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 第1881章 番外之女帝贺姮(九十)

第1881章 番外之女帝贺姮(九十)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天一早颜水若便来了,表示愿意跟随他们去京城。

    流云喜欢她,燕川又不许自己骑马,便气鼓鼓地拉着颜水若和她一起坐马车,把原本打算钻到马车里的燕川气了个倒仰。

    结果晚上的时候,流云还兴致勃勃地和燕川说颜水若。

    “我总觉得颜姑娘气质可亲,原来她也是高门大户家的嫡女出身。”

    燕川冷笑,还等你知道?我早就知道了!否则怎么会让她跟着你。

    他试了试汤婆子的温度,塞到被子里。

    流云还在继续说:“她是不想接受家里安排的亲事,所以离家出走,去了边城学医。那年她才十三岁呢!还有,她今年都十九岁了呢!看起来比我还小。”

    她以为颜水若是很温柔乖巧的人,但是接触下来才发现,她极有主意,又很坚韧。

    燕川冷哼一声:“离家出走还成了荣耀?”

    他已经做了好几年女孩的哥哥,现在可能马上要做个小女孩的爹,他的立场显而易见。

    要是念念和他女儿离家出走,他打不断……下人的腿!

    而且流云这种崇拜几个意思?难道也要学人离家出走不成?

    “不嫁人就那么好?”燕川阴恻侧地问。

    流云:“……我没那么说。但是没有喜欢的人,将就是不好的。倒不如现在这样,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余生才没那么无聊。”

    “那你要是没有喜欢的人想做什么?”

    流云怔愣了下,随即道:“我很久之前就有喜欢的人了,不用想这个。”

    如果没有,她可能一生为拓跋部落披挂上阵,马革裹尸吧。

    往事历历在目,而现实却已面目全非。

    燕川看她眼神,恨不得给自己一记耳光——哪壶不开提哪壶!

    好在流云很快调整了自己,道:“颜姑娘的姨母是这里的知府夫人,所以她才住在这里。她家是京城的,所以这次想回去看望母亲。”

    燕川心想,盐水肉是个聪明人。

    她话并不多,但是同行第一天,却把自己交代了个底朝天,显然是要打消他们的顾虑,也不知道是不是那老头回去和她说什么了。

    “她不是离家出走了,还有脸回去?”

    “你说话可真难听。”流云扁扁嘴,“离家出走是不满意亲事,牵挂母亲是人之常情,这有什么。”

    燕川哼了一声:“你别跟她学坏了就是!”

    “我怎么能学她?我又不是没有喜欢的人。”

    这话取悦了燕川,让他嘴角不自觉地勾起。

    流云的怀相很好,除了发现怀孕那日吐了一次,她往后竟然完全没有吐过,食欲也没有受到影响,比燕川吃得还多。

    燕川高兴的同时又有些失落——哎,这完全不给他表现机会!

    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十分骄傲。

    他的黑胖,太茁壮了,根本不用人操心,这点比寻常女子强太多了。

    回程十分顺利,只除了燕川总吃颜水若的醋,觉得流云和她太亲密,心里暗暗发狠,等回了京城就请皇后派个更好的女医,不和男主子争宠那种,把颜水若给踹了。

    燕川先把流云送回了替他安排的住处,然后从下人口中知道燕淙还在宫里,燕念却在小萝卜家中,于是嘱咐人好好照看流云,自己径直去接燕念。

    小萝卜在京城中的住宅并不大,只是一处三进的宅子。

    守门之人见是他来了,忙请他进来,同时去通报给小萝卜。

    小萝卜把人让进花厅,道:“太子此行快刀斩乱麻,平定了拓跋部落的内忧外患,令人钦佩。”

    燕川不以为意道:“都是小事。我听说我离开之后,念念很快来到了贵府叨扰……”

    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既然他照顾了自己妹妹,那燕川就承情,话说得很客气。

    小萝卜微微一笑:“念念是我外甥女,这都是我份内之事。她与内子极为投缘,今日跟着内子出去游玩,约莫着还得一会儿才回来。”

    话音刚落,烧饼在外面回禀道:“夫人和公主回来了!”

    而燕念显然已经听说哥哥在,蹦蹦跳跳地进来,自己把帘子掀得乱晃,一头扎进燕川怀中,欢快地道:“哥哥,你总算回来了!”

    燕川原本还担心她再见自己委屈得会哭,见她现在这般轻松愉快模样,总算松了口气。

    他妹妹,果然是最懂事的。

    “去哪里了?”燕川摸摸妹妹的头顶,发现短短半年时间,她又长高了不少。

    “大舅母带着我出去做客了,有个游园会。哥哥你知道吗?”燕念黑白分明的瞳仁中有光隐隐流动,语气欢快轻松,“中原这里的游园会好有趣,竟然是男女相看的……”

    燕川:“……”

    “不过那些男的都没有哥哥好看,所以我看了一会儿就觉得无趣,央求大舅母带我回来了。结果就回来对了!”

    说话间,燕念熟稔地坐到燕川膝上,仰头看着他,目光中的笑意和依恋藏都藏不住。

    那是妹妹对兄长的依恋,更像女儿对父亲的依恋。

    燕川突然觉得嗓子里堵了棉花一般,上不去下不来,堵得他十分难受。

    他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一回来就迫不及待地来找燕念,除了思念,还有焦急。

    ——急于看她知道流云怀孕的反应。

    虽然他对于自己和黑胖的孩子充满了期待,可是也十分担心燕念会吃醋。

    他不会因为燕念的凡对而放弃自己的骨肉,但是如果那种事情真的发生,他心中定然难受。

    正不知道如何启齿间,燕川就听见燕念恨声道:“哥哥回来就好了,有人给我撑腰,我要去找贺姮算账去!”

    “算账?你们怎么了?”

    燕念嘟囔道:“没怎么,我就是看她不顺眼,她看我也一样!所以我不在宫中住了。我喜欢大舅母,大舅母对我可好了……”

    对上燕川询问的眼神,小萝卜笑道:“两个都是掐尖要强的,针尖对麦芒,谁也容不下谁。”

    “一山本来就不容二虎!”燕念气势汹汹地道。

    燕川看着她,觉得心里更没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