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在RPG里开旅馆的勇者 > 第84章 捕获一只迷糊天使

第84章 捕获一只迷糊天使

800小说网 www.800txt.net,最快更新在RPG里开旅馆的勇者最新章节!

    第三座结晶塔在影像结束时毫无悬念地分崩离析,支离破碎的碎片如前两次一样闪烁着粉色的光纷扬坠落,我下意识托起一片看它溶在掌心,耳边又回荡起翠西亚父亲最后的喃喃细语。

    上上辈子的“我”并没有多少关于“父亲”这个概念的印象,他在“我”的记忆中是一个只有模糊背影的男人,每日早出晚归,平时也寡言少语,因此在看到翠西亚的父亲所做的应对时我多少有些感慨。

    这么多愁善感可不像我,我拍拍手心扫走心头的沉重,偏过头把第三座结晶塔幻境中发生的一切告诉了凯恩,凯恩低垂眉目似乎也陷入了什么回忆当中。

    我趁这间隙摊开地图研究第四座结晶塔的最近走法,忽然听见了一串轻微的啜泣声,我刷地抬头看向凯恩,他亦略疑惑地侧目回应我的目光,晶亮的双眼边并无泪水划过的痕迹——凯恩怎么可能会哭,我真是想多了。

    不对,那到底是谁在哭?

    “凯恩……你有没有听到哭声?”我背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在这个阴森的洞窟里响起诡异的哭声可不是什么好事,受这道哭声牵引,许多版本的鬼故事挨个手拉手排着队闪现在我心头,眼前那叫一个群魔乱舞。

    我毛骨悚然地紧了紧法师袍本就严密的领口。

    “呜呜呜……是、是我……”体内的亡灵a戳出来回道,“真是伟大的父爱啊,翠西亚的父亲爱得真是太深沉了,呜呜……”

    “呵呵。”布莱恩在一边怪声怪气地冷笑,好像亡灵a说了什么很可笑的话。

    我呵斥亡灵a闭嘴,竖起耳朵又仔细听了听,寒毛直竖地否决他:“不,不是你。”

    凯恩也沉着脸托住了下巴:“好像是……”

    哭声忽近忽远,间或混有什么东西的扑簌声。

    我们对视一眼,齐齐望向某个方向异口同声地说:“是那边!”

    两人一起沿着石壁奔跑,拐过几个拐角还兼带处理了几只小怪后总算看清了啼哭者的真面目。

    我一时有点发晕,该说是踏破铁鞋无觅处还是什么呢,这位双手掩面金发赤足的天使小姐……和在旅馆的天堂主题活动上对我微笑的是同一只。

    只见她边哭边扑腾着羽翼在原地四处打转,白金相交的整体和水之洞窟黢黑的画风格格不入,她的身上泛着柔和而神圣的白光,把洞窟四壁照得雪白如昼,同时也映衬得我们手里的两支火把黯然失色。

    我揽过凯恩的脖子和他交待了几句,整了整外表搓着手(这么做后又被凯恩瞪了一眼)向天使小姐走去。

    天使小姐正沉溺于个人世界中嘤嘤哭泣,丝毫没注意到越靠越近的我和凯恩,我俩一左一右掰开她的手腕,在天使小姐反应过来前制住了她。

    “你你你你你们是什么人!”天使扑扇着双翼花颜失色地挣扎着,白色鸟毛不要钱似的乱飘,估计是看挣扎一番无果,她扁着嘴双唇一动,一副要念法咒轰人的架势。

    我朝凯恩使了个眼色,凯恩拿出升级版屏障之石张开足以笼罩我们两人的中型屏障,此时天使刚好念完了光明法术的咒语,刺眼的强光以摧枯拉朽之势覆盖到洞窟中的每一个角落,贴近脸颊的屏障上传来焦灼的炙热,和天使手腕接触的地方甚至发出人肉被烤熟的滋滋声来,我和凯恩俱是身形一震闷哼一声,即使有屏障隔离血条仍疯了般持续狂掉,我忍着剧痛低头一瞧,我俩的手被烧焦了一部分,露出鲜红的皮肉,一溜儿青烟自乌黑泛红的烧焦处腾腾升起。

    天使的光明法术发动了足足三十多秒才消势,使用完这个杀伤力巨大的法术后她收起双翼瘫软地滑了下去,两扇翅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缩小,最终缩回她的背部消失不见,凯恩忙用另一只没受伤的手挽住差点伏在我俩脚下的她,等凯恩把脱力的天使扶到墙边坐下后我翻出几瓶药水喂给凯恩,补满凯恩流失的血条后我才打开勇者大礼包中的医药箱处理自己的伤口。

    为防天使逃跑我才出此下计,没想到竟是失策了,她的外貌太过人畜无害以至于我低估了这个小天使的实力,刚才她那道“咿呀轰”可谓是威力无穷,如果我和凯恩不是勇者而是暗属性的魔物,怕是早就被汹涌而至的光元素净化得渣都不剩见地狱三头犬去了。

