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天命凰徒 > 第511章 小猫儿也是有烈性的(狗粮发到底)

第511章 小猫儿也是有烈性的(狗粮发到底)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是谁这么大胆,敢伤了咱们千尊万贵的灵尊不成?”

    老圣尊故意这么调笑着。

    只是,老圣尊这一调笑不要紧,钟叔也不由得瞪大了双眼,看向御尘风。

    颈上?!

    红痕?!

    真的假的?!

    钟叔一颗八卦的心,又不觉得冉冉升起。

    再三确认,确实又红痕。

    灵尊————

    不可能有人能伤到灵尊。

    而且灵尊刚才之和小五在一起,难不成————

    钟叔已经在自己脑海中,把好几种可能都一一在脑中过了一遍。

    钟叔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丰富。

    倒是,小紫由于吃了太多,风卷残云,此刻,竟然由于吃太饱而悄然间睡着了,从而错过了,如此精彩的一幕。

    被老圣尊和钟叔这么盯着,御尘风顿时感到有一丝局促。

    面上虽是波澜不惊,但是,还是不由得耳后蓦的一热。

    “回师父,并无事。”

    “真没事吗?那你颈子上,怎么会多了一抹红呢?”

    御尘风眼眸微微瞥向他处,语气宛然轻描淡写。

    “可能是尘风长久不碰酒,喝了有些起疹子吧————

    并没大碍,多谢师父关心。”

    “哦,起疹子了。原来如此。”

    老圣尊似笑非笑颔了颔首,讳莫如深,也不再追究。

    尘风从不说谎,如今言语中如此,这般模样,老圣尊与钟叔自然一眼就看得出,是在说谎。

    而且,酒疹子?!怎么可能!

    又不是不知道酒疹子是什么模样?

    何况,就算是疹子,有怎么可能只有后头(后念第二声)那一星半点?!显然不是!

    这小小的绯红,怕不是,那只小醉猫儿抓出来的,或者,更像是给咬出来的。

    不过,能在灵尊的身上,弄出如此狼狈的绯红。

    普天之下,怕也只有灵尊自己疼爱的小徒弟了。

    只是,灵尊即便是被自己最疼爱的小徒弟真的伤着了,怕也是甘之如饴!

    老圣尊暗自饮了一杯,脸上笑意更深。

    钟叔却已然是眉开眼笑,就连眼下的笑纹,都不由加深不少。

    灵尊果然是疼小五,疼的没边了要。

    不过,醉酒的小五也真是嘴下不留情,灵尊那千尊万贵,修长玉白的颈子,都舍得下手——

    啧啧——

    不过,想到那个画面,钟叔又不由得心里笑开了花。

    反正,只要灵尊喜欢,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老圣尊言语顿了顿,笑着启言。

    “尘风,既是如此,那你是得回去好好休息了!你先下去吧!

    今儿兴致好,就让钟会再陪着我,多喝两杯。”

    “是,不过师父,您也要注意身体,可别太喝多了。”

    见状,钟叔在一旁启言。

    “灵尊,您放心回去歇息。老圣尊这边,有老奴亲自陪着。一会儿老圣尊若是真喝多了,老奴自会送老圣尊回去。

    今日,灵尊也喝了几杯,还是早些歇息吧。”

    御尘风点点头。

    “好,钟叔,就拜托给你了。师父,那尘风先告退了。”

    “嗯,你去吧。”

    御尘风随即离去,只是转身离开的瞬息,墨发轻轻扬起。

    瞬息之间,还是被老圣尊发现了墨发掩盖下的景象(同音,颈项)后的一抹风景。

    晶眸一亮,原来————

    看来,酒醉后的小五倒还真不是一个乖宝宝了,小猫儿也是有烈性的。

    就连自己的宝贝徒弟,都被醉酒后的某人,给欺负成这样子了。

    不止如此,从不说谎的徒弟,还破天荒的为了自己的小徒孙,撒了这么多年来的第一个谎,极力帮她掩饰着酒后的“罪行”。

    看来还真是天意了!

    还真是应了那一句“一物降一物”。

    老圣尊不由得又觉得心中替他高兴。

    也好,最重要,就是尘风自己开心。

    “钟会啊,有些事你也不用那么担心!你有没有听过,船到桥头自然直?

    何况缘分这件事,都是上天冥冥之中都注定好的,你就别在这里惋惜来惋惜去的了。

    该是尘风的,必然是跑不掉,躲不开的!

    你不是也说了吗?只要尘风开心,就足够了。”

    钟叔听着老圣尊的话,似乎别有一层意思,眉头一展,跟着轻笑出声。

    “老圣尊您说的是。不过,刚刚灵尊后头那一抹红,您似乎,见到了很高兴。”

    老圣尊眉头一挑。

    “难道你不高兴?”

    闻言,钟叔笑的更大声。

    “高兴,自然高兴!”

    中秋之夜,夜色迷人。

    只可惜,云浅是没有这个眼福,如今呼呼大睡。

    而吃饱喝足的小紫,亦是如此。

    倒是,御尘风并没有回自己的寝殿,而是去了凝华阁,默默坐到云浅身旁,静静地守在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