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祭炼山河 > 第1529章 紧急军奏

第1529章 紧急军奏

作者:食堂包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地底空间一片死寂,罪民首领们心神煎熬,满脸惊悸、恐惧。他们不知道,将会迎来怎样的惩罚,但毫无疑问,如果金吾将要杀人……他们所有人,就都要死!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就在他们心神濒临崩溃,再难继续承受时,秦宇突然开口。

    眼珠蓦地瞪大,流露出难以置信,接着所有罪民首领,皆生出死里逃生的狂喜。

    “多谢将军,我等知错了,日后绝不再犯!”

    “将军宽宏海量,远非我等可比!”

    “属下发誓,日后必誓死效忠将军,甘为您赴刀山火海!”

    连连磕头,口号响亮,可谓言辞恳切,句句都是真心。

    秦宇嘴角噙着一丝冷笑,这些话听听就好,只要他足够强大,这些地底罪民就不敢有小动作。

    反之,也是亦然。

    “本将会在地底,闭关修炼一段时间,你们传信出去,让百溯真圣暂时主持矿洞事务。”

    关于罢工,关于矿石出产,秦宇并未多说,他相信眼前这几个罪民首领,只要不是想找死,就知道该怎么做。

    “是,将军!”

    罪民首领们齐齐躬身。

    脚步声响起,又逐渐远去,等到消失许久后,两头三臂、肉山等罪民首领,才擦了擦冷汗,缓缓起身。

    呼——

    众人长出口气,彼此对视一眼,脸上露出苦笑。

    所谓心情就似过山车,转眼大起又大落……简直就是对他们现今经历,最完美的形容。

    金吾将,居然活着出来了!

    不仅如此,他给人的感觉,比之前更加可怕。

    具体可怕在哪里,却又说不出来,只觉得他整个人,越发的高深莫测。

    突然间,黑暗中一名罪名首领,猛地倒吸冷气,“糟了!”

    众人吓一跳,急忙看向他。

    此人擦了擦冷汗,“诸位,我们好像忘了一件事……”

    他抬手,向上指了指。

    两头三臂、肉山等罪民首领,马上明白过来,脸色蓦地一变,露出惊恐之意。

    他们先前,只当金吾将已死,便将他的“死讯”传了出去。

    想必,一定会在地面,掀起一番震荡。

    地底的罪民们,与地面上的镇守边军,打了无数年交道,彼此间熟悉至极。

    金吾将悍然击杀黑鳞,才夺取到了,对矿洞的实际掌控权。

    他身死后,那些半人蛮镇守边军,必定会反噬、报复……万一,因为这件事情,导致金吾将身边亲信、家眷被杀……

    嘶——

    罪民首领们同时倒吸冷气!

    免死的机会,他们已经用了,如果再出岔子……他们毫不怀疑,金吾将有把他们,全部清洗掉的魄力。

    “快!马上传信地面!”大头嘴唇在抖,希望那些蠢货,还没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

    至于秦宇,他只留下一句,将在地底闭关,便直接离去。根本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自然也就不可能,将此事告诉他。

    ……

    矿洞。

    针对蛮族诅咒,边军做过很多尝试,虽没有彻底化解之法,但付出一些代价,还是能够短暂隔绝。

    江城子带领一百亲卫,面沉如水进入矿洞区域,这位边军老将一生经历战场厮杀无数,此刻心有不善周身煞气升腾,一向自诩凶恶的半人蛮驻守边军,也面露惊惧之意。

    一路不停,他直接闯入矿洞镇守司,此地名义上的,最高权利机构。

    蛇女初掌大权,正是沉迷其中的时候,一刻也不愿舍弃。她此时,恰好在镇守司内,继续调教几个,刚刚臣服于她的半人蛮强者。

    听到边军大营来人消息,蛇女心头一惊,急忙带人出来迎接。

    就在镇守司大门外,双方遭遇到一起。

    看到江城子,蛇女脸色一变,不敢流露丝毫媚态,直接上前恭敬行礼,“参见江老将军!”

    西疆边军大营中,排序第四的军方大将,居然亲自来到矿洞,甚至犯险闯入到这里。

    出事了!

    一定是出事了!

