着齐滦他们一道往承恩侯府去了。凌遥本来也没打算留凌嬛独自在随风院里守岁的,再加上这半个月来,凌嬛早就跟将军府上上下下的人都混熟了,狄荣烈早就同凌嬛说好了,除夕之夜要同凌嬛一起玩的,所以,凌嬛也就一同去了。

    这回去承恩侯府,照旧还是凌遥和凌嬛同乘一辆马车,齐滦在车旁骑马护卫,不过,他这次因为一直都在京中,不必再去京郊大营了,也不必星夜赶路,所以,也不曾重甲在身,穿着的是家常衣衫。

    马车里,凌嬛跟凌遥说着话,半晌后叹了口气道:“要是禟姐姐也去就好了,这样子的话,侯府里也能更热闹一些了!”

    凌遥闻言,轻笑道:“你禟姐姐还有母亲和哥哥呢。她今儿要跟她母亲和哥哥一起守岁,哪里能跟着我们一道出门呢?不过,明儿回来之后,你倒是可以去清风院给她母亲拜年的,到时,还可以跟你禟姐姐和凌琥哥哥一起玩一玩!”

    明王府里每年的守岁,都是分成几拨的,并没有王妃和妾室在一起守岁的道理。

    齐氏今夜自然是跟凌鼎在回真堂里守岁的,凌玥想去便去,若是不想去,便自在她的明珠阁守岁便是了,而妾室们,也被允许可以小范围的跟自己亲近的姐妹们聚一聚,毕淑斋在今夜也是要放假的,在毕淑斋里念书的庶子们今夜都是可以回后宅跟自己母亲一起守岁的。

    所以,凌禟自然是不能离了她的亲人,去承恩侯府守岁的,再说,这么做也不像话。

    而她和凌嬛,都是没了亲人的人,自然哪里都是可去的。

    凌嬛也显然想到了这一点,凌遥的脸上笑意都还未散去,凌嬛却是一脸的落寞,因为凌遥的话,她忽而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和哥哥,倘或他们没有死,自己也不必往别人府上去守岁了……

    小姑娘的情绪根本未加遮掩,凌遥自然将凌嬛眼中的落寞看得分明,她唇角的笑意扩大了些,语气轻快的望着落寞的小姑娘笑道:“嬛儿,除夕之夜可不能苦着脸哦,要是你守岁的时候这幅模样,明年一整年都会不顺利哦!你要开开心心的才好。不要这么垂头丧气的。”

    凌遥轻笑道,“我知道你心里想念你的母亲和哥哥,那等会儿到了晚上的时候,你多放几盏水灯,给他们祈福,然后,对着天上的星星说说你的心里话吧,他们啊,会明白你的心意的!”

    “何况如今,烈儿几乎把你当成了自己的妹妹一般看待,宁王殿下都说,将军府的人都待你极好,你又何必伤感呢?他们这么关心你,如果你愿意的话,也可以把他们当做你的亲人啊!而且,你不是还有我么?我既是你的遥姐姐,自然一辈子都是你的遥姐姐啊!”

    她说这些,也是想让凌嬛高兴开心一些。今日除夕,在这么辞旧迎新的日子里,就应该开开心心的才对啊。

    凌遥的几句话,连哄带笑,包含着真情实意,说的凌嬛也觉得自己这么落寞太煞风景了,她抿着唇笑:“遥姐姐说得对,我身边还有这么多人关心我呢,我可不能让大家为了我这么担心!”

    她都跟烈哥哥说好了,等下在承恩侯府用了午饭后,她就要跟着烈哥哥回将军府去了,今夜,她跟烈哥哥一起在将军府里守岁。大家都是很欢迎她去的,而且,大家待她都很好,她就算想念母亲和哥哥,也不能让大家都为了她这样的情绪而担心。

    承恩侯府里,众人还是照旧在府门口迎接齐滦一行人的到来。

    此番大家见面,自然是比第一次和第二次要热络亲近得多了。每个人脸上的笑容也特别的真切和开心,凌遥被这样的气氛所感染,唇角的笑意就一直未曾消散过。

    一家人在一起吃了团年饭,就到了给年礼的时候了。家里的小孩子就只有狄荣烈和凌嬛两个。

    包括凌遥在内的所有人都预备了给这两个小孩子的年礼,在大齐,给小孩子年礼就像是给压岁钱一样。不过,并不会给真的银票或者是银钱,而是送礼物。这些礼物也都是小孩子能用到的东西。

