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我的鬼胎老公 > 引子

引子

作者:金子就是钞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很多年以前,听我们那老人家讲的一个故事,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我们这里,位于大西南,奇奇怪怪的事情,多的是。那件事就发生在我们这附近的一个小村子里,

    那小村子有矿产,一户人家包了当地的矿山,做了几年也发了财。他们家有个女儿,长得也听漂亮的。但是家里人都看得严,就想着以后给那女儿找个什么领导的嫁了。可是谁知道,那女儿在高二的时候,被老师送回家了。说是孩子怀孕了,就是不说是谁干的。

    一听这话,找个女孩子的爸爸就生气了,直接就就扇了两巴掌,让她妈妈去问,孩子是谁的。又指责老师说,在学校没看好孩子。老师也不示弱,也喊着,孩子都怀了七个多月了,这肚子都明显大起来了,你们做家长的难道就一点不知道?

    女孩的妈妈哭着拖着女孩进了房间,问她:“告诉妈,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你们要是真喜欢,我们就给你说去。”女孩妈觉得,事情已经这样了,还能怎么办。她之前也看到女儿胖起来,就是没往那方面去想。她女儿,她还不知道吗?说话都不敢大声说。

    女孩哭了,跟妈妈说:“我也不知何,我也不知道是谁的。我根本就没跟男人那个过。”

    再问几次,还是这个回答,她妈妈也气了直接几巴掌就打了过去。她妈妈没有往肚子里长肿瘤想,因为她拉开女儿衣服的时候,都能看到肚子下的孩子在翻身,供着肚皮一浪一浪的。当即就拉着孩子出门,说要去医院做手术。

    女孩懦弱,只是会哭,就这么让爸妈拉上了家里的那辆小车上。那年代,有小车的家庭,都是很厉害的了。在车子上,女孩坐在后排,一直看着车窗外面。她妈妈还在那骂着。从村子到县城的医院,要开车四十多分钟,也不算近。就是在这路上,出事了。女孩跳车了。

    那年头的车子,还没中控锁。开车门就能跳。突发的情况,让她爸妈都吓坏了。等车子停下来,找到女孩的时候,女孩身上已经一身的血,气都没了。

    照我们这的习俗,这种死在外面的,还是没结婚就死的。加上她这带着身子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都是尽快下葬,也不能回家什么的。丧事准备了一下,在第二天早上就匆匆下葬了。

    孩子葬下去,孩子妈妈就懵了。他们就这么一个孩子,怎么说没就没了呢?就算之前在气愤,现在孩子都没了,她也不知道该想些什么才好。总觉得心里疙瘩着,还想女儿不应该就这么葬了,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呢。

    想不过,到了晚上,她就自己那这锄头去了女儿的坟边去扒坟。她就是觉得一定会出什么大事,这坟必须扒了。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是要这么做。

    她扒坟的时候,她家男人就在旁边劝着。“孩子都死了,死干净了,你这是干嘛?”

    他们家叔叔说:“婶子啊,你就让孩子好好去吧。有你这么扒自己孩子坟的吗?”

    他们家伯伯说:“婶子,这孩子之前就不干净,死了事情就过去了,别扒出来丢我们家脸!”

    孩子妈妈不肯,谁劝也没用,她就是要扒坟。之后她跟人说,那时候,她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觉得,她不扒坟来看看,她就要跟着女儿去了。

    坟扒开来,棺材里传出了哭声来,在场的人都惊住了。有活的,是条命啊。谁还管这么多,赶紧开棺材吧。

    棺材一打开,那女孩子双腿间鼓着一大块,她妈妈拉下裤子一看,孩子竟然生下来了,还是活的!棺材子!

    家里那几个男人就商量了,有人说盖棺,就当大家都没看到。棺材子,不吉利啊!也有人说好歹一条命,都看到了,还是活的,这么盖棺不是杀了孩子吗?是杀人嘞!

