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毒医风华,盛宠太子妃 > 第两百二十八章 立意破此局

第两百二十八章 立意破此局

作者:上官青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五日的时间,足够罗成将凌遥之前吩咐他打听的那些事给调查清楚了。

    这一回,凌遥没有把人喊到竹园去议事。毕竟罗成是成年男子,总是出入后宅并不甚好。何况,现在的情势已不比那天晚上了,那时她是临时起意,又是半夜,罗成出入竹园没什么,现在大白天的,罗成也不好常出入的。

    所以,这一回的议事地点,就选在了齐滦位于前院的书房之内。

    等着齐滦睡着后,凌遥就出了良辰美景,直接带着北影和尚希去了齐滦的书房,到了那里一瞧,才发现罗成早就候在那里了。

    凌遥坐定后,就望着罗成道:“你调查到什么消息,说吧。”

    罗成点了点头道:“回王妃,属下查到,老明王妃进京时,宸妃还没有跟着进京。是在老明王妃入京之后,也就是王妃和主子大婚之时,宸妃才进京来的。”

    “咱们的人还查到,宸妃在幼年时就已经跟老明王妃有关系了,从几年前就被老明王妃养在明王府产业中的一个庄子里。而且,我们还查到,老明王妃在几年前,还特意从南疆请了一个嬷嬷来教养宸妃。而那名嬷嬷的底细我们也查到了。是当年从宫中跟着清影公主陪嫁到南疆去的嬷嬷。只不过,那嬷嬷年事已高,在一年前就已经死了。”

    凌遥听了,沉吟片刻,才道:“难怪皇上宫宴那晚,一眼看见秦嫣儿就移不开眼睛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想来,老明王妃从秦嫣儿幼年起就开始培养调/教她了,一心想着要把她培养成第二个清影公主。也难怪皇上当时说,秦嫣儿的气质与文淑皇后截然不同,而且还看似对秦嫣儿的样貌和气韵赞誉有加的样子。想来,那个嬷嬷是贴身服侍清影公主的人,对清影公主的性情品格都是一清二楚的,倒也难为了老明王妃,竟能把这样的人给寻来。”

    此时听了罗成的话,凌遥心里就对齐老太太的图谋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了。

    难怪齐老太太当初要给凌玥择定齐溢,原来齐老太太早就知道了,元熙帝心里是把齐滦和文淑皇后当做清影公主的替身在看待的。在她看来,齐滦这荣华富贵和他现在所得一切都是不稳定的,即便看着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势,但是只要当年事发,只要齐滦知道这一切的内情,如今这父慈子孝其乐融融的平衡就会被打破。齐滦和元熙帝会因此而父子成仇,甚至,很有可能不被立为太子。如此一来,原本什么都没有却也是嫡出的四皇子,不就有机会了么?

    凌遥把前前后后的事情都想透了,倒是只有一点想不明白,齐老太太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去调查清影公主呢?难不成,齐老太太在七年前把凌玥送到京城为质的时候,就已经想到要把凌玥配给四皇子了吗?

    凌遥这样想着,也这样开口问罗成了,原本没指望罗成能答出来的,但却没想到这件事罗成也正好调查到了,于是,就听罗成答道:“回王妃,其实这件事说起来,倒是老明王妃和如今的太后娘娘之间的个人恩怨了。先帝当年五岁登基,后来长到成年时该大婚了,大婚后方可亲政。那时候,京中的人都以为孝戊太后会选当时还是永安侯府嫡小姐的老明王妃为皇后,结果孝戊太后却选中了出身内阁首辅高家的太后娘娘。后来,太后娘娘更是一舞太平乐名动京城,就连先帝看了此舞都对太后倾心,所以,太后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了先帝的皇后。”

    “只不过,老明王妃在这之后就被下旨和老明王成婚,就此远嫁云南,一连四十多年都没有再回京城过。就因为这些事,老明王妃认为是太后娘娘抢了她的皇后之位,所以心里就恨上了太后娘娘,这些年就一直在调查太后娘娘的事情,企图报当年的夺位之仇。只是,这些年她什么事情都没挖出来,却不想派人去南疆调查清影公主时,倒是查出了这件旧事。然后,老明王妃就布置了这些个事情。”

