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唐枭 > 第九十章 深度患者!!

第九十章 深度患者!!

作者:寂寞读南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王启惊呆了,从岳峰控制宫装女子开始,他就完全沦为了看客,而当他看到岳峰这一番眼花缭乱的表演,则彻底的服了。

    眼前的岳四郎哪里还只是一个金吾卫的小归德执戟长?武力先撇开不论,单单岳峰的心机城府,机变手段便让王启自问难以望其项背,王启感觉今天才第一次认识岳峰一般。

    岳峰和宫装女子赌棋,这个棋并非围棋和将棋而是大唐流行的飞行器,这种棋规则很简单,在棋盘上设着障碍,分为“关”和“坑”,赌棋的两人通过骰子来决定各自的棋路。

    规则很简单,只要谁将对方的棋子逼回原位谁便赢了,算路也很简单,甚至连执骰子的手法也很简单。

    不过,看似简单的东西中蕴藏着不浅的智慧,这种智慧不简单是计算和逻辑,还涉及到运筹和谋算,高手过招十分的精彩,而且一方要获胜往往不容易。

    岳峰和宫装女子以广场为棋盘,以护卫和仆从为棋子,两人执着一壶的骰子很快就赌上了。

    岳峰提出赌飞行棋因为他拥有掷骰子的绝技,而且他专门研究了飞行棋,然而让他万万没料到的是这个宫装女子比他竟然丝毫不弱,这女人……

    两人的骰子从一颗加到两颗,最后一共加到八颗,每加一颗骰子难度呈几何级数的增长,在这种极端刺激和焦灼之中,岳峰在最后时刻艰难的拿下了赌棋的一胜!

    宫装女子将骰盅掀翻,道:“不算,不算,这一局不算!我们再来一局。”

    岳峰嘿一笑道:“小娘子,人无信不立,说话得算话,愿赌要服输啊!”

    “谁不服输了?只是这一局不算,我们再赌一局!”

    岳峰拿着骰盅道:“好,再赌一局!”

    第二局又极度的精彩,同样的精彩,宫装女子发挥出的极高的水平。可是很奇怪,岳峰比第一局发挥出的水平更高,原来,岳峰对大唐飞行棋虽然有研究,但是毕竟纸上谈兵,没有实战过。

    刚刚第一局实战,他领悟到除了骰子需要很高的水平之外,运筹算路也不能有疏漏,所以,他打的颇有瑕疵。

    但是第二局就不一样了,他有了第一局的经验,他领悟到了更多的精髓,发挥出更高的水平当然便容易了。相比起来,宫装女子虽然水平很高,但是她已经相当熟练,短时间要提升不容易,因此自然落了下风。

    连败两局,宫装女子又把骰盅掀开道:“下棋不行,你使诈,故意引我入局,我们换一个赌法,我们赌覆射!”

    岳峰微微皱眉,脑子想覆射的事儿,覆射不就是用盆子盖一个东西然后猜么?但是这种猜测并不是无根据的猜,而是会提醒一句话,根据这句话来猜物,岳峰对此不精通,哪里能赌?

    不过岳峰也不露怯,一笑道:“覆射太麻烦,还不如直接猜谜如何?”

    宫装女子嘿嘿一笑,道:“猜谜就猜谜,我们就赌这个……”

    乱了,彻底乱了!所有人都凌乱了,王启自不用说,看到这一幕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还是岳峰在要挟对方么?怎么两人反而成了赌局的好友了?

    王启之外,这里的护卫仆从,还有那几个俊俏贵气的公子哥儿也是大眼瞪小眼儿,主子的难伺候他们最有切身的感受。

    全府上下数百人,大家每天变着法儿想办法哄这位主子,绞尽脑汁的引起主子的兴趣,让她高兴快活,可是往往都事与愿违。

    现在倒好,一个长相普通,形容邋遢的刺客竟然和主子打成了一片,让主子兴趣大增,乐此不疲。

    接下来第二个游戏是猜谜,岳峰早就留了心眼儿了,他问的第一个问题是:“怎么才能用最快的速度变冰为水?”

    宫装女子略微沉吟,答:“用火烤!”

    岳峰摇头,答:“错了,只需要将冰字去掉两点便成了水!”

    “呃……”宫装女子伸长了脖子,像是喉咙被卡主了一般,她下意识豁然起身,手臂却被岳峰拽住,岳峰用极其轻柔的口吻道:“别急躁,正坐,正坐!”

    宫装女子重新正坐,盯着岳峰的目光变得极其怪异,道:“你……你……你……”

    她一连说了三个你,却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岳峰说的这哪里是什么谜语,这是……宫装女子以前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硬是被呛得无言以对。

    岳峰心中笑开了花,心想这脑筋急转弯唐朝的才女见过才见了鬼呢!小样儿,一千余年之后有个叫赵本山的就用这手段把一个姓范的给忽悠瘸过,今天收拾一个大唐的小娘子那还不手到擒来?

    “怎么了,小娘子,不服么?不服要不要再来?”岳峰淡淡道。

    宫装女子甩了甩被岳峰拽得发酸的手,道:“你这哪里是谜?再来,再来……你……你奸诈狡猾,太奸诈……这一次我绝对不会错了……”

    岳峰暗笑道:“嗯,入局了,这反应才对,这是典型初级患者的表现!”

    岳峰用手敲了敲榻前面的几案道:“什么人生病了从来不看郎中啊?”

    宫装女子愕然,好大一会儿她道:“我……我知道,应该是信巫术的突厥人!”

    岳峰摇头道:“错,突厥人中也有看郎中的,唯有盲人生病从来不看郎中!”

    宫装女子的面纱瞬间浮动,她的眼睛鼓出来,额头上的血管都微微鼓起来,道:“你……你怎么会……”

    岳峰道:“怎么样小娘子,盲人能看郎中么?他看不了吧?这不容易理解么?”

    “不是……你……你这都是哪里来的怪问?”

    “小娘子不用管这些谜是从哪里来的,某只问你服还是不服?”

    “不服!再来!”

    “怎么用墨笔写出红字?”

    “用朱砂!”

    “错!用笔写个‘红’字抬手就写,你看我用手也能写一个‘红’字出来,你看看……”

    “你太奸诈了,你故意引入入圈套,好了,我懂了,你再来……”

    “怎么了?小娘子你还不服么?”

    “不服,再来,绝对不服!”

    “……”

    岳峰和宫装女子就这般卯上劲儿来,宫装女子渐渐的变成了深度患者,被岳峰带上了一条不归路了。

    周围本来十分紧张的人群也渐渐放松起来,本来要死要活的场面,现在彻底缓和,甚至变得妙趣横生,现在想来那姓郑的大胡子死得有些冤,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杀人的局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