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茜茜公主]贵女启示录 > 第31章 chapter31

第31章 chapter31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颂怡深深地怀疑自己是否要收回承诺?

    晚上,辗转反侧。

    第二天,镜子里面,眼睛下方青影沉沉。

    无可奈何,颂怡给自己化了点妆。

    早上见过苏菲,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看来弗兰茨并没有对他母亲说什么,她松了口气,至少在她未作出决定的时候,皇帝是尊重她的。

    早餐过后,海伦妮拿着编织的手工活来找颂怡,没多久却被卢多微卡喊走了.

    卢多微卡离开的时候,看了一眼颂怡,似乎有些欲言又止,而就在颂怡猜测的时候,卢多微卡再一次进来。

    “打扮一下,茜茜,等会儿卡尔·路德维希会过来。”

    卡尔·路德维希这个名字并不陌生,至少这几天他出现的频率有些高。

    毫无疑问,卢多微卡心里应该还是在做着最后的挣扎,希望事情按照她的计划那样,而颂仪对此有些忐忑,但事情总得有个了断。

    十点的时候,在颂仪和海伦妮正聆听着苏菲和卢多微卡的闲话家常时,侍女通知卡尔·路德维希大公来了。

    颂仪抬眼打量。

    卡尔·路德维希跟弗兰茨·约瑟夫一样,拥有一头金发,身材略微有些瘦削,他比兄长更矮一些,没那么结实,脸色白净,就像那些寻常的贵族一样,那双浅色的眼睛很快瞧见了茜茜,甚至给了她一个小小的微笑。

    颂仪有些吃惊,看起来,那位卡尔·路德维希大公似乎还记得自己,或者说,记得之前的茜茜。

    “我来迟了吗?”

    卡尔·路德维希同苏菲还有卢多微卡他们问好后,笑着说了这么一句话。

    作为第三个儿子,身份总是有些尴尬的。他注定这辈子皇位几乎不会落在他头上,又不是最小的,最讨人欢心的那一个,但卡尔·路德维希似乎天生就是个讨人喜欢的人,连苏菲也总是将那为数不多的感情分给了自己的三儿子。

    “没有,事实上你提前了一分钟,亲爱的卡尔。”苏菲的话语看上去宠溺,语气却还有些矜持,但路德维希大公似乎已经习惯。

    “他一向守时。”弗兰茨发表评论。

    “我总是比不上你,陛下。”卡尔规规矩矩称呼弗兰茨。他本不需要这么做的,毕竟,在场的都是亲戚,这并非什么正式的场合。

    优雅的青年转身向自己的两位表妹问好。

    如果弗兰茨·约瑟夫,作为表哥,更作为皇帝,在同颂仪他们交流的时候,总是有些保留,那么这位卡尔·路德维希大公则一点都不扭捏的表达他对自己的茜茜表妹的喜爱。

    “离我们上一次见面已经过了四年了,你看上去一点都不像之前那个小姑娘了。”

    卡尔·路德维希神情甜蜜,那双浅色的眼睛专注又热忱的看着颂仪,他表现得就像是他们相识已久,而且旁若无人的宣泄着这种独特的情感。

    颂仪不知道之前的茜茜对卡尔·路德维希大公抱有什么感情,但于她来讲,面前的年轻人可只是一个陌生人。

    她的沉默被卡尔·路德维希解读为害羞。

    这个年轻人兴奋的就像是一只小狮子狗,在看到心爱的小姑娘就坐在自己面前后,他知道她在害羞,所以他稍微压抑了自己的感情,礼貌的坐在了自己应该呆的地方。

    苏菲谈论到几天后的舞会。

    也许在场的人都知道那场舞会代表什么,但没有人说破。

    这种虚假的气氛让颂仪觉得胸口闷得慌,她联想起卢多微卡的表现,又想起十二小时的约定可是过了一大半,而就在这个时候,苏菲开口。

    “茜茜,你是否感到不舒服?”

    “我很好,姨妈。”

    “但你看上去似乎有些喘不过气,我听你母亲说,你十分热爱大自然,也许现在出去走走会更好?”

    颂仪对苏菲的善解人意感到意外,正要谢恩的时候,苏菲又看向自己的三儿子。

    “卡尔,你陪茜茜出去走走,你们小时候不是经常一起玩吗?”