    凌遥只略略一想,就猜到了齐老太太的心思。她这是没法子对高太后报仇,就把矛头指向了齐滦和元熙帝父子啊。大概就是那句话,我没法子对付你,但是搞个事情出来恶心你一下还是可以的。

    何况,元熙帝和齐滦不痛快,想来高太后也是不痛快的。

    “那当年的事实是老明王妃所想的那样吗?如今的太后,当真抢了本来属于老明王妃的皇后之位?”这都是好些年前的事情了,凌遥也不知情,就想问一问,她对这件事还是挺好奇的。何况,作为受害者的一方,她也确实是应该问清楚的,于解决眼前的事,多少有些益处。

    罗成听了,却摇头道:“怎么可能呢?孝戊太后当年从没有说过要选永安侯府家的嫡小姐为皇后,属下调查过了,这都是老明王妃自个儿是这么想的。当年文臣武将之间泾渭分明,武将之中,要属这二公四侯府家的嫡小姐们最为尊贵,但是,那时武将势大,先帝和孝戊太后的意思,都是不愿意再选武将这边的女儿为皇后的。只不过这些心思,不能给外人知道罢了。也正是因为这样,先帝和孝戊太后才一眼挑中了文臣中最出挑的高家姑娘的。”

    “而那时候,先帝心中也早就决意将永安侯府家的嫡小姐也就是老明王妃嫁去云南和老明王大婚了,根本和太后娘娘无关的。这老明王妃是自己咽不下心里那口气,便非要认为是如今的太后娘娘抢了她的皇后之位,才这样费尽心机的要对付皇上和主子的。”

    凌遥听了只是冷笑,齐老太太这种人就是这样,自己一点时运不济,或者所想的东西得不到,别人得到了,就会毫无理由的怨恨得到的那个人,甚至还要认为是旁人抢了她的东西,才致使她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反而一点都不从自己身上寻找原因。

    凌遥想罢,又望着罗成道:“你继续说你之前查到的情况。”

    罗成闻言,便又道:“是。属下等人还查到,宸妃入京之后,并没有住进明王府中,而是直接住到了秦家老宅中。沈飞入京时,身边有一个叫翠柳的丫鬟,还有一人便是她的嫡亲婶婶,如今的秦家,也只剩下她们两个人了。在云南的庄子上,一直都是宸妃的婶婶在照顾她的起居的。宸妃入宫之后,只将丫鬟翠柳带入宫中,这个秦二夫人就留在了秦家老宅里。属下派人查探过了,明王府派了人去秦家保护这个秦二夫人的安全,这位秦二夫人最近经常出入明王府与老明王妃见面的。属下没有派人接触这位秦二夫人,但是属下想,秦二夫人毕竟是宸妃亲近之人,老明王妃的心思,这位秦二夫人应该是知情的。”

    凌遥点点头,没有说什么,只又问道:“如今宫里情形如何了?”

    她这几日,心思都在齐滦身上,自五日前齐滦冒雨从宫中回来后,她就没去管宫里的事情了,这几日忙着照顾齐滦,也没有问过罗成,但是她知道,罗成肯定会去关注的,今日她有空了,只要问了,罗成自会回答她的。

    只不过问这话的时候,心里也不由得替齐滦觉得心寒,齐滦病了这五日,宫里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元熙帝不打发人来看看也就罢了,高太后竟然也不打发人来问问。难不成,这内情揭破,他们就不拿齐滦当皇子当孙儿看待了吗?

    罗成既然担了这王府总管的差事,这些事情自然都是要打听清楚的,当下便答道:“回王妃,自从五日前皇上封了秦姑娘为宸妃后,这几日夜间哪个妃嫔宫中都没去,一直都是宿在凤鸾宫中的。而且,除了上朝和在书房里处理政事之外,一般也都是在凤鸾宫里待着的。”

    凌遥听了微微眯眼:“皇上如此宠爱秦嫣儿,那外头的人怎么说的?”

    怕罗成不敢实言,凌遥又补道,“你只管实话实说,我是不会怪你的。”

    罗成想了想,答道:“外头的人,知道宸妃身份且见过宸妃样貌的人,也就是参加过那夜宫宴的人,多半都是在传,说皇上只怕是把宸妃当作先皇后替身看待的。但是,也有人听到些传言,向他们打听宸妃的底细。那些还不知道宸妃底细和样貌的人,就只说皇上多了一位宠妃,很是难得,说是先皇后的盛宠似乎不保了,多数还是在猜测宸妃是什么样的底细。”

    凌遥又问道:“明王府有什么动静吗?”

