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嫡暴 > 第四十三章麻烦

第四十三章麻烦

作者:朱颜小改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青亭此刻心情无法形容,她只有一个念头,她很想将叶式明那家伙给制成鲜尸!

    这个人怎么可以食言将她与他之间的交易告知他人!

    这人还是他的妹妹!

    她早该想到会豁出性命护着妹妹的哥哥是最不可靠的!

    当然,这是对在他妹妹叶玉珍面前而言。

    其他方面叶式明还是挺可靠的,比如说那易容成李氏父子在午门受斩的两个死囚,继而转换出真正的李氏父子来交给她,像这样的事情他就做得非常可靠。

    想到这点,白青亭暗压下火气。

    掀起的一角隐约可见毡帽下美貌的叶玉珍看不清白青亭的面容,自然也无法看到白青亭紧绷的脸,只是她直觉觉得眼前的姑娘似乎心情不太好。

    她忙接着说道:“你不要生气,哥哥是让我缠得没办法了,才松口说今夜从小黑巷出来的人就是我想见的人……”

    “小姐请慎言!”白青亭道,“我不认识你,更不认识你哥哥,请让开。”

    叶玉珍怔在原地,不知所措。

    她只是来表达谢意,可她好像惹恩人生气了?

    “记住,你什么也不知道,也从未来找过我。”白青亭直盯着叶玉珍,即便隔着白纱,利如刀刃的眸光也让叶玉珍不禁下意识点了头。

    白青亭向叶玉珍微微颔首后,她看向兰翠。

    兰翠意会,立刻上前扶开叶玉珍。

    一挥马鞭,低喝一声,马车再次行走起来。

    刚想转入南岩大街,便听到从西岩大街传来整齐的脚步声,接着是一小队巡捕衙役挡住她的马车。

    白青亭翻了个白眼,今晚她是犯什么煞了,尽让人堵车。

    “下来下来!”为首的捕头喊道。

    白青亭变了个声音,问道:“请问捕爷,小女是犯了什么法么?”

    “最近不太平,就例行检查下。”捕头见她就一姑娘家,又说道:“没事姑娘,你下来我们查看一番马车便过了。”

    听着他有几分安她心的意味,她真是感激死他。

    这马车上的大木箱要是被撬开,这事就大条了。

    宫婢死了无人理会,反正宫里时不时地消失一个,不是什么新鲜事。

    莫延目前尚是失踪的定论,这待遇就不一般了,要真确认了死亡结果,那这京都还不翻了个天。

    又想起了君子恒跟她详说的钟家家族秘辛。

    钟淡要是被齐均候夫人哭诉几个来回,他把京都里里外外翻个个还真有可能。

    “捕爷,我这马车里头也没什么,就一个大木箱。”白青亭打算老实点,伸手把布帘一掀,侧过身让他们看。

    捕头见她十分主动,面上起了笑容,可一想马车上的木箱那么大,装两个人都没问题,又问道:“大木箱里头装的什么啊?”

    说着便上前欲上马车细瞧,白青亭忙跳下驾座让出地方。

    捕头手脚麻利地上了马车。

    “哟!还钉死了,这到底装的是什么啊?”他半蹲在马车端详着被钉得严严实实的大木箱。

    捕头回头看她示意她解释解释,白青亭却静默不语。

    她明白越是沉默越是说明大木箱有问题的道理,可她一时之间不知该找什么借口。

    “来人!”

    “在!”

    “给我撬开!”

    捕头跳下马车一声令下,身后的捕役即时上前两个。

    白青亭心里焦急,内袖口里的手术刀已暗暗滑了出来。

    反正被发现后也是麻烦,倒不如她先动手除掉麻烦。

    “还以为你到哪儿偷懒去了,原是在这里耽搁着。”

    就在两名捕役一脚已踏上马车驾座边沿,她也准备拼命之时,一个爽朗却不失威仪的声音闯了进来,那人随着声音越来越近。

    寂静的街面响起咕轳咕轳的响动,白青亭睁大眼好奇地看着那似是轮椅又不是轮椅的物什,那人便坐在此物什上。

    他身后跟着两名侍从,一人推着,一人随侧。

    待他靠近,她方看清他的面容。

    白青亭被惊得微张了口。

    衣冠楚楚,仪表堂堂,俊秀无双,她虽不常见他,可她从来都是过目不忘,何况还是这般优秀的人。

    除了那双残了的腿,论身份论相貌,五皇子龙琮哪一样不是人中之龙?

    宫宴上,她见到的皆是他安坐时的模样,倒是头一回见着他坐在类似轮椅的物什上。

    可他此时何以在此?突然说那句明显是帮她的话语又是为了什么?

    白青亭力压下心中的疑惑与震惊,静立一旁不语。

    就在她心思一番活络之时,以捕头为首的巡捕衙役已跪了一地,“奴才叩见五皇子殿下!”

    她忙随着跪下。

    龙琮道:“免礼。”

    待众人起身后,他看着也一并站起身的白青亭,问道:“让你出来置办一些贵重药材,怎么弄到这么晚?还得罪了九门提督钟统领的人?”

    这是在为她摆脱麻烦而找的借口。

    白青亭从善如流,“奴婢不敢!只是殿下要的这些药材不好寻,这才这么晚。存放更是苛刻得很,经不得漏了半丝气味,奴婢这才密封了存放药材的大木箱。毕竟来之不易,奴婢不想白费了功夫。奴婢也知道已经很晚了,急赶着马车正想回去,不巧遇着捕爷,捕爷见了马车上的大木箱心中有所疑虑,正要捕役大哥们开箱细查一翻。”

    说到这,她又跪了下去:“奴婢办事不力,累得殿下这么晚了还出来……奴婢有罪,请殿下责罚!”

    龙琮对此番解释没有任何表态,只是将目光落在候立一旁的捕头身上。

    捕头一个激灵会意过来,忙上前两步道:“殿下,此事怪不得姑娘。只是近日来夜里不太平,奴才想殿下应该也知道齐均候府莫三少爷失踪一案,钟统领对此案极为关切,不免对平日里的巡视更是严加防范。”

    龙琮一笑,“那倒是我的人不懂事,防碍了钟统领办差查案。”

    捕头心头一跳,吓得跪到白青亭身旁,埋首请罪:“奴才不敢!奴才这就告退!”

    “你办差倒是妥当,想必高升指日可待,起来吧。”龙琮接着对刚站起身的捕头好心提道,“真不瞧瞧?”

    捕头诚惶诚恐,忙道:“即是殿下要姑娘购买的贵重药材,自然无事,不必查了!”

    说完,捕头带着一小队巡捕衙役走出街角,到别处巡视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