    男人们还在议论着,女人已经抱了孩子,脱衣服来包着,一声不吭就往家里走。家里的男人们发现了,追过去说这个孩子不能抱回家,不吉利什么的。

    女人就哭着嚎:“我闺女没了。我唯一的闺女都没了。我现在就这么一个孙子,我不管什么吉不吉利的,我就要我孙子!你们谁要赶拦着,我就当着你们的面,抱着这个孩子,一起撞死在我女儿棺材板上了。”

    这一来,没人敢拦着女人的路,只能看着女人把孩子抱回家。这边闺女的坟,也重新盖上了。

    这个孩子的事情,在第二天就传遍了整个村子了。第二天晚上,就有村里人来他们家里说话了。有说,这个的死人生的孩子,以后村里人跟着遭殃的,不能要。也有人说,这个是鬼胎,在村里养着,这是招鬼的,不能要。更有人说,他们家是要害死整条村子的人。

    最后就连村委会的人都来说,说大家商量了一下,说孩子的活的抱回来的,也不能怎么着了。那就送出去给别人养着吧,别养在村里就行。

    那女人也不是好欺负的,就那句话,想要孩子死,没门,她就先跟谁杠上了。她闺女没了,以后就靠这个孙子了,这就是她以后的命!

    他们家男人来劝一样没办法。三天之后,矛盾激化到有村民扛着锄头来他们家堵门口,把他们家的矿山也堵了,说这个孩子绝对不能留在村里。

    村长也怕闹出大事来,而且这事闹了三天,镇里县里都有警察来了,就怕打死人。但是镇里县里是不信鬼的,他们能做的就是不让村民打群架而已。也不能说决定孩子的未来。村长找来了隔壁县的一个老先生,让老先生来看看,说尽量想办法别出事就好。

    那老先生来了,一身灰色的棉布对襟衣,背着个布包。脚上的鞋很特别,也没人知道那叫什么,只是有人说那是专门给道士穿的鞋子,一般人是不能穿的。

    村里的代表和几个警察一起进了那户人家,那刚成为外婆的女人抱着孩子谨慎地看着人,一副你们敢怎么样,我就带孩子死在这里的表情。

    先生很和蔼,上前看看孩子,第一句话就是:“这个孩子,很健康,是个聪明伶俐的样子。”这句话让那个女人放松了警惕,把孩子稍稍往先生那边让了让。

    先生摸摸孩子,说那是个鬼胎,姑娘估计是被鬼害了。又是棺材子,养着也没什么。新闻里也有过棺材子的新闻,也没见着人家长大了就怎么样的。只是鬼胎多半凶残嗜血,天生就是阴阳眼。以后长大了,也没几个有好人生的。

    女人抱着孩子就跪下了,哭着求先生给想个法子。她现在唯一的依靠就是这个孩子了。要是这个孩子没了,他们家的矿山,做得再大,也是叔叔伯伯的。女人还说了很多,在那个年代的农村里,没个男孩都会被人瞧不起。要是连个孩子都没有,不用想了,做再多钱出来,那也是帮侄子什么的攒钱的。那些侄子还不见得就对你们好,分钱不公平还有得闹。感觉这户人就是他们这些侄子的奴隶一样。这种事,在农村见多了。女人这才死抱孩子不放手的。

    先生看着女人可怜,这个孩子也可怜。就说,要是一年之后,孩子还能好好活着,他就能帮孩子。现在是时机不到,他也做不了什么。

    先生是村长叫来的,村长自然是站在先生这边的。就当众宣布了,这个孩子就养在村里一年了,要是这一年这孩子都没什么事,明天先生再来化解,谁都不准有意见了。但是这一年要是孩子怎么着了,女人也别怪村里。

    事情这么解决看着也挺好的,毕竟警察在,村长也这么说,不好又能怎么样?大家都散了。

    在这一年里,他们村子闹了大旱,大家都说是因为鬼胎出生的原因。他们家做矿山有点钱,就给村里用水罐车拉水,还修了路。

    这些事,村民都没意见,反正他们家解决问题了。但是家里的侄子就不乐意了,说那家人是在花应该给他们的钱,还是花了那么多。感觉他们那几个侄子就已经继承了这家人的矿山一样。

    孩子一点点长大,终于还是出点事了。有人说,看到这个*个月的小娃娃,在院子里爬着追小鸡,追上了就手抓,屁股坐,直接把小鸡弄死。有人说看到这个一岁的小娃娃手里拿着水果刀,砍着舅舅的摩托车轮子。