    这句话说出来,还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颂仪无法拒绝,毕竟刚才她没有坚持自己没病,而再想想,就算她这样说了,苏菲也总是有更多的理由,把他们“赶出去”。

    颂仪怀疑,在场的两位母亲也许都更乐意见到她跟卡尔·路德维希成为一对。

    就像是把东西拿去集市,你就不会再想拿回来,减价出售也好,总之,两个都卖出去。

    这比喻不好,但她现在内心的确沮丧又烦躁,以至于她根本没去看弗兰茨·约瑟夫的表情,而皇帝,他并未做出反对。

    苏菲轻轻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儿子。

    年轻的皇帝依旧端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脸上亲切的笑容还保持着。

    他从始至终可都没表现出来非谁不可的样子,但是苏菲了解自己的儿子,按照常理来说,弗兰茨是会愿意关心任何一位成员的。从表情来观察她的小弗兰茨可从来都不是正确的。

    另一边,位于伊舍尔夏宫的湖畔边上,秋日的凉风吹皱了一池湖水,白金孔雀在旁边悠闲的散步,不时为自己的配偶们梳理羽毛,一副恩爱的样子。

    也许这合了卡尔·路德维希大公的心意,但对颂仪来说,却是无比的尴尬。

    “我给你寄了信件,但你好久没有回了。”

    “自我落水后,医生让我少动笔,很多信件都积压起来了,我变成了一个脆弱的布娃娃。”颂仪开了个玩笑想要把这事儿揭过去,但卡尔·路德维希似乎相信了,这令她心里多少有些罪恶感。

    “不要紧,你没事就好。”

    “听到你落水,我十分担心,现在你都好了吗?”

    “是的,几乎都好了。”颂仪有些保留地回答着。

    卡尔·路德维希却对此露出一个微笑,这位下巴尖尖的年轻人笑起来的时候就像是柳树吐芽,看上去有种梦幻的纯净感,同他在大厅里表现得一点毛糙还真不一样。

    “你没事就好。”

    卡尔·路德维希满足的叹了口气。

    “等你下次回去的时候,你可以拿出来看看,我给你带了很多好玩有趣的。你还没看,我讲给你听好吗?”

    “恩。”

    也许这位年轻的大公的确有一种让人不自觉入迷的魔力,不止是他的外表,更多的是他表现出的,一颗热诚的心。

    如果是从前的茜茜,颂仪想,那卢多微卡的打算几乎是完美的,他们会很合得来,但,她脚步迟疑了一下,心里沉甸甸的。

    “怎么了?”

    卡尔·路德维希注意到了颂仪停顿的步伐,他也停下来,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响起。

    他们抬眼望去。

    金发碧眼的男人正缓步走过来,年轻的奥地利皇帝穿着红白相间的军装制服,跟卡尔·路德维希靛青色的制服很像。

    兄弟俩的眉眼是有些相似的,但站在一起,却没有人会误会。

    当哥哥的人更为沉静,本应该略显轻浮的金发也表现得十分稳重,蓝眼睛是智慧的象征,而容貌更为优异的弟弟,在兄长的对比下,那闪闪发光的外表却似乎没有那么凸出了。

    “又到了接待宾客的时间?”卡尔·路德维希挑眉。

    “是的,一向如此。”弗兰茨说道。

    弗兰茨看向颂仪,然后又望向自己的弟弟,语气温和:“母亲让你带茜茜表妹回去,现在可起风了。”

    “我会的,陛下。”

    弗兰茨离开了,带着他的随身侍从。

    卡尔·路德维希看向颂仪:“风的确变大了,你还觉得不舒服吗?”

    “不会,我觉得现在回去我会跟高兴。”颂仪回答。

    他们回去之后,苏菲又对他们说了点别的。

    卡尔·路德维希似乎并不忙碌,他有充足的时间陪伴颂仪。

    这不应该是一个令人尴尬的时间段,但出人意料的,卡尔·路德维希是个学识十分渊博的人,就算是一副呆头呆脑的油画,他也能讲解得十分有趣。

    晚餐的时候,弗兰茨被人绊住了,那么自然的,陪伴两位表妹的任务就交给了年轻的大公。

    同之前的景象不一样,卡尔·路德维希毫不掩饰自己对颂仪的喜爱,他同海伦妮礼貌的交谈,但对颂仪却满怀热忱,而海伦妮是那么的理解,一点都不介怀,甚至十分体贴的拿出一个借口然后离开。

    再一次的,两个人独处的时间。

    在花园的小亭子里,颂仪穿得足够暖和,这下可没有风太大早点回家的借口了。

    “茜茜。”

    卡尔·路德维希几乎一直就是称呼颂仪为茜茜,他喊海伦妮为海伦表妹,而对茜茜,他就完全不避嫌,似乎更希望这份独特的喜爱能够让所有人都知道。

    “我……”

    “卡尔!”

    卡尔·路德维希的话语被人打断,他扭头看去,金发碧眼的年轻皇帝再一次出现,贴身侍卫在不远处站定,以至于,他们三个人像是形成了一个对弈的堡垒一样。

    “负责天气的森格勒没有告知你,现在空气是最不好的时候吗?你们可能会因为不干净的空气而咳嗽,那对肺可不好。”

    年轻的皇帝用一种温和的语调轻轻地责怪自己的弟弟,就像一个完美的兄长,完美的东道主一样,希望他的客人一切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