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重生校园:天才阴阳师 > 21.第21章 战栗吧!

21.第21章 战栗吧!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人在将死之际,会想到什么呢?

    梁秋秋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大脑一片空白。

    医务室的窗外,黑压压的一大群怨灵,都被这阴阳师外露的灵力所吸引过来。在普通人的眼里,这里还只是一个普通的教学楼,可是开了鬼瞳人才会看到,被成千上百的怨灵所包围的环境,是多么恐怖!

    牧九星的正前方,是玻璃裂掉的窗户,外面那群面貌丑陋的怨灵们争先恐过后的想要进来,梁秋秋骨戒上面的光芒一点一点变得黯淡——她一直支撑着这个结界,很快,就撑不住了。

    “小星星。”

    梁秋秋惨白如纸的脸上,汗水大滴滑落,她轻轻喘气,嗓子发干,琉璃般的眼瞳带有淡淡的酸楚。

    牧九星低下头,注视着她。

    不再像以前那般惊恐无助,而是很平静,很安静,看着她,等待她的遗言。

    女孩将那张黯淡无光的卡牌从腰侧掏出,她看着上面的金色星星,竟然有种想哭的感觉。

    这是她昨天夜里才刚刚签下的契约灵,没想到,缘分这么浅。

    她将卡牌往前推了一下,额头抵住手臂,绝望的闭上眼。

    “逃吧!”

    她不可能离开这里了,但至少,这个还在寻找身体的小家伙可以离开!有她做诱饵,外面那些庞然大物不可能对一个小小的虚灵感兴趣,所以——他还有机会活命!

    梁秋秋的表情已经没有太大的波动,哀莫大于心死,她已经不对明天抱有任何期望,百鬼出行,一个耗尽了全部灵力的小小阴阳师,还能做什么?

    牧九星没有动。

    梁秋秋的指尖触碰到额头,她手里紧紧攥着的冥石渐渐升空,朝着牧九星的方向飞去。

    冰蓝色的结界几乎变得透明,整个医务室仿佛摇摇欲坠,那些怨灵们贪婪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小女孩,她的生命在慢慢消逝,不用几秒,结界就会破碎!

    那紫色的冥石停在了小鬼的面前。

    起初只是淡淡的光芒,却随着灵魂碎片逐步聚集的时候,光芒愈来愈重。

    牧九星陶瓷一般的脸蛋没有任何表情,他注视着面前的冥石,可以感觉到失去的下半身正在慢慢凝聚。

    梁秋秋轻轻地眨了眨眼睛,她没有看到那一幕,可是她知道,这小家伙的身体应该已经恢复了。

    呼,好累。

    过往的那些零碎记忆都从脑海里一一闪过,也许人在快死的时候,都会这个样子吧?

    短短的几日,居然死了两回,真讽刺。

    梁秋秋甚至觉得,她重生到十三岁的这几天,只是一场梦。

    女孩的呼吸渐渐弱了下去。

    在那群冲破结界的那一瞬间,梁秋秋陷入了深深地死眠中,也许,再也没法醒来。

    ***

    小镇的夏天,微风习习,绿荫草地上有许多欢快奔跑的身影,天真无邪的孩子们自由自在的享受着放学时光。

    场边站着一名年轻的男人,他穿着黑色的运动衫,注视着天边火红的夕阳。

    在他背后不远处的教学楼里,有一道属于阴阳师的灵力正在慢慢消逝,身为初代阴阳师,他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男人的五官很普通,略厚的嘴唇微微勾起,像是在微笑。

    手机铃响,他接起。

    “执事长,事情全部办妥了,秋秋小姐必死无疑。”

    “她现在?……应该正在被怨灵吞噬,等一个小时后,我会去收尸,您放心吧。”

    “……是的,夏医生已经死了,关于她的弟弟……是,我明白了。”

    挂掉电话,他站在绿茵场边伸了个懒腰,朝着远处的教学楼走去。

    密密麻麻的怨灵们,看上去真的很恐怖,虽然他有着初代阴阳师的实力,却也不敢直接去招惹它们。

    谨慎起见,还是等待着救兵到来,之后再驱逐怨灵比较安全。

    ***

    狭小的医务室里,只能进入几只怨灵,更多的是在窗外徘徊。

    梁秋秋已经失去了知觉。

    可是她娇小的身体里,总是散发着让怨灵们垂涎三尺的气味,以至于半空中那个小鬼,让它们不约而同的忽视。

    女孩身前的卡牌静静地躺在地上,符咒上的金星毫无光芒,就如同它的主人一样,没有一丝生存的希望。

    牧九星面色苍白,眼眸却染上一层薄薄的怒意。

    他小小的身板里有一股力量不断地向外扩散,那些不停地争执想要独占梁秋秋的怨灵们,逐个安静下来。

    不知不觉中,整个医务室充满了压迫感。

    明明他什么也没做,可不知为何,却让屋内的几只怨灵不由自主的战栗,它们惊恐的抬起头,看着那漂浮在半空中的虚灵。

    牧九星的眸色愈发深沉。

    他一言不发,却让这些怨灵步步后退,俨然忘记他只是一个小小虚灵!

    “你……你这家伙……”其中一个怨灵哆嗦着,也只说出了这几个字。当他还想再说的时候,发现那个小鬼正在看着自己,就吓得再也不敢吱声。

    房间里挂着的吊灯慢慢摇摆,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声。

    窗台枯萎的绿萝只剩下一个花盆,孤独的躺在夕阳的余晖中。

    狂风骤起。

    牧九星单薄的衣衫别风拉扯着,他缓缓地落到了地面上。

    每向前一步,那些怨灵就后退一步,直至墙角边缘。

    他的右手臂向前伸直,拳头紧握,表情阴辣。他轻轻地张开嘴,一个单音从口中发出,怨灵几乎是立马就抱头求饶——这似乎是本能!

    可是,医务室很安静,什么也没发生。

    停顿了几秒后,牧九星颓废似的低下头,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奇怪,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做这个动作,要说那个字。

    他只知道脑海中有很奇怪的画面,似乎有一股力量带领着他,这样去做。

    好像这样做,就可以打败怨灵。

    然而事实证明,他,失败了……

    梁秋秋就躺在自己脚边,他低着头,看着女孩苍白的脸颊,还有微蹙的眉头。

    忽的,就觉得心疼了。

    他们只是萍水相逢,很多事情他都不懂,但至少有一点他知道,梁秋秋之所以会招惹这个怨灵,是为了帮自己修复身体!

    哪怕是到了最后一秒,她还惦记着自己,她生命中最后的两个字,居然是——“逃吧!”

    牧九星咬住嘴唇。

    刚才身上所散发出的阴鸷气息似乎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还是他,那个弱不禁风、不堪一击的虚灵。

    原本被他强大的气场所震慑住的怨灵们,在感觉不到那股气息后,又慢慢的抬起了头。它们等待了几秒,发现,那股气息似乎完全不见了!

    怨灵双目发红。

    它们怒了!

    这小家伙,气场摆了个十足十,没想到竟只是吓唬它们!

    牧九星蓦地蹲下身,想要将梁秋秋抱起来,但是现在的他比梁秋秋还要矮一点,怎么可能抱得动?

    就在怨灵即将扑上来的那一刻,有一道光芒出现眼前,他下意识的用手背遮住双目,透过指缝,隐隐约约可以有两个人站在他面前。

    光芒消退后,这两个人一起跪了下来,恭敬道:“参见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