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毒医风华,盛宠太子妃 > 第两百五十一章 今晚回去就生

第两百五十一章 今晚回去就生

作者:上官青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凌遥的话让高氏心中大定,遂将此一段心事放下,再不提这件事了,心中却打定了主意,要将宁王妃的原话告诉侯爷,让侯爷做到心中有数,他们永安侯府从没有选错过,这一回,也不能出错。

    看别人成婚,这世间总是要过得快一些的,凌遥跟高氏说说话,很快就到了齐泯来接亲的时候了,凌遥这回是可以往前头去看热闹的,结果去了一看才发现,原来齐滦也跟着来了。

    看齐宛芸的两个哥哥刁难完了齐泯之后,齐泯就往府内去接齐宛芸去了,齐滦没跟着去,他早就在人群里看见凌遥了,所以驻足不前,只管站在垂花门那里望着凌遥笑。

    凌遥也一早就看见他了,此时见人都跟着齐泯往齐宛芸的院子蜂拥过去了,她便悄悄走过去,牵着齐滦的手悄声笑道:“你怎么过来啦?”

    她还以为,齐滦会在安王府等她的。

    齐滦握着她的手,趁着这会儿没人,便凑过去亲了亲凌遥的额头,才低声笑道:“想你,就过来了。”

    分开也不过半日而已,他就很想她,原本三弟接亲不需要他过来的,但他还是找借口一起过来了,其实也不是为了接亲,他就是想过来看看凌遥。

    额间的温热触感和齐滦的话,惹得凌遥轻笑,她也低声道:“其实我也挺想你的。”

    夫妻两个相视而笑,紧接着,凌遥就牵着齐滦去看齐宛芸拜别永安侯夫妇,夫妻两个手牵着手站在人群里,凌遥看了半晌,忽而转眸看向齐滦,低声笑道:“阿滦,看见他们这样,我就想起当初我们成婚的时候了。”

    “恩,我也是,”齐滦点点头道,“我当时看见你蒙着盖头,一身大红嫁衣的样子,心里就在想,即使没有看见你的容貌,也觉得你当时极为好看了,若非还有理智,真想不顾一切的把你藏起来,不叫任何人看见你的美丽才好。”

    齐滦从没有对她说过这样的话,凌遥听着,当真是觉得新奇又有趣,听他一本正经的说着这些话,又见他满目柔和满含爱意,心里着实是很欢喜,他都能说这样的话了,可见心情已经好了许多了。凌遥这么想着,心里是真的很高兴的。

    当即便低笑道:“齐姑娘今天也很美啊,不知道安王有没有你的这个想法,哈哈哈。”

    齐滦现在情话说的越来越顺溜了,听了这话便转眸情深似海的望着凌遥笑道:“她再美也没有你美,在我眼里,你就是最美的,谁也比不上你。”

    齐滦本就生得俊美,此时满怀深情的告白,凌遥怦然心动,要不是这会儿人多,她得忍住心中的冲动,否则的话,她早就扑上去献吻了。

    凌遥牵着齐滦的手晃荡了几下,见齐宛芸那边还没有完事,就继续感慨道:“算起来,咱们两个大婚也才两个月而已,也还算是新婚呢。”

    齐滦点点头,笑道:“是啊。但虽是新婚,我却感觉跟你过了一辈子似的。酸甜苦辣,喜怒哀乐,你都陪着我尝过一遍了。阿遥,真想就这样跟你一个人相守一辈子。我觉得,这是最幸福的事情了。”

    因为不论发生什么事情,她都是一直在的,永远也不会离开他。这样的感觉,真的很好。

    其实,凌遥也有这样的感觉,所以在齐滦言罢后,凌遥也点了点头,笑道:“是啊,我也觉得这是最幸福的事情了。”

    一时齐宛芸拜别完了,就被接进花轿之中,齐泯也跟着出门骑上高头大马,就此离开永安侯府了。

    凌遥也跟着出门,被齐滦牵着上了他们的马车,没有跟着迎亲的队伍走,而是走最近的路,往安王府去了。

    喜宴是黄昏的时候开的,今日天边晚霞极其艳丽,凌遥坐在齐滦身侧,看那晚霞都差点看痴了,若不是齐滦提醒,她几乎都要忘了吃饭的事情了。

    齐泯今日是主角,又是新郎官,大婚之时,理该是被人灌酒的,何况他性子素来温和,也结交了不少世家大臣的子弟,那些人起哄都闹着给他敬酒,一时之间,齐泯就喝得脸都红了。

    凌遥看喜宴热闹,便侧头对着齐滦笑道:“当日咱们大婚时,有人像这样灌你酒吗?”