    当外婆的很凶,谁要是说孩子,她就骂。虽然大家都知道是孩子的错,但是她就是骂,不分青红皂白的。没理可讲。大家都当她是死了闺女,神经质了。

    一年总算过去了,外婆强势的要求外公给办了二十桌的周岁酒。还请了那个老先生来。虽然大家都不喜欢这个外婆,也不喜欢这个孩子,但是都来了。这关系到孩子是不是会继续在他们村里生活下去。

    老先生再来,外婆就大方的把穿着大红带着福字小褂的孩子递到了老先生是怀里,问老先生现在怎么办,能帮孩子化解吗?老先生抱着孩子,就是笑着,也没说怎么化解,而是让孩子抓周。

    家里人准备的是鸡腿,算盘,铅笔,本子,玩具枪什么的。那老先生把一只小毛笔也放上去了。孩子扶着小桌子颤巍巍站着,看着那么多的东西,直接伸手就抓了老先生的那只毛笔。

    老先生笑了,让孩子外公开席吧,然后就让外婆跟他到里屋说话。里屋没人,老先生跟外婆说了一会就出来吃饭了。

    周岁宴的第二天,外婆就带着孩子去了同村一户女娃刚满月的人家,给了女娃一个大红包,抱着女娃给自己孙子看看,还小声嘀咕着:“晟晟,来看看,这就是你媳妇了。以后好好对你媳妇。”

    她还用手指头点点女娃的嘴角。女娃还以为是有吃的,张着嘴,就去找奶头,直接吸了外婆的手指头。一旁的女娃妈妈也不是很待见这个鬼胎和鬼胎的外婆,只是因为他们家是村里最有钱的,还有矿山,不敢得罪,也只能笑着说道:“婶子,别让孩子吸手指啊,她饿了,我喂去。”

    女娃妈妈赶紧抱过了孩子,往里屋走去。

    这个外婆在这一年来,村里人看着都快成神经病的那种了,遇点小事就骂。女娃妈妈本来还以为这回又要听难听的话了。但是却听着那外婆说道:“去吧,去吧,别让孩子饿着,养得白白胖胖的。奶水够不够,我明天送点奶粉过来吧。外国奶粉,我可以托人买到呢。”

    女娃妈妈讪讪笑着,她也没当真,只是没想到,这个鬼胎外婆真的去买了很贵的奶粉回来。还不止这样,她还经常带着他们家鬼胎晟晟来女娃家里玩,在女娃身上花钱从来不含糊的。

    只是谁也不知道,那天在里屋里,那个老先生让晟晟外婆带晟晟去这女娃家,想办法让女娃吸到晟晟的血。鬼胎的血,阴邪。但是那女娃八字能克制住晟晟。这晟晟是鬼胎,是棺材子,出生的时辰还是在阴阳混乱的子时。他注定是有逆天本事的。让想让他过正常人的生活,就要找个能克制住他的。这就好像晟晟的一把利剑,他需要一把剑鞘。而这个刚满月就吸了晟晟血的女娃,就是他的剑鞘。

    在那之后,晟晟果然没有在发生什么动刀子的事情来。

    晟晟七岁那年,本来应该读一年级了的,但是老先生来把晟晟带走了。那外婆也没说什么。只是一如既往地对那女娃好,隔三差五地给女娃买东西。还帮他们家建了新房子。这个女娃是他们家晟晟的媳妇这件事,她也没瞒着。村里人都知道她这个念头。女娃家听到这话,也不高兴,但是看着家里建的新房子,一分钱没花,就这么送给他们家了,也就没在说什么。

    十几年的时间里,晟晟没有再这村子里再出现过,那女娃也长大了,在外面读书了。她读大学的钱,都还是晟晟外婆出的。就算女娃自己不乐意当那个鬼胎的媳妇,但是靠着他们家,她这个学霸,就是一辈子努力也没钱读那么好的大学。

    晟晟他外公,从十几年前的矿山老板,变成了现在房地产的集团的老总了。矿山总有挖完的时候,他外公有眼光的,把钱全买了地皮,几年之后,就赚翻了。带着大笔资金,都开始进军城市里的房地产行业了。虽然也就两个楼盘,不算太有钱,但是也还过得去。

    晟晟外婆总说,她要给晟晟赚多点钱存着,好娶了女娃。那女娃从她妈那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是没好气地说:“哼!谁知道他们家晟晟这么多年在外面还会不会回来啊?最好一辈子别出现。”

    ps:引子可以是独立单篇。正文女主第一人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