    罗成摇头道:“没有。不只是明王府没动静,京城里都是只有这些传闻而已,别的动静一概都没有。而且,也没有关于主子和皇上那日谈话的流言蜚语传出来。就连衍庆宫皇后娘娘那里,也是没什么动静的。”

    罗成说到这里,问道,“王妃,属下总觉得,这样的局面并不是那么正常的。”

    凌遥冷笑道:“当然不正常!明王府和皇后费心布了这么大的一个局,可不只是为了让王爷知道内情的!他们眼下不动作,不代表他们将来不动作,我猜想,他们或许是在等秦嫣儿固宠之后,再寻个什么时机,把这件事给公布出去罢!这会儿,秦嫣儿刚刚入宫不久,皇上的意图尚且不清楚,他们是不会贸然行动的。”

    凌遥想着,正好是这个空档时期,可以让她来做一些事情了。

    “关于立太子之事,京中有什么传言吗?”

    罗成答道:“回王妃,这会儿都是关于宸妃娘娘的传言,并没有谁在议论立太子的事情。只不过,皇上如此宠爱宸妃娘娘,很多人都在私底下猜测咱们王爷的想法。只是看着咱们王府这几日安安静静的,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凌遥听了也只是冷笑,元熙帝偏宠秦嫣儿,不管知道还是不知道秦嫣儿底细和容貌的人,这会儿都在等着看宁王府的笑话吧?

    凌遥也没工夫在意那些事,京中的注意力都被秦嫣儿给夺了去,没人说立太子的事情更好,眼下,趁着明王府和萧皇后还没有动手,她正好可以从中找到突破口,看看能不能破了他们的这个局!

    只不过,如今这事的突破口,并不在齐滦身上,也不在她身上,而是在元熙帝和高太后身上。

    想起高太后,凌遥还是忍不住问道:“皇上这样做,难道盛宁宫就一点反应都没有吗?太后娘娘就没有说什么?”

    她从前入宫,看高太后对齐滦真的是很爱护很关怀的,那时候她以为,高太后对齐滦只是单纯的爱护和关爱罢了,如今想来,高太后当时跟她说的许多话,在现在看来都是极有深意的。而且,凌遥也品出了高太后那时候话中隐藏的担心和忧虑,她是怕发生现在这样的事情,怕齐滦知道当年的内情而影响了他们之间的感情的。

    而且,看高太后的意思,不可能在发生这样的事情之后,她还是无动于衷的。

    罗成抿唇道:“属下前两日才查到,原来在册封宸妃的当日,皇上就派人将盛宁宫给守住了。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将太后娘娘给软禁了,这都五日了,太后娘娘都没有出过盛宁宫。所以,可能太后娘娘压根就不知道王爷这里出事了。而且,就算太后娘娘知道,只怕这时候也是出不来的。”

    他前些日子都在查秦嫣儿的事情,前两日才开始调查宫中的情形,也就是这会儿凌遥问起来了,他才在心中庆幸,幸而自己多了个心眼,把宫里的情形也都调查清楚了,否则的话,王妃问起来,还真是一问三不知了。

    元熙帝把高太后给软禁了?凌遥默默的想着,看来,元熙帝是不希望高太后插手这件事情啊……

    该问的事情,凌遥都已经问过了,她心里也有了她自己的盘算,就见凌遥沉吟片刻后,才望着罗成道:“你有没有把握,把那位秦二夫人悄无声息的带到咱们王府来关着?我的意思,是不希望明王府的人发现她是被我们王府的人抓走的,你们做成劫走的也好,抢走的也好,只要不让人抓到把柄说是咱们宁王府干的就好了。”

    “那位秦二夫人是秦嫣儿身边至亲之人,明王府如此保护她,想来于我还是有些用处的。”

    秦嫣儿就算被齐老太太控制,但也不可能不顾及自己婶婶的生死的,她要破此局,从秦嫣儿这里,也是个不错的突破口的。只不过,这是在元熙帝不配合她的情况下,她才会这样做,如果元熙帝配合她,或者她猜对了元熙帝的心思的话,这秦二夫人也就没多大用处了。

    只不过,她做事向来喜欢有备无患,所以,把人绑回来放着她还是安心些。

    凌遥道,“今夜子时之前,可否能将此人抓回来?”