    “没有,”齐滦瞟了一眼,抿唇答道,“也就是安王他们才敢,换了我,他们不敢的。那天都是规规矩矩的敬酒,哪里有人敢这么起哄的?后来我都懒得喝了,都是狄二哥替我挡下的。然后,我就不管他们了,心里记挂你,就去找你去了。”

    齐滦转眸对着凌遥笑了笑,又颇为同情的看着安王道,“三弟现在肯定极想去见表妹的,只可惜他这会儿走不开。他大概也不会像我那样,敢撩开他们自己就走的。”

    凌遥听了这话,心中一动,开口便笑着问他道:“阿滦,那你要帮一帮他吗?”

    齐滦转眸就看见了凌遥眼里的俏皮笑意,他知道凌遥的意思,却没有立即回答,收回目光后,径自拿起酒盅饮了一口,才沉沉笑道:“他好歹都是王爷了,还要我帮么?我若替他出头,那将来治国,还有何事能指望他替我去办啊?”

    凌遥听了这话,撑着下巴就问齐滦:“阿滦,你这话的意思,你是打算将来要来个兄弟齐心,让安王帮你治理朝政了?”

    “元宵节那夜,表妹的心思我都知道,三弟也没有搀和之前的那些事,如今表妹都嫁过去了,而四弟也没了资本与我争斗,想来三弟心中是明白该怎么做的。何况,太后一直以来都希望三弟亲近我,做我的助力,这一点心思我还是知道的,”

    齐滦笑了笑,道,“不过,这也只是我自己的想法,具体如何,还是要看三弟如何想如何做。若他果真成器,能达到我的要求,又知道为弟为臣的分寸,那让他跟着我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

    齐滦的话,凌遥很是赞同,其实她觉得齐宛芸确实还不错,于公于私,跟这样的人做妯娌也挺好的。至于安王齐泯,只要他日后不再犯糊涂跟齐溢亲近,对于齐滦来说,倒也是个不错的助力。至于齐泯的性子,凌遥跟他接触不多,暂且还不能论断,且只看看以后就知道了。

    凌遥思索了一会儿齐滦的话,就没有关注齐泯那边,只过了片刻功夫,齐滦就望着她笑,要她往那边看:“你瞧,三弟还是不错的,到底还是想了个法子摆脱了他们。可见,他还是有些心思的。”

    凌遥顺着齐滦的视线看过去,果然看见齐泯寻到了人替他挡酒,那些人也果真不再起哄让他喝酒了,凌遥倒是没看到齐泯是怎么做到的,但是能得这样的结果,那就说明齐泯就像齐滦所说的那样,是个有心思的。

    想到这里,凌遥便转眸看向齐滦,笑道:“你说得对,确实是个有心思的。”

    齐滦笑了笑,便又去斟酒,他今日还是挺高兴的,又有狄晋崇陪着,兄弟两个说些闲话,再一道喝喝酒,还是很惬意的。

    只不过,狄晋崇像是有什么事情一样,多少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安王走了之后,喜宴还未结束,狄晋崇就告罪先走了,齐滦倒是问过他是否有事,狄晋崇又不肯明说,只推说有事要办,齐滦见他不肯说,也不追问,就让他去了。

    只是席上没人陪他喝酒,还是有点儿寂寞的。

    这点子寂寞倒是让凌遥瞧出来了,凌遥将自己的酒盅斟满了酒,望着齐滦笑道:“阿滦,我陪你喝啊。”

    凌遥的盛情邀请,齐滦却没有应,他默默的看了一眼凌遥的肚子,然后把凌遥手中的酒盅拿走,将她杯中酒一饮而尽后,才微微笑道:“喝酒可对孩子不好的。”

    凌遥闻言十分错愕:“孩子?什么孩子?”

