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 第1883章 番外之女帝贺姮(九十二)

第1883章 番外之女帝贺姮(九十二)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燕川还是没有说出来。

    燕念还好奇地问:“哥哥你怎么支支吾吾的?”

    “我想和你说,我和你嫂子现在关系很好,好得像一个人似的。”

    “哦。那不是很好?”

    燕川尴尬笑笑:“是很好。”

    就是不知道念念知道嫂子怀孕,还会不会觉得很好……

    等回到住处,流云已经等在外面,看见燕念就伸手把她抱在怀中,爽朗笑道:“燕念长高了不少,不过没胖。”

    燕念在她怀中笑嘻嘻:“嫂子瘦了,白了,更好看了!”

    流云被她夸得喜不自禁,伸手就要把她扔到半空。

    这个游戏两人之前玩过,所以燕念并没有害怕,笑声清朗悦耳。

    “别动!”燕川一个箭步窜上来,伸手拦住流云,狠狠瞪着她,“一点儿数没有是不是!”

    流云吐吐舌头。

    燕念惊讶道:“哥哥怎么了?”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今天哥哥怪怪的。

    难道是因为许久不见的缘故?

    “你哥哥没怎么了,是我怀孕了。”流云大剌剌地道。

    燕川:“……”

    他遮遮掩掩,犹犹豫豫不敢明说的事情,流云竟然这样就说出来了!

    他紧张得看着燕念,双手在身旁握成拳,身形紧绷。

    “嫂子怀孕了?”燕念惊讶地道,眼神直往她肚子上瞥。

    流云道:“是啊,你要不要来摸摸。其实什么也摸不出来。”

    燕念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流云对此是不解,而燕川则紧张地想:难道是妹妹受不了这个打击,疯癫了?

    “念念,”燕川艰难地道,“我知道这个消息有些突然,你可能接受不了……”

    燕念停住了笑意,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自己哥哥:“我可能接受不了?我为什么接受不了?”

    难道嫂子怀的,不是她的侄子或者侄女吗?

    燕川完全没想到如此掐尖要强的妹妹,对此竟然没有表现出来丝毫落差,惊讶道:“你,真的没生气,没吃醋?”

    “哥哥!”燕念气得跺脚,“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难道嫂子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和你我一样姓燕吗?”

    流云终于找到了抢白燕川的机会,睥了他一眼,洋洋自得地道:“我就和你哥哥想得不一样,我从来都没担心过你会不愿意。”

    燕川只觉长长松了一口气。

    燕念的态度让他心中大石彻底放下,顿时心情无比舒畅。

    妹妹一如既往地乖巧贴心,最放不下的女人在自己身边时刻相陪,肚子里还有一个令人期待的小东西……燕川想,这是他人生最好的时刻了。

    什么拓展疆域,立不世之功,都是狗屁!

    他只愿意像此刻这般,长长久久、平平淡淡地幸福下去。

    “还是嫂子好。哥哥心里把我想成小心眼了,还里外不分,哼!”

    流云连连点头:“你说得对,都是他的错。”

    她对上燕川从来都怂,所以这是借着燕念来“报仇”。

    燕川就是承认自己错了,都绝对不会承认妹妹会有错。

    燕川哪里不知道她心中所想,瞪了她一眼,又笑着问燕念:“那你刚才那般高兴,是因为替我高兴吗?”

    燕念摇头,不知想起了什么,乐不可支。

    “那是替我?”流云问。

    “都不是,我只是想起了一件有趣的事情而已。”燕念笑眯眯地道,“有一天我和贺姮吵架,小舅舅被她糊弄住拉偏架,偏偏大舅舅那天又不在,我可真气着了……”

    小舅舅是指阿狸,自皇上登基以来,他一直在京城,现在统领羽林军,是皇上的心腹。

    阿狸是个武痴,得穆梓亲传,小小年纪,于武艺上已有相当造诣。但是他性格比较单纯,人也随和,并不好勇斗狠,所以很得身边人亲近。

    燕念刚开始也喜欢他,但是总比不过姮姮对他的了解,所以每次两人吵架找阿狸评理的时候,后者总会被姮姮带到沟里。

    燕念吃了几次亏,就不肯再去找他了。

    那日嘴仗没有胜利的燕念,找不到偏帮自己的小萝卜,想想只能去找自己人。

    她去魏府找燕云飞。

    燕云飞为了静姝放弃了大蒙王爷的身份,心里其实对兄长燕云缙充满了歉疚,也知道今生很难再相见,思念不已。

    这份歉疚和思念,被移情到了燕念身上,变成了没有原则的疼媳和宠爱。

    当然燕念若是想讨谁喜欢,那也基本没什么人能有抵抗力。

    古灵精怪、冰雪可爱又随时都可能说出俏皮话、装得像个大人却因此格外惹人怜爱的女孩子,谁不喜欢?

    燕念被丫鬟带进燕云飞和静姝的院子时,两人正在院中舞剑。

    准确地说,是一个教,一个学。

    静姝半年多前刚生下一个儿子,因为坚持自己喂养,加上魏珅和燕云飞唯恐她营养不够,恨不得把所有的好东西都逼她吃下,所以胖了足足三十斤。

    静姝照镜子的时候,自己都不忍心看。

    燕云飞倒是说,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子都喜欢。

    但是男人这种话,听听,心里偷偷高兴高兴就点到为止;真信以为真,那就是傻子了。

    毕竟就是自己对着一坨肥肉,也心中不爽,不是吗?

    所以在她的要求下,燕云飞现在就成了她舞剑师傅。

    “胳膊再抬起一些,眼睛,眼睛看着自己的剑。”燕云飞师傅尽职尽责的指点,站在静姝身后亲自调整她的姿势。

    静姝鼻尖上的小汗珠亮晶晶,脸色红扑扑的,气喘吁吁,持剑的手不断往下耷。

    燕念摇摇头,叔父也是不解风情,没看到婶娘已经累了吗?

    让他教,他还真当自己收徒弟,严师出高徒呢!

    看见燕念来,两人都停下来。

    燕云飞笑着大步走过来,“念念怎么来了?”

    燕念笑眯眯地晃了晃手中精致的小篮子:“我来看看弟弟。”

    “你有心了。”燕云飞过来牵住她的手,“走,我带你去看。”

    “等等婶娘嘛!”燕念冲静姝笑。

    静姝回以微笑,但是燕念却眼睁睁地看着,她温和的笑意笑意忽然凝固在脸上,然后倏然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