    蛇女马上想到,死在地底的金吾将,背后渗出冷汗。

    可是,她非常想不通,所有得来的消息,都明确的表示,边军大营对金吾将的排斥跟敌意。

    否则,他如此尊贵的身份,根本不可能,被打发来镇守矿洞。

    一众半人蛮强者,脸色同样大变,齐齐跪伏在地。

    虽说,矿洞是边缘之地,几乎被边军大营隔绝、遗弃。

    但只要边军中的大人物们愿意,随时都能够,也有足够的实力,将矿洞上下一扫而空!

    而江城子,绝对有这样的资格。

    “跟随金吾将,前来矿洞的随行者,现今可还安好?”江城子沉声低喝。

    蛇女心头一松,急忙点头,“回禀老将军,百溯参赞及肉肉小姐,如今都安然无恙,正在洞府休息。”

    她暗暗庆幸,好在百溯他们,直接表明了身份,否则的话,她肯定要有大麻烦!

    江城子心头微松,百溯真圣还活着,这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虽说他在此地,滞留了太久,恐怕已被诅咒力量侵蚀。

    但活着总比死掉好!

    江城子的眼神,落到蛇女身上,这位边军老将外表苍老,可一双眼眸却似利箭,可将人内外贯穿。

    “你是蛇媚?是你传信大营,上禀金吾将身死之事?”

    蛇女本能中生出不安,她犹豫了一下,道:“老将军,我是蛇媚,关于金吾将大人身死之事,属下无力劝阻……”

    一边说,一边察言观色,她念头快速转动,试图找到不安源头。

    江城子冷笑一声,直接将她打断,“来人,将蛇媚拿下!”

    他身后,数名亲卫呼啸冲出。

    “老将军!”

    蛇媚尖叫,瞪大眼珠中,露出难以置信。

    抓她干什么?

    金吾将是自己,主动去了地底,即便死在里面,也是他咎由自取。

    看着冲来的亲卫,感受到他们眼中,冰冷的寒意。

    蛇媚心神被恐惧笼罩……他们,要杀我!

    “啊!”

    大叫一声,她转身就逃。

    江城子眼底,闪过一丝冷酷,抬手一拳打出。

    这位边军老将,一向给人一种,极其老迈的感觉。

    且极少在人前动手,以至于很多人,都并不清楚,他所拥有的实力。

    此刻,一拳向前轰落,便似山岳倾倒,刹那横压而至。

    并非主宰,可这一拳中,融合了他军中无尽杀戮,所凝聚的恐怖煞气,威力丝毫不差。

    嘭——

    逃出一段距离的蛇女,惨叫戛然而止,其身躯被直接打碎,只有一颗头颅“咕噜噜”滚落在地。

    瞪大眼珠中,充满了恐惧与深深的不解……直至死去,她都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杀掉。

    江城子收拳,眼神扫过瑟瑟颤抖半人蛮,寒声道:“矿洞守将蛇媚,阴谋暗害金吾将,今日受审意图逃窜,被本将当场击杀!此事,你等可有参与?”

    金吾将的死,是蛇媚的阴谋?这骚-浪蹄子,居然有这种手段?

    众半人蛮心头,虽然觉得古怪,但见江城子并没有,迁怒到他们的意思,哪里还敢犹豫。

    “老将军,这一切都是蛇媚一人所为!”

    “我等被她淫威逼迫,根本毫不知情!”

    “还请老将军明察!”

    江城子挥手,亲卫上前,收起蛇媚头颅。

    此人行礼,没有丝毫停顿,转身直奔大营而去。

    帅帐中,还在等这颗头颅,与武帅的军奏一起送往帝都。

    金吾将身死地底,作为边军大帅,武通天当然要做出解释,并给帝都一个结果。

    这件事,至此便算告一段落。

    即便陛下心中不满,可听闻近来,帝都中并不安稳。

    再加上军方的意志,一向独立且强硬,倒也并不是,太过畏惧帝族的压制。

    最大的可能,应该是陛下,默认这个结果。

    江城子吸气,按下心中念头,“召百溯参赞前来!”

    这位承天王的侄儿,他要尽快带走。

    至于如何,修复与承天王之间的关系,他也感到头疼。

    “是,老将军!”

    很快,百溯真圣匆匆赶来,看到江城子眼神一亮,恭敬行礼,“侄儿拜见江叔叔!”