    在场的各人身份非富即贵,送出的东西自然也都是贵重的。凌遥看狄荣烈和凌嬛收了这么多份年礼,便觉得好笑,也很开心。

    吃过午饭后,狄复便带着自己的一家人告辞了。临走时,狄荣烈牵着凌嬛笑吟吟来跟凌遥道别:“表婶,我带嬛儿回府啦。我祖母说了,表婶不用特意派人去接嬛儿的,明日我们将军府会派人送嬛儿回去的。”

    凌遥笑道:“好,我知道了。新年后,我们再见。”

    狄复一家人走后,承恩侯府中,便只剩下向竑儒夫妇、齐滦还有凌遥了。

    也是直到此时,没了旁人在这里,许氏才有机会问凌遥她这些时日一直在心中惦念的事情了。

    “遥儿,这些时日,你伤处的按揉可有按时进行么?你觉得好些了吗?”

    许氏所问的,也正是向竑儒所关心的问题,一时间,夫妇两个都关切的望着凌遥。

    凌遥笑道:“多谢外祖父和外祖母的关心。这些时日,罗姐姐和阿滦都是按照外祖父上回所教的来帮我按揉的,从没有间断过。我觉得我的腿要比前段时间好多了,有时候还能稍微站起来走两步了。而且按揉的时候,疼痛的感觉也减轻了很多。我觉得效果还是很明显的。”

    “好好好,那就好啊!”

    许氏和向竑儒听了凌遥的回答都很高兴,向竑儒笑过之后,又开口道:“既然有效果,那就让罗罗和滦儿继续给你按揉,等到你完全能站起来走路之后,咱们再换手法和穴位按揉。到时候,就可以促进全身的经络循环畅通了。”

    凌遥闻言笑道:“是,我听外祖父的。”

    几个人在一处说说笑笑的,又各自回房歇息了一个多时辰,一下午的时间就过得特别的快。

    夜幕降临后,向竑儒夫妇和齐滦凌遥又回到了大厅之中。

    之前白天时尚不觉得什么,等到了夜间,黑夜来临之后,凌遥才发现,承恩侯府里挂满了做成金鱼模样的灯。

    灯中烛火微微摇曳闪烁,放眼望去,整个承恩侯府里都沐浴在温暖的烛光之中了。

    凌遥自己推着轮椅到了门前去看廊下的灯,看着承恩侯府里各处的喜庆模样,不由得笑赞道:“真漂亮啊!”

    齐滦见她如此,也起身跟了过来,走到凌遥身边时,他正好听见了凌遥这句赞叹,不由得轻笑道:“府里每年都是这样的,挂着象征年年有余的金鱼灯,我倒是看惯了,也不觉得有什么的。”

    “你看惯了,我可没有看惯,”

    凌遥笑了一笑,目光在那片温暖灯火中流连,幽幽叹道,“阿滦,你是没见过别的除夕之夜。那种热闹和喧嚣都是旁人的,半点也不属于自己的感觉一点也不好受。何况,有时候的除夕,又太过热闹了,倒是少了这几分温暖的人情味了。除夕之夜的味道,也只有节奏慢下来了才能懂。”

    “但是在这儿却不一样。外祖父这里安安静静的,我却觉得,就是坐在这里盯着这盏灯看一个晚上,我心里也都是欢喜的。”

    她说的是现代的除夕之夜。跟陈飞结婚的那几年,她的除夕都是在看电视之中度过的,但是如今想起来,那一夜热热闹闹的节目里,却没有一个是让她印象深刻的。

    她回忆里经历过的那些除夕之夜,反而还是外公外婆还在的时候,才有着跟此时在承恩侯府感受到的味道是一样的。

    这除夕之夜,还是要跟对的人在一起过,心里才会觉得欢喜,就算这么静静的看灯,等着时光的流逝,她也是心中甜蜜蜜的。

    齐滦不知她心中感触,还以为她说的是在明王府的那些孤单的日子,这心中便有些心疼她,但看凌遥一脸的笑,眼中皆是欢喜和满足,他又不想提起那些事让她不快,便有意转移她的注意力,抿唇望着她笑道:“此时倒是像你说的这样安安静静的,但是等一会儿到了子时,外头可是要放烟花的,那会儿虽然吵闹,但是还是很好看的。”

    齐滦笑道,“阿遥,只怕到了那时,你就没法子坐在这里安安静静的看灯了。”

    “还会有烟花可看?”

    凌遥眼眸一亮,觉得很是惊喜,她笑道,“要是真有烟花可看,那我就不惦记看灯了!除夕嘛,就应该热热闹闹的放烟花呀,阿滦,我可以放一个吗?”

