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我的鬼胎老公 > 第一百三十六章 焦头烂额的事情

第一百三十六章 焦头烂额的事情

作者:金子就是钞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着宗晟那么离开,我心里更慌了,不说别的,他要是真对兰兰下手了,出了什么事儿被人抓住证据的话,会被警察处理的。我怎么就在这个时候怀孕?就在这个时候动了胎气呢?这样我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在医院里躺着,还给他们添麻烦了。

    本来以为宗晟把那根针带走,我这就不会出问题了,但是事实上,在夜晚来临的时候,我还是能听到那个闹钟的声音,我不敢跟任何人说起,因为白天我就说那是我撒谎的,现在再说的话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闹钟依旧响着,那个女鬼却没有再出现,但是闹钟的声音还是让我很不安,我轻声对我妈说:“妈,我们明天转院吧。”

    “这医院还不好吗?转哪去?你这情况医生说是连床都不让下,怎么转院呢?”

    “转到妇幼去吧,妈,明天你问问情况,说不定能转呢。”

    这个晚上也没有再出什么事儿,我想是因为宗晟把那根针给带走的缘故吧。

    早上护士过来换床单的时候,我妈还是小心的扶着我坐起来。没有肚子疼的感觉我一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适。就觉得我妈现在是太夸张了。护士动作熟练快速的换着床单,但是我却看到那白色的床单上,一根小小的针,黑色的,在白色的床单上特别显眼。床单被护士这么一抖,那根针就落在了地面上。

    我蹲下身子捡起那根针,我妈就在那叫着:“你怎么蹲下来了?带着孩子你蹲着干嘛?”

    “没那么夸张。”我说着她叫得太大声了,我把那根针捏在手里,我妈也看了过来:“哪来的?”

    我惊了一下,这些事都没有告诉我妈,她也不相信我的话。我赶紧捏住了那根针,笑道:“没什么,一根草而已。”

    只是在我握紧那根针的时候,感觉那针扎到了我的手里。我不得不背过手,也松开了手上的力道,对我妈笑笑。

    我妈斜你眼睛瞪了我:“藏什么呢?铺好了床赶紧躺着。”

    在床上躺好我才看下我的手心,那根针感觉没有任何的异常,就是我的手心被扎出了一个小口子,在那溢出了一些血迹。也不知道这样有没有关系?这根针要怎么处理?我犹豫了一下,正好医生来查房,我赶紧提出的转院,不管怎样,反正我今天就是要走,我妈也劝了我,但我还是很坚持。

    医生感觉也很无奈,只能把我的情况归纳于孕期的情绪问题。

    查房过后,我妈被医生找到了办公室,我就赶紧给宗晟打电话。被这根针扎出血的事情,我不敢瞒着,电话很快就接听了,宗晟听我说这件事的时候,手机里传出了背景音,那是很多人说话的声音,很嘈杂。其中宗大宏的声音特别响亮,也能基本听清楚。他好像是在说:“就宗晟的小子这么闹,我们就等着下岗吧,那么危险的事情,到时候你们就去他们家里搬东西抵债,抵工资好了。”

    宗晟在手机里对我说道:“还记得夏兰兰捡到那包钱的事情吗?你现在就办转院,我让牛力帆开车去接你。你在隔壁病房找一个跟你一样保胎的孕妇,用那根针扎她一下,然后把针丢到她的床底下就走,走的时候别回头。能做到吗?”没有等我回答,宗晟那边又传来了宗大宏的声音:“有我在公司一天,就轮不到那小子当老大。他家爷爷把我放在他的项目,就是要我看着他的。老总出事了,我总不能看着公司被那小混蛋给我弄垮了吧!我在这公司里至少也算是元老了!”

    我的心里沉了下去,现在宗晟面对的困难,应该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严重吧。我帮不了他,也不能给他添麻烦不是。所以我马上应道:“我能做的。”

    “嗯,我这边还有事,你要是做不到再给我打电话。挂了。”

    手机里还能听到宗大宏的声音:“召集公司所有中层开会,我倒要看看,这小子还怎么把这公司当他自己的玩具了。”

    电话挂断之后,我才放下了手机,长长吐了口气。宗晟帮我处理了一根针,这根针就要我自己来处理,只是这个方法有点……害人。我的心狂跳着,当初来了兰兰那件事,我就大力的反对过,甚至还因为这件事跟宗晟吵过。我没想到这样的事情有一天发生在我的身上,我妈回到病房中对我说,她已经签了放弃治疗,还没好气的跟我说道:“优璇,要不你跟宗晟说一声,你看,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你这样叫转院,要是有个什么,他还不怨死我了。”

    “妈,我跟他说过了,一会会有人开车来接我们的。”从市医院到妇幼其实也没多远,我感觉好多了,在床上躺着的时候,也没有什么不适。走慢一些,不做什么体力活,应该就没事儿了,医生不都喜欢把病情往严重的说吗?