    此地没有外人,他当然选择,更加亲近的称呼。

    想到进入边军来,所受到的冷落、压制,之后-进入矿洞,又连番受到了惊吓。

    百溯真圣情绪起伏,一时红了眼眸。

    江城子只当是,他想到自己悲惨经历,心头生出愧疚,“百溯,这件事情,确是本将思虑不周,让你受委屈了。”

    深吸口气,接着吐出,“你放心,本将今日来,就是要将你带走。蛮族诅咒虽可怕,但未必就没办法,能够将其祛除。”

    百溯真圣擦了擦眼角,拱手行礼,“多谢江叔叔,侄儿暂时没事,我要在这里,等金吾将出来。”

    “嗯,金吾将身死地底,谁都没想到……”江城子眉头一皱,转身看过来,他花白眉毛轻轻抖动。

    迎着他的眼神,百溯真圣回过神来,微笑给他一个很肯定的点头,“江叔叔没听错,我家将军还活着,矿洞这些半人蛮闹了乌龙!”

    他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这群混蛋,等到金吾将出来,肯定要倒大霉,他此时还不知道,蛇媚被杀之事。

    江城子:……

    金吾将宁秦还没死!

    如果这是真的,矿洞这些人算什么?边军大营才是真的,闹了天大的乌龙跟笑话。

    “百溯贤侄此言当真?你有办法,能确定金吾将的生死?”

    百溯真圣摇头,接着想到了,如今就在府邸后宅,那位表面上柔柔弱弱的小姑娘。

    嘶——

    一丝寒意,蓦地自心底涌出,突然就觉得,正有一道似笑非笑的眼神,将他笼罩在内。

    身体抖了一下,他脸色微白,勉强挤出笑容,“江叔叔不要问了,但我可以保证,金吾将的确还活着。”

    对肉肉姑娘的话,他确信不疑。

    废话,换你亲身跟她接触下,你也会相信。

    那滋味,简直可怕至极!

    金吾将横压魔宗,抢了她到身边,恐怕自己也不知道,究竟请回了何等恐怖的存在。

    江城子看了眼百溯真圣,能察觉到他的隐惧、不安,皱了皱眉没再多问。

    他倒是不知,自己无意间,躲过了一场麻烦。

    因为,后宅那位小姑娘,此时真的正看着这里,他若再问下去,就别想轻松离开了。

    坐在椅子上,江城子沉吟不语。

    最初得到消息,震动下他有些失态,如今恢复冷静,便开始认真审视这件事情。

    算着时间,蛇媚的人头,应该还未抵达大营。

    也就是说,帅帐中的军奏,还未送往帝都。

    江城子如果愿意,是有办法,阻止这件事情的。

    但……为什么要阻止呢?稍微将事情压一压,坐壁上观,未尝不是更好的选择。

    想到这里,江城子看了一眼百溯真圣,“百溯贤侄,今日的话,你从未对本将提及……金吾将,的确死在了地底。”

    百溯真圣目光微闪,就反应过来,江城子是在谋算什么。

    具体虽不知,想想到边军大营,一直来排挤、压制的态度,他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躬身行礼,“江叔叔说的对,我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不知道。”

    ……

    西荒帝都。

    军部!

    西疆边军与西蛮战事激烈,举国上下瞩目。

    来自边军大营,帅帐中的紧急军报,自然无人敢耽搁半点,签字画押取出后,以最快速度送入帝宫!

    捧着军奏,与放在一起的木盒,军部传递修行者,额头遍布细密汗珠。

    他在军部就职多年,负责军奏入宫事宜,类似事情也经历过——这木盒里,装的怕是人头!

    前线军方大帅,先斩后奏入宫,肯定是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再想到,平日里听到的,一些风言风语,他脸色越发苍白。

    金吾将宁秦入西疆边军,陛下布局军中,意图不言而喻。

    若与今日军奏有关……这,恐怕一个不慎,就将引发皇权与军权之间的冲突。

    如此波澜,便只是分毫之力,若波及到他,怕也是要粉身碎骨!

    入帝宫,一路不停直抵上书房,殿内走出的宦官,双手将军奏及木盒接走。

    军部修行者脚下一软,差点瘫倒在地,宦官看了一眼,他此刻狼狈模样,又看了眼木盒,眼神变得凝重。

    匆匆转身进殿,宦官跪伏在地双手高举,“陛下,西疆边军大营,帅帐紧急军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