    望着她殷切的眼眸,齐滦虽有些不忍心,可到底还是给拒绝了:“阿遥,你有伤在身,那烟花有些危险,我怕伤着你,这事儿恐怕我不能答应你了,你不能去放的。我叫他们多放几个给你看,你就这里看,好么?等你将来伤好了,你想放多少都行,我绝不拦着你。”

    见凌遥眼中有些失望,齐滦又不愿让她太过失落,抿了抿唇,又开口道:“这样吧,等到正月十五的时候,那会儿你差不多也可以下地走动走动了,我那天夜里,带你去街上看灯去,好么?上元灯节里,大家都会出门,那天晚上也没有宵禁,你想怎么看灯都行,倘或你不能走,那我就推着你去,好么阿遥?”

    凌遥想了想,笑道:“好啊。那就这么说定了,正月十五,你带我出门看灯去!”

    穿来这么久了,为了她这腿伤,她晚上几乎都没有出门逛过,到时候能稍微走动一下了,她是一定要出门瞧一瞧的,既然齐滦此时都提出来了,她自然是要答应的,绝不能放过这大好的出门机会。

    许氏和向竑儒一直都在那里,两个人一边饮茶一边瞧着前头凌遥和齐滦在那里说话,见两个人这般亲密站在一处说说笑笑的,许氏心中一动,转眸含笑看向向竑儒,低声道:“夫君,你瞧滦儿和遥儿聊的这么高兴,要不,咱们就别在这儿坐着了,咱两个坐在这里看着他们,有些话他们也不好说,更加不自在的,不如,你同我一块儿包饺子去吧?”

    向竑儒有些不明白许氏的意思,他道:“我看他两个自在得很,哪里不自在了?”

    许氏笑瞪了向竑儒一眼,又低笑道:“你怎么越老越糊涂了?你想想,咱们两个年轻的时候,你同我订了亲,我们两家人在一处守岁的时候,你难道不想同我单独相处么?滦儿是你的外孙,又这般年轻,比你当初也大不了多少,你怎么就不体贴他的心思呢?这除夕之夜啊,咱们说是要一块儿守岁,但这夜还长着呢,你总得让他们能在一块儿单独说说体己话吧?咱们俩在这瞧着,他们怎么说呀?”

    “噢噢,这么回事儿啊!”

    向竑儒经许氏说破,这才恍然大悟,他望着许氏笑道,“那就全听夫人的,夫人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许氏这么一说,向竑儒也想起自己年轻时的事儿来了。倒不是说相爱的两个人非要单独在一起做些什么,只不过,是希望能单独在一起说说话罢了,那些个情意绵绵的体己话,确实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许氏笑了笑,低声道:“夫君不必说话。等下夫君随我过去,一切只听我说就是了!”

    许氏言罢就站起身来,带着向竑儒走到凌遥身边,她望着凌遥笑道:“遥儿,这几年除夕,都是滦儿陪着我们过的。如今你来了,有些事儿不知道,我嘱咐你一声。夜里时间长,这会儿到子时还有两三个时辰呢,所以呢,晚膳咱们就不吃了,你若是饿了,就先用些点心。我和你外祖父去包饺子给你们吃,等下包好了,就叫你们来吃,你们俩就先在这儿说话,我和你外祖父就去厨房了!”

    凌遥听了这话,忙道:“不如,我也与你们同去帮你们一起包饺子啊?”

    许氏哪能让凌遥离开呢?她忙笑着道:“不用不用!咱们家历来都是这样的,我和你外祖父每年除夕晚上都是要亲手包饺子的,就是滦儿,我都不叫他帮忙的,又怎么能让你帮忙呢?你只管等着吧,我和你外祖父去去就来!”

    许氏说完,带着向竑儒笑呵呵的就走了。

    凌遥望着两个老人的背影,还有些郁闷,哪能让老人忙活,她等着吃现成的呢?

    哪知,一旁的齐滦看出了她的心思,抿唇笑道:“阿遥,你别管了。外祖父和外祖母每年都是这样的,他们一定要亲手包饺子给我们吃的,说是这样才觉得一切都还没有变,心里头才觉得踏实。这些年,也确实是不许我们插手帮忙的。毕竟从前母后和姨母未嫁时,每年除夕都是这样的。”

    齐滦的眼睛很亮,含笑凝视着凌遥道,“何况,他们就是要留你在这里同我说话的。怎么可能让你帮忙呢?你就体谅外祖母一番苦心,在这里陪陪我好了。阿遥,今年,可是咱们在一起度过的第一个除夕呢。”

    外祖母真是兰心蕙质善解人意,他都没说,外祖母竟也能猜到他的心意。他此刻,正好就想与阿遥单独待一会儿的。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