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快穿]万年女配逆天系统 > 第158章 [另类校园剧]matche28

第158章 [另类校园剧]matche28

作者:超级玛丽苏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寻寻觅觅一个中午总算找到一家小小的火锅店,勉勉强强把车开到便道上停了车,艾萌萌和武娇纷纷解开安全带,打开质感坚实的车门,脚刚一踏上人行道的地面就被外面的寒冷空气侵袭得浑身哆嗦,汽车里实在太舒服了。武娇仰头默念火锅店门楣上的牌匾:水晶锅仔。

    坐到火锅店里,理事长才想起询问她们俩的姓名,当然询问武娇只是走一个过场。自来熟的艾萌萌跟个小大人似的礼尚往来地反问理事长的姓名,理事长很谦恭地告诉了她,他的名字听起来非常耳熟,只是当时她们都没太在意,其实他就是新闻上经常提及的赫赫有名的教育家刘诚厚先生,在儿子出事之前,他本来是在德国参加一位慈善家的追悼会。开始武娇还担心和学长爸爸一起吃饭会冷场,其实刘先生是很善于和孩子们打交道的,他的窍门就是要把孩子当成大人看待,对他们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眼神都给予充分的重视,千万不能倚老卖老,但也不必太迁就了,那样又会被他们认为是伪善的盖世太保,不敢说真心话。

    司机叔叔总是细心地照顾武娇,又是帮她点火又是帮她要调料的,因为吃饭的时候,理事长显然有点冷落武娇,这个只能归结于艾萌萌一说起和学习无关的事来就显得话太密,完全不是理事长本人的初衷,一顿饭下来艾萌萌和理事长两个人就打得火热了,这真是颠覆了司机叔叔和武娇的认知。艾萌萌的话题扯得很远很远,不过她是侃大山的老油子,一句话都没有出离过两代人共同认可的东西,比如说,她提起小时候看过那些进口动画片,许多都是在刘先生的努力下引进到国内的,在千家万户的电视机里播放之后,深深地影响了她们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们。再比如说,艾萌萌提出高中生的校服实在太难看了,这恰好是刘先生最近正在关注的事情,他解释了校服发展的历史与现状,出于教育理念的考量,校服不能太修身,那样会把青春发育期的少男少女的注意力集中在身体各异的变化上,诱发早熟心理和性取向倒错心理等问题,所以学校一直秉承着一个原则,校服做得舒服合体即可,没必要裁剪得多时尚多美观。

    艾萌萌总是能轻而易举地找到和长辈的共同话题,说起话来不卑不亢,也不会显得太稚气,赢得了理事长的赞赏和喜欢。相比来说武娇就显得比较忸怩,在两个人来往交谈的话头当机,武娇只是充当听众,眨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表示完全地信服。其实他们谈到刘星辰的语句非常之少,有关打架的意见也是一带而过,理事长好像只是出于好奇,想会会儿子的初恋罢了,不想被艾萌萌这个小大人喧宾夺主了,不过,理事长这顿饭倒是吃得很开心,对艾萌萌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付款的时候,艾萌萌从牛仔裤的屁兜里掏出钱包,说:“刘叔叔,这顿饭我请您吧。”

    理事长笑得很欣慰,同时觉得她很有意思:“你的心意我领了,但是你现在还没有挣钱,等你长大有能力挣到钱再请我吃饭也不迟,我们会一直都是朋友并且保持联系的,对不对。”

    艾萌萌说:“那好吧,那就谢谢刘叔叔啦。”她说着把钱包塞进紧紧的屁股兜里,领起武娇的小手:“那我们走啦。”

    理事长说:“等一下,天这么冷,我把你们俩送回学校吧。”

    艾萌萌说:“不用了,我的自行车还在医院,我们要回去取车子。”

    理事长说:“是这样,那我把你们送到医院好了。”

    艾萌萌回头看看武娇,武娇点点头。这样她们就算同意了。坐在宽敞舒适温暖如春的大奔里,吃饱喝足的感觉使人昏昏欲睡,回程的一路上话题显得很随性,艾萌萌好像就是这样的类型,除了说话就是睡觉,总是不让脑子沉静下来想点事情,武娇恰恰相反,平时不怎么爱说话,该睡觉的时候却总是失眠。

    从表面上看艾萌萌似乎是一个不热爱思考的孩子,但实际上说起话来跟大人没什么两样,可能是特异的家庭环境使她偏于男孩子气,懂得的事情很多,知识面也比较宽,通常这样的孩子到了社会上都比较容易赢得大众的认可,多半会事业有成。武娇就是一个典型的文文静静的高中生,学习肯定特别好,头脑也聪明,性格偏内向,不太爱在人前表达自己的看法,实际上想法一大堆总是自己闷着头想来想去,恰恰是会早恋的那种女孩儿,将来多数情况都会早婚早育。以上就是理事长对这两个小朋友的第一印象和初步分析。儿子喜欢的是武娇,这就让当爸爸的有些担忧了。