    “我们的孩子啊,”齐滦微微一笑,颇为爱怜的道,“咱们都成亲两个月了,按理说,也该有好消息了,不是么?说不定,你这会儿就怀上了,只是咱们不知道而已啊。”

    凌遥听了这话简直哭笑不得:“我哪里就有孕了。今儿早上这个月的葵水就来了,是完完全全的准日子,绝不可能有孕的。”

    虽然婚后她从没有做过什么避/孕措施,但是她年纪还小,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有孕的。而且原主这身子并不是很好,她调养了这么久,也并没有到正常的健康水平上,所以凌遥觉得,可能这一两年内,要怀孕的可能性还是很小的。再者,她也不想年纪这么小就有孕,至少,也要等到十七岁左右有孕才好。那样对她或者是对腹中的孩子,都是很好的。

    听说凌遥的葵水准时而至,齐滦是颇有些失望的。其实成婚后,他也有暗暗记下凌遥每月来葵水的日期,只不过他们成婚日子尚浅,他也知道须得两三个月之后才会有好消息,而凌遥的身子一直也不是很好,他也没有想过要她这么早就生孩子,只不过心里隐隐有这样的期盼罢了,但他从没有说出来过。

    今早若不是走得急,想来凌遥葵水来时,他也应当是知道的。

    只不过,现下没有身孕,却不代表日后没有啊。

    想到这里,齐滦便转眸望着凌遥,认认真真的道:“阿遥,我们生个孩子吧。”

    凌遥看着齐滦眼中柔情,抿唇笑道:“我们不是一直都在为此而努力吗?”

    齐滦看她没有反对,心中越发高兴,酒意上来,就凑到她耳边低声道:“那咱们今晚回去就生!”

    凌遥听了只是笑:“行啊,你愿意的话,咱们就生呗!”

    这生孩子之前还得造人哪,造人就得嘿嘿嘿啊,说起来,自从出了秦嫣儿那件事之后,他们夫妻已经是好久都没有嘿嘿嘿了,齐滦是没心思,而她要照顾齐滦,更要费心筹谋,就更没工夫想这事儿了,如今听见齐滦主动提起,凌遥自然是应承的。

    喜宴结束,夫妻二人伴着夜色回了宁王府,早先在安王府说定的事情,当天夜里就得到了实践,夫妻两个都是旷了几日的,又在一起时,齐滦简直是比往日更加的狂野,一时需索无度,凌遥纵是不能承受,但贪图那快乐,还是尽量的迎合他去了。

    累的胳膊都抬不起来时,凌遥还在默默的想,不知道他夫妻二人这样努力,能不能怀上孩子呢。

    *

    安王大婚之后第三日,元熙帝就宣旨了,册立宁王齐滦为太子,宁王妃为太子妃。命礼部和内阁择吉日行册封礼,并且命礼部和内阁好好商议,务必要将太子册封礼办得隆重一些。

    朝野内外,对于元熙帝册立太子之事,还是有诸多猜测的,特别是秦嫣儿封妃那件事出来的时候,一度让很多人都有了别的心思,以为宁王不会继承大统,但处置明王府和废后之后,几乎所有人都明白了,元熙帝百年之后,能够继承帝位的只有宁王一人。

    而对于齐滦夫妇而言,元熙帝册封太子的诏书也并没有给他们带来更多的惊喜,他们是早就知道的,齐泯大婚之后,元熙帝定会下诏册封,如今,就是时候到了。

    太子册封典礼这件事元熙帝是交给礼部和内阁几位阁臣全权操办的,所以这件事不需要齐滦自己筹备,而齐滦要等到正式的册封典礼之后才会上朝听政,进而坐朝理政,所以说,在册封典礼之前,齐滦还是有几天空闲日子的。

    为了不将这难得空闲的日子给浪费了,齐滦就觉得带着凌遥去承恩侯府给向竑儒和许氏请安去。顺道送了信去狄将军府上,让狄夫人一家在那日都去承恩侯府上,他要带着大家一起去雾灵山中踏青骑马去。

    既然是要出门游玩的,齐滦也没有忘记凌遥的两个妹妹,不等凌遥说话,他就亲自派人去明王府送了信,让凌禟和凌嬛两个那日也一起去,而凌琥因为要忙明王府中的诸多事宜,齐滦知会了他一声,却并没有邀他同去。

    出门的那日,阳光明媚,天气晴好,临出门前,凌遥就问齐滦:“你想好见到外祖父和外祖母之后如何解释秦嫣儿的那件事了吗?咱们悄悄把派去在外围守着的人手都撤了回来,前些天的那些事情外祖父和外祖母大概早就知道了,我想着,他们一直没有派人来询问此事,大概是怕我们很忙没时间去解释,如今你既然决意要过去,这件事就肯定要同他们说清楚的。”

    凌遥道,“不仅仅只是他们,还有姨母他们,他们肯定也听说了这些事的。虽说外头流传的版本已经说得很清楚明白了,无需再解释什么。但他们不比旁人,毕竟都是咱们的亲人,也是关心咱们的人,肯定会希望从咱们口中听到这些事的情形的。阿滦,你想好要怎么说了吗?”