    凌遥的要求,罗成自然是应下的:“王妃放心,属下定会替王妃办妥此事的。”

    凌遥点点头,微微笑道:“这我就放心了。”

    凌遥转眸又对着北影和尚希道:“你们两个准备一下,等一下随我一起进宫去。”

    北影和尚希忙答应了一声,赶紧就回良辰美景预备去了。

    一听说凌遥要入宫,罗成忙问道:“王妃入宫去,是要去寻皇上理论吗?”

    凌遥微微笑道:“王爷今日好了许多,我也是时候该进宫去处理这件事了,若是再晚些,只怕会生变的。府里的事情,还有王爷身边,就靠你们兄妹帮忙照顾和打理一下了。在王爷跟前,不必说我去做什么,只说我去承恩侯府给承恩侯请安去了就好。王爷心里明白的,他晓得这事不能让承恩侯知道,也知道我会替他瞒着承恩侯府的,所以,不会想到我这是编了哄他的话。”

    “当然了,”凌遥笑道,“王爷喝了药,一时半会儿是醒不过来的。只怕我回来时,他还在睡着的。你们只管好好照顾王爷就是了。哦,对了,承恩侯府那边,你们还是派人过去请安,也不要说京里的事情,只说王爷同我最近都很忙,过些日子再去请安,让外祖父和外祖母好好保重身子。”

    凌遥的嘱咐和交代,罗成都一一应了。

    一旁一直都没有说话的罗罗,此时开口问道:“王妃,你要进宫去,真的是要去找皇上理论此事吗?皇上对待王爷都这般不留情面,我怕王妃去了,也无济于事啊。”

    凌遥闻言,从容一笑,才望着罗氏兄妹道:“我知道你们两个担心我,也知道你们两个还担心什么。但我心中自有分寸,我知道我此番入宫不会出事的。而且,我也不是要进宫去找皇上理论,我首先要去找的人不是皇上,是太后。有些事儿,我得先问清楚了,才能去找皇上理论的。”

    说到这里,凌遥冷嘲道,“不然的话,岂不是辜负了皇上故意话中有话的一番苦心么!”

    凌遥说到这里,却不再过多的解释了。

    罗罗和罗成对凌遥的话自然是不懂的,他两个面面相觑,显然跟不上凌遥的思维,不知她所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但凌遥既然不愿意多说,他们自然也不打算多问的。就都各自按照凌遥的吩咐去忙起来了。

    这边的凌遥,也确实没有打算要跟罗罗和罗成具体说清她的想法的。

    外头马车已经备好,她带着北影和尚希坐上马车,就这样往宫城而去,当然了,她也没有忘记戴上那块随时可以出入宫禁的令牌,今日之事,这块牌子是可以帮她大忙的,自然万万不可落下。

    这一路上,她也没有与北影和尚希说什么话,一路上都是沉默着想她自己的心思。

    齐滦跟元熙帝那日的对话,在罗成给她复述一遍之后,她这些天闲下来都会细细地琢磨那些话,在齐滦听来,那些话句句都是诛心之语,作为当事人,在那样的环境之下,只怕齐滦只会有伤心愤怒的情绪,而无法注意到元熙帝刻意说出的一些值得深究的话来。

    那些颇有深意值得深究的话,只有凌遥这个旁观者才能看出来。当然了,也还得像她这样知晓前后事情,又细细琢磨过的人才能看出来,像罗成那样未曾深究的,就算知晓整个对话的细节,也未必看得出来了。

    也正是因为那些话,才让凌遥觉得,替身事件的内情,或许未必像元熙帝所说的那么简单,这里头应当还有很多内情的。只是齐滦当时无法注意到这些,所以他才没有当面提出来。

    而元熙帝故意留有话头,却又不明说整个事件,让凌遥觉得,元熙帝的用意不纯,他似乎是不愿意自己把整个事情说出来的。体会到元熙帝的这一层用意,凌遥就知道,若是想要破了此局,或者更深刻的体会元熙帝的用意,只怕还得把当年的事情弄清楚才行。

    既然不能问元熙帝,那么,就只能问当年事情的另一个知情者,也就是高太后了。

    这也是凌遥为何决意进宫先找高太后的原因。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