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甜妻还小,总裁需娇宠 > 第229章 我成了一个废人!

第229章 我成了一个废人!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29章 我成了一个废人!

    “司机已经让沈承控制起来,我会给薰茵一个交代。”

    姜南初能够想到的事情,陆司寒自然早就想到,只不过薰茵没有脱离危险,这才没有闲心去管其他事情。

    “那就好。”

    “困了就靠在我的身上睡一会。”

    “嗯。”

    姜南初坚持到后半夜,终于抵抗不住困意,在陆司寒的怀里沉沉睡去。

    担心姜南初睡不舒服,陆司寒将她抱起,安排了病房专供她一个人休息,随后离开了医院。

    极致奢华的迈巴赫在街道上疾驰,最终抵达在悦龙湾。

    姜南初在悦龙湾住了也有大半年,只怕她完全没有发现这里还隐藏着一座地牢。

    沈承已经在一旁恭候多时,等陆司寒过来时便将一份文件递过去,粗略了翻阅之后,男人俊美无俦的脸上染了一层寒霜。

    面无表情的来到地牢,今天开车撞人的司机被盯在木棍上已经奄奄一息。

    很显然在陆司寒来之前,沈承已经好好的招呼过他,此刻他浑身上下都没有一块好皮。

    来到刑具面前,修长的手指扫过一排刀具,最后选择了一条马鞭。

    粗长的马鞭打在人身上是火辣辣的疼,最适合用来惩罚这种不愿意说实话的人。

    “啪!”

    “ 啊!”

    一鞭子下去,那司机惨叫一声,胸口已经皮开肉绽。

    “告诉我,是谁让你这么做的。”

    “陆先生,我真是无辜的,今天喝了酒,所以才会做出这么糊涂的事情。”

    “喝酒?”

    “孙明伟,一个对酒过敏的人,居然有一天会考虑醉酒驾驶,你在考验我的智商。”

    陆司寒话音落下,又是一鞭子甩在他的脸上,直接毁容了。

    “总之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若是要杀,就给我一个痛快吧!”

    “想不到你的嘴还挺严的,看来陆泰没有找错人。”

    “我调查了医院的记录,你在一个月前确诊为胃癌晚期。”

    “那种病的确是治不好的,你不怕死没有关系,但是你的妻子女儿你忍心让她们陪葬吗?”

    孙明伟不敢置信的看着陆司寒,他就是一个魔鬼!

    “看到前面摆着的刀具了吗?你的女儿才六岁,我若是在她纯净脸颊上刻下杀人犯的女儿这六个字,那多不好。”

    “我说,我说,你千万不要动我女儿!”

    “是一位贵妇人找到我的,她说只要帮她办成这件事情,我就可以拿到五百万。”

    “我也不想撞人,但我的女儿还这么小,没有父亲没有经济来源她和她妈该怎么办啊?”

    之前不管遭遇多少毒打都没有松口的男人,此刻竟哭了出来。

    “贵妇人?你这个范围太大了一些,对我而言完全没有帮助。”

    “我就是担心她说话不算话,所以有录音,你不要动我家人,我可以把录音给你。”

    “好。”

    得到想要的答案,陆司寒放下马鞭与沈承一同离开地牢。

    “录音的事情,不要放松,立刻找出来。”

    “是,我稍后就去办。”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

    “先生请说。”

    “从我的卡里取五百万给他的家人。”

    “啊?”

    沈承有些怀疑听错了。

    “他女儿生了张鹅蛋脸,和南初有几分相似。”

    “看来先生之前说的那些话都是吓张明伟的。”

    “孙明伟该死,陆泰,于梅以更加该死,但他的家人是无辜的,我还不至于是非不分。”

    陆司寒转了转脖颈,整整一夜没睡,难免有些疲惫。

    清晨的阳光洒进病房,姜南初发现躺在病床上,身边却没有陆司寒的身影,她立刻起身往外面走去。

    也就在这个时候,陆司寒推门进来。

    “急匆匆的想去哪里?”

    “找你。”

    “怎么这么粘我,是不是要把你绑在裤腰带上,我不过就是换身衣服而已。”

    陆司寒将姜南初抱入怀中闷闷的笑着说。

    “司寒哥,你在哪里?”

    “司寒哥!你们全部都给我滚开,我只有司寒!”

    不远处传来陆薰茵凄厉的喊声。

    陆司寒立刻朝着陆薰茵的病房走去。

    “怎么了?我在呢,薰茵是不是伤口痛了?”

    陆司寒上前按住激动的陆薰茵。

    “司寒哥哥,我醒来没有看到你好怕,为什么我的腿一点知觉都没有呢?”

    陆薰茵紧紧抱着陆司寒的问。

    姜南初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医生一开始就说过让家属做好准备,但当这一切真正发生的时候,陆司寒不知道该如何和陆薰茵说出口。

    “薰茵,以后就让哥哥来做你的腿好吗?”

    良久,陆司寒才无力的开口。

    “这是什么意思?我成废人了?我不能走路了对不对?”

    “不,这只是暂时的,我会用尽所有人脉为你去找最好的医生,一定能够重新站起来的!”

    “哥,不要安慰我了,我的腿完全感受不到一点痛意。”

    “薰茵,你听我说,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你千万不能自暴自弃,知道了吗?”

    姜南初就站在门口,仿佛完全融入不了这两个人的世界。

    他们的兄妹情深,在她看来恶心不已,从陆薰茵的眼中她分明看到了爱慕!

    陆司寒的拥抱原本就应该是只属于自己的,如今却要和陆薰茵平分一半,姜南初觉得再多待下去一秒她都要受不了,索性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陆薰茵自然看到姜南初的反应,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她会让她知道哥哥最在意的人其实是自己!

    “好了,薰茵,你刚刚做完手术,现在不应该过度劳累,先躺下吧。”

    陆司寒温柔的说,当他转身看去的时候,姜南初根本没有过来。

    陆薰茵察觉到陆司寒的眼神,立刻握住他的手。

    “哥哥,你不会丢下我的对不对?”

    “当然,这是医院很安全,我让护士进来陪你。”

    陆司寒解开陆薰茵的手,拨打姜南初的电话,得知她在天台立刻走了上去。

    她在天台站的有一会儿了,背影看上去有些孤单。

    陆司寒走近,圈住她的细腰。

    “虽然现在是春天,但这么吹风还是会着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