    齐滦垂眸片刻,而后望着凌遥笑道:“阿遥,你放心吧,我早就想好了。我不会把内情告诉他们的,也不会让他们看出任何端倪来。在他们面前,我也会表现出相信那件事就是外间所传的那样的。”

    听齐滦这样说,凌遥就放心了:“那好,你想好了就行。”

    凌遥和齐滦虽然出门早,但到了承恩侯府时才发现,所有人都到了,独独就缺他们两个,见他们来了,许氏和向竑儒就领着人上来迎他们。

    虽然齐滦和凌遥此时已是太子和太子妃了,但在这个家里,在这些家人们面前,他们还是他们自己,从未有什么改变过,所以说,即便如今的身份比当初的宁王还要尊贵些,但大家对他们的态度还是一样的,都是那么的亲切自然。

    凌遥一边感受着这一切,一边在心里想,到底还是这样不掺杂利益和身份的亲情更为纯粹一些,看齐滦此时那惬意的模样和那发自内心的笑容她就知道,齐滦心里此时也定是这样想的。

    大家也是许久未见,寒暄完了,就一道进客厅去坐着饮茶叙话去了。

    凌遥被凌禟和凌嬛一左一右簇拥着往里头走,凌遥笑着问她两个:“你们俩怎么来得这么早?我还以为,你两个从明王府出发,会跟我差不多时候一起来的。但方才外祖母说,你们俩竟比我们早到了小半个时辰呢。”

    凌遥起先还想着要先去明王府接了凌嬛和凌禟,再约着狄夫人一道出城过来的,结果齐滦说这样约着不好,他定好的是下午去山里踏青,大家早上随意,想什么时候去都可以,若是按照凌遥所想的,大家约定一起来,就把所有人的时间都定死了,齐滦不想这样,觉得还是自由些好,凌遥听了他的话,甚觉有理,就没再坚持了。

    又听齐滦说,凌琥当日会打发人送凌禟和凌嬛去承恩侯府的,这才又打消了去接她们的念头。

    今日来了承恩侯府才发现凌禟和凌嬛早就到了,没想到凌琥这么早就送她们过来了。

    凌禟和凌嬛相视一笑,接着,凌嬛便先笑道:“遥姐姐,我可不是从明王府来的!王爷给将军府传信之后,烈哥哥就跟曹少夫人说好了,昨日就接了我去将军府,今儿一早我就同烈哥哥他们一起过来了。”

    凌嬛言罢,凌禟紧接着笑道:“嬛儿是同将军府的人一起过来的。我其实是跟狄二公子一起过来的。前几日王爷往明王府传信给哥哥时,二公子正巧到府上来探望哥哥,就一起知道了,那日二公子就同哥哥说好了,昨儿他就会从京郊大营回来,就顺道去明王府接了我过来侯府,省得我再跑一趟。哥哥听了,觉得这个法子好,就应下了。所以啊,我同二公子是昨日就来了的!”

    凌遥对凌嬛怎么来的倒是没什么惊奇的感觉,她听了凌禟的话,倒是有些小小的惊讶:“狄二哥跟你大哥的关系如今这般好了吗?私下里都这么亲热?”

    凌禟笑嘻嘻的答道:“对呀,狄二公子如今跟哥哥是很好很好的朋友呢!他对我也是很好很好的。”

    因这会儿已到了厅中,大家各自落座,丫鬟们各自都来奉茶,凌遥听了凌禟的话,也只是嗯了一声,并没有太多的留意凌禟的神色。其实想想也是,狄晋崇在此之前就很欣赏凌琥的才学了,元宵节时,她还曾遇到两个人带着凌禟逛街看灯,那个时候两个人就是私交很好的样子了,如今狄晋崇帮着凌琥接送一下妹妹,也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

    如果凌遥此时不是忙着想这些事,而是去留意一下凌禟的神色的话,就会看见那个总是笑嘻嘻的小姑娘,在说完最后那句话后,眉梢眼角都挂着几分甜蜜,几分期待,还有几分羞涩,甚至还忍不住瞟了一眼狄晋崇所坐的方向。

    那样的眼神,分明是只有思慕心上人时才有的眼神。

    众人坐定之后,各自饮了一口茶,大家的目光就不约而同的都聚集到了齐滦的身上,由向竑儒先开口问道:“滦儿,秦嫣儿那件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虽说如今尘埃落定了,但我们听到之后,还是很为你和遥儿担心的,如今大家都在,你不如同我们说一说,这里头的具体情形究竟是怎么样的?”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