    ——吃一堑长一智,我决定日后遇到光明系的生物管他三七二十一先张开两个屏障再上去搭话。

    天使小姐昏迷了半个小时才悠悠醒转,我想这个技能她掌握得并不是很熟练,而且她的身体素质也远远未够使用技能的下限,对于把她逼得使出了几乎是压箱底的绝技这点我深表愧疚,我发誓当时抓住她真的只是怕她逃跑而已,毕竟人家会飞,我们只有两条腿。

    天使一醒来就对上我和凯恩的脸,吓得一张口又要吐咒语,我一手捂住她的嘴,天使唔唔叫唤,我虎着脸道:“答应我不准再使用那个法术。”

    天使皱着脸吚吚呜呜。

    “你不点头我不放,我不但不放,我还要把你丢下万蛇窟喂岩窟蛇。”我威胁道,“说得出做得到。”

    天使小脸惨白,使劲儿上下点头。

    我挤出一丝笑:“这才对嘛。”说着松开手心有余悸地喘出一口气。

    甩了甩手,转头见凯恩眨着眼定定地看我:“阿尔,你……”他欲言又止。

    我用口型回复他:“没错我就是这么坏。”

    我不吓她万一她再给我们来第二次怎么办,那我俩就真的要变烤全人了。

    吓人的活儿我干,剩下安抚人的工作我就全权交给凯恩去做了,闲下来的我收集了天使散落在地的羽毛扔进背包,天使身上都是宝,凯恩的“白翼”制作材料之一就是天使之羽,另一样是世界树枝,加加里说“白翼”可以升级,而我们以后还会踏足世界树冒险地,我又不知道升这个法杖究竟要多少材料,所以提前多准备点总是没错的,大不了多出的卖掉赚点零花。

    这头我捡完了鸟毛,那头凯恩的交涉进度也获得了突破性的进展,这位天使小姐果然就是兰迪邂逅的那个到处找爸爸的苏,从苏的话里凯恩得知结界里的地形变动是因为她发动了尚不成熟的空间位移魔法,她以为这个魔法能把自己送出结界,谁知传送至新位置后她还是无法和外界的光元素沟通,魔物洞窟里的光元素本来就少,结界中更是九牛一毛,无法吸收新的光元素,体内的光元素又在一点点和暗属性魔气抵消,光靠两只羽翼上那缓慢的光合成法阵生产光元素的话,要填满亏空再发动一次空间位移魔法也不知要熬到何年何月去。

    苏抱着膝盖声泪俱下悔不当初,她信誓旦旦地向并不在这里的天使长保证回到云上后一定刻苦练习绝不偷懒。

    凯恩像哄骗小孩子一样温柔地摸着苏的头安慰了她,我发现凯恩虽然不擅长和同龄女性来往,但和(外表)比他小很多的家伙却能相处得很不错。

    ——那一瞬我突然幻想出一幕凯恩抱着我们的孩子用奶瓶喂奶的画面。

    ……

    ……我大概是被光魔法轰傻了,性别相同哪能生孩子。

    不过那幕画面倒是相当地和谐,和谐到我特别想把它画下来裱到卧室的墙上天天欣赏。

    凯恩将销毁结晶塔破坏结界的方法告知了苏,苏打起精神自告奋勇地说她要帮助我们打败银之魔女。

    我大跌眼镜:“你不是来找爹的吗?”怎么半路目的变成为民除害了。

    “那当然。”苏鼓着脸,“我就是顺着爸爸的气息才一路找到这里的。”

    听了苏的话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爹不是天使吗,堂堂光明阵营的天使为什么会和身为魔物的银之魔女扯上关系?堕落了?

    联想到本次支线任务的标题“光与暗”,我的脑内又脑补出许多有关上一代的恩怨情仇。

    苏休息了会儿恢复了行动力,元气满满地张开收回的羽翼凌空而起,有了她这个人形自走离子炮的支援我和凯恩在结界里横行霸道无往不利,没有魔物的干扰距离找到第四座结晶塔也是板上钉钉的事,路上从没见过天使的亡灵a羡煞不已,而自诩见多识广的布莱恩也没能抵抗住活生生的天使的魅力,连连要求我多搜刮几根鸟毛。

    我们在天黑前赶到了第四座结晶塔下,苏围着结晶塔转了个圈儿道:“这就是结晶塔?怎么看着跟我们天界的圣光塔那么像呢?不过圣光塔要更大一点,含有的元素能量也多得多,而且用途不止是照出过去,还能预言未来。”

    结晶塔和圣光塔像?结晶塔是银之魔女制造的,圣光塔应该是天神的造物吧,为什么魔物会懂得天神造物的制作方法?

    带着疑问,我把手放到第四座结晶塔的塔面上闭起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