    我妈开始收拾的东西:“打完今天的针就能走,你说你们这些孩子都怎么回事儿呢?非要转院,万一有个什么,不是自己害的自己吗?”

    我妈的碎碎念我都当没听到,心里就一直在想着,我到底要不要下手?找谁下手?我要是真那么做那别人的孩子不就保不住了吗?为了自己的孩子,就这么去伤害别人的孩子,我是不是太自私了?为什么偏偏是我?医院妇产科那么多保胎的孕妇,为什么不是别人就是我呢?难道是因为我和宗晟的关系,我的体质的问题才让她找上我的吗?

    我心里急得快要哭出来了,这件事能让我去思考的时间很短。打吊针的时候我要躺在床上,打完针我就要离开,我还不能让我妈知道。捂在被子里,我低声呢喃着:“宗晟,我做不到,我做不到。”但是这样的话,我却没有真正给他打电话去跟他说。因为现在他已经不是从前那个轻松的暴发户二代了,而是变成了一个忙着到处扑火的救火员。那些事情已经够让他头疼的了,公司,矿山上的事,一件也不能耽误。这事我已经说能做到了,就不应该再去烦他。当初兰兰能做到,我也应该能做到。

    我在心中给自己鼓气着,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才知道自己太高估了自己。

    知道牛力帆过来问道:“宗优璇,你好端端的转院干嘛?”

    我妈已经去结帐了,这边也就只有我,病房里的人虽然多,但是别人也不会注意我们说什么。我低声说:“宗晟没跟你说吗?”我看着他今天穿的衣服都跟以往不太一样,“你是不是还有别的事?”

    “没事,就是给沈涵老妈订的酒店,她妈后天就到了,我就穿这身去接机,开你家男人的车。争取让她老妈用国外的帅哥呀,奢华的财富吸引她,把她弄出国去。这样最好了,最和平的解决。大家都平平安安的就行,你干嘛转院啊?”

    我拍拍旁边的小床,让他坐下来听我说话,等我说完这些事情,问道:“除了宗晟说的方法,就没有别的方法了吗?”

    “有,不过,我家记载的那些处理方法来看,应该做个法事,请出那个女鬼,完成她的遗愿,送她离开。”

    “她的遗愿,应该是让孩子活过来吧,这个我们也做不到。”

    “那就只有强势打散了。”

    “你能做这个法事吗?他虽然很可怜,但是我也不想害了别人的孩子。当妈的,都很自私,但是就算是别人的孩子流产了,那也是我造的业呀!”

    牛力帆看着我,夸张的说道:“你觉得我做得到?宗晟还差不多吧!”

    我长长的吐了口气,就宗晟现在面临的难题,我也不打算跟他说这个。“算了我做!夏兰兰能做到,我也一定能做到。”虽然这句话我说的挺有力的,但是一想着要去做,我的心就紧了起来,呼吸都跟着沉重了。

    牛力帆看着我这还没收拾好,而我妈也回来了,他低声对我说道:“那我先去帮你看看,有谁情况和你差不多吧。”

    我点点头,叹了口气现在感觉我的心一直在噗噗的加速着,呼吸也没有那么平稳了。

    就算我很紧张,很不希望去面对,时间还是一点点的过去了,该面对的还是要去面对。我妈在收拾东西的时候,我已经握着那根针站在病房门口,等着下手的机会。我没有想到,当初我义正言辞的指责兰兰的那件事,现在我自己却那么做了。我咬着唇,好像站的时间有点长,肚子里胀胀的,有坠下的感觉。

    牛力帆看着病房门边低声跟我说道:“就对面那间病房,有两个都是保胎的。我打听了一下他们的情况,那个穿着白色睡衣的女人,估计是保不住了。她是被自己老公打的,孩子已经5个多月了,说是在医院打了一个星期的吊针,下面都还见红。她老公在她住院以后,来医院看她的时候,都还打了她一次。就这种家庭的孩子生下来都是可怜的。就那个孩子吧,对他来说,说不定还是个解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