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我的美女老板娘 > 第370章 白发人送黑发人(第三更)

第370章 白发人送黑发人(第三更)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天河。

    他的部分事迹,我是从夏禾嘴里知道的,河南人,最开始也很穷,九十年代初到了浙江杭州才开始发家,并且是靠着本地人王溱烁发家的。

    王溱烁这个人,夏禾也讲过一点,算是一个富二代,做人可以,在杭州本地圈子里人缘特别的好,这也是他做生意能够那么成功的原因。

    最初苏天河和王溱烁两人搭伙就是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苏天河负责翻脸,冷漠无情,王溱烁负责人情世故方面,一旦遇到生意上不好拒绝的,全部推给苏天河,让苏天河来出面唱白脸。

    可以说,苏天河能够有今天,真的要感谢王溱烁了。

    可是王溱烁却被苏天河亲手从恒鑫大厦58楼办公室推了下去,公司的股份被苏天河接手,女人成了苏天河的金丝雀,连儿子都认贼作父叫苏天河爸。

    从道义上,苏天河这个人是冷血动物,城府极深,不能深交,但是从他的发展轨迹上来看,他真的是一个杀伐果断地枭雄。

    很牛逼的一个人物。

    你看一个人,别管他做了什么事情,只要他能好好的,不坐牢,不被打杀,那他这个人就是牛逼,因为你拿人家没办法,无论你背后怎么议论人家,骂人家,人家照样豪宅住着,美女睡着,名酒喝着。

    善良有什么用?

    善良的人活不长,王溱烁善良不还是死在了苏天河的手里?

    苏天河开车调头过程中瞥了我一眼,没有表情的说道:“你还差的多了,就算你今天不死,以后不是被人玩死,就是像赵魏公一样,被坑到牢里。”

    “我也没那么不堪吧?”我摸了摸脸颊。

    苏天河没有回应这个问题,而是冷漠的问道:“李海龙跟你怎么说的?”

    “他让你帮他杀掉王锋,让王锋给李伟偿命。”想到王锋,我心里也是不可抑止的冒出杀意,从在御心苑的时候,我就看这个人特别的不舒服。

    尤其是这一次的事情。

    我深深的感觉到,如果王锋再不死的话,我迟早也要死在他的手里。

    苏天河闻言,皱了皱眉头:“这王锋是一条疯狗,整天跟在李培灵的身边,我怎么杀他?总不能带着人兴师动众的跑到云鼎别墅去把他砍了吧?”

    “也许他自己会来找你也不一定。”我说了一句。

    “你这话什么意思?”苏天河脸色微变,脊背有些发凉,不仅仅是他,任何人都不愿意让这把锋利的斩马刀给盯上。

    我看着苏天河问道:“你说他为什么会杀李伟呢?”

    苏天河反问:“难道不是因为赵魏公和李海龙是死敌,然后李伟又在打赵魏公公司的主意吗?”

    “那照这么说,你也打赵爷公司主意了啊,收购青峰实业的事情,本来就是你和李伟一起做的。”

    我说完笑了笑,接着眼神陌生的说道:“但王锋却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要杀李伟的。”

    ……

    殡仪馆。

    一个透明水晶棺里面,李伟躺在里面,脖颈处已经被葬仪师缝合好,也做了修复,一圈打上了和李伟肤色差不多的粉底,

    从外面看上去,李伟就好像睡着了一样。

    李海龙站在水晶棺旁边,看着里面躺着的李伟,心里说不出的沉痛,从出生到蹒跚学步,再到现在的独当一面,结果被人给杀了,李海龙作为一个父亲,老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如何能够不难受?

    砰!

    李海龙重重的砸在了石沿上,血顿时从手背流了下来。

    在场除了李海龙,还有他的一个手下,正是阿龙,他见李海龙手背流血,沉痛道:“李爷,人死不能复生,小伟看着你这样难受,他也不会开心的,你得多保重身体。”

    “保重身体?”

    李海龙闻言,像受了刺激一样,突然转身,面目狰狞,眼眶里的泪水含而不发,扯过阿龙的衣领:“我唯一的儿子死了,你让我保重身体,怎么保重?养了二十八年,活生生的一个人,就这么死了!!!”

    阿龙低着头,任由李海龙推搡,沙哑道:“李爷,我知道你难受,小伟死了,我们大家伙心里都不舒服,可是杀小伟的那个陈升已经被沉到江里,你这时候就算再怎么伤心也于事无补啊,总不能到现在都让小伟走的不安心,担心你吧?”

    “死了就是死了,就什么安心不安心的?”

    李海龙愤怒的一把推开阿龙,接着指着躺在水晶棺材里的李伟,沉声道:“他要是不安心的话,有本事让他起来对我说呢?但凡他能起来,我都认了,至于那个陈升,就算一百条命也比不上我儿子一根手指头!”

    阿龙低着头没说话。

    这时,门突然被打开。

    一个穿着仪态雍容,保养良好的妇人急匆匆的从外面进来了,看到李伟躺在水晶棺材里,趴上去就是嚎啕大哭,哭的撕心裂肺。

    接着她又张牙舞爪的对着李海龙又打又骂:“李海龙,你个没用的男人,算什么老大,连自己的儿子都保不住,呜呜呜,你赔我儿子,你赔我儿子的命来啊……”

    李海龙站在原地,任由妇人拳打脚踢,脸上也被抓了几条红印。

    “够了!”

    李海龙突然充满厌烦的冲着妇人吼了一声,拧着眉头,一股邪火在心头淤积,盯着眼前的妇人,阴冷道:“还不是因为你,从小到大把他这样惯着,那样惯着,念书时候,把女学生肚子搞大,害得人家跳楼,结果你骂人家狐狸精,故意勾引你儿子,你给我记着,你儿子有资格在外面花天酒地玩女人,不是因为他长得帅,而是因为老子给了他玩的资本,我都没惯着他,你有什么资格惯着他?”

    妇人已经很久没见过这样可怕面孔的李海龙了。

    她步步后退。

    李海龙步步紧逼,面色狰狞,指着水晶棺材里的李伟:“你知不知道他死在哪里?他死在赵魏公的女人周诗意的床上,我告诉你,儿子的死,你起码要负八成责任!”

    妇人闻言,像失去了灵魂一样,瘫坐在地上,失声痛哭。

    而此时。

    云鼎赵家别墅的客厅,有两个女人相对而坐,侃侃而谈。

    王锋依旧如同一尊杀神,默默地站在李培灵的身后,哪怕赵魏公现在被判了二十年,他也依旧没有逾越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