    回去的途中,艾萌萌顶着冷风蹬车子,刚刚吃进去的锅仔在这个时刻起了很大的效用,她边蹬车子边喝着冷风对武娇说:“刘星辰的爸爸真好,我要是有一个那样的爸爸就好了,真羡慕他。”

    武娇倒没觉得,反倒是挺佩服艾萌萌的,如果这件事没有她随同,武娇想,单凭自己肯定会冷场,最后可能会和学长爸爸弄个尴尬收场。

    艾萌萌略略转过头来问:“老婆,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武娇回答:“听着呢,你羡慕学长有个好爸爸,难道你爸不好吗?”

    “我爸也还行,凑合,充其量算是刚及格,也就60分,刘星辰他爸就能打90分。”艾萌萌进而又想到了一件事:“不知道他妈那个人怎么样。”她安静了一下,可能是在设想,然后又接着说:“是个妈都比我妈强!”

    武娇问:“你为什么那么讨厌你妈?”

    艾萌萌沉了口气,仿佛是在攒一攒力气然后就爆发一样:“我那个妈世间少有!不说她!”

    武娇以为她不让说了就真的不说了,可是她下一秒就开始絮叨起她妈的不好来了,从来不做饭,天天去跳舞,挣点钱全给自己买烟买酒买衣服了,一回到家就嘣一声关上自己的房门,搞得家里跟合租房子似的……武娇从前和现在一直都是从字面上理解这些话的意思,嘴里附和着艾萌萌说“是挺差劲的”,其实从来都没真正理解过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日子。

    到了学校门口,武娇跳下车子,艾萌萌推着车子,两个人并肩往学校里走,突然学校门口的小超市里晃出一个人来,她们都没有心理准备,这是周六,又是午休时间,通常没有几个人会在学校附近晃悠。武娇当时喉咙里就差喊出一声,这个人打扮得实在太扎眼,头顶一个朝天锥,额头上箍着一条宽宽的发套,使得本来乍煞着的前额看上去不那么乱,大冷天儿上身只穿着一条单片的篮球背心,小麦色的肌肤光滑润泽而富有弹性,右边的眼眶微微发青,眼神中透着一种乞求、一种无辜、一种虎落平阳的伤感的意味……是刚被家里花钱保释出来的崔小凯,自从出了那件事,他已经连着一周都没在学校里出现了。

    艾萌萌和武娇不约而同地停住脚步。崔小凯却只对着武娇说:“武娇,我想和你说点事儿,你能单独出来跟我呆一会儿吗?就一会儿。”

    这一次,艾萌萌什么话都没有说,因为她预感当中,武娇会答应他的,而且自己阻拦也没用。事实恰如她所估计的,武娇抬头看看她,视线没有过多停留,就转向了崔小凯:“去哪?”

    “就那个咖啡厅吧。”崔小凯回头看看街道对面的方向。

    武娇走过去,走近他的身边,回头对艾萌萌说:“同桌……”

    艾萌萌立刻接过话音:“我就在这等你。”因为她知道武娇是要让她先回去,但那对她来说是不可能的,她一定要看着崔小凯和武娇从那个咖啡厅里走出来,然后把武娇送到宿舍门口,绝不会对已经失去一大半桀骜的崔小凯放松警惕。

    武娇想到崔小凯刚才说的话“就一会儿”,朝艾萌萌默默地点头,然后就和崔小凯一前一后地过了马路,走进了咖啡店。艾萌萌把车子一横,站在原地抱着双肘,一眨不眨地盯着那扇门,但他们走进去找到座位之后,身影就被高高的沙发靠背完全挡住了。

    崔小凯不是没有棉衣,因为他觉得光着胳膊更帅更酷更有男性魅力,他把一件砖红色的短羽绒服扎在腰际,虽然咖啡馆里比外面暖和多了,但皮肤上依然冻起一层细小的疙瘩。武娇闷闷地坐在对面的沙发里,看着自己的桌面上多了一杯花式咖啡,香甜的奶油上用可可粉画了一颗心形图案,这是刚一进来的时候崔小凯自作主张为她点的。

    面对自己喜欢的女生,崔小凯也是有些难为情的,他用手背蹭蹭鼻尖,想想心里的话该怎么说,然后又用手背蹭蹭鼻尖,便开了口:“对不起……”

    武娇知道他开口就说对不起的原因,他是指的那两朵玫瑰花。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叫武娇了,那天我是故意的,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弄出来的……”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接下来的话让他难于启齿,他完全有理由认为武娇已经知道那张照片的事了,但没想到刘星辰会对这件事守口如瓶。他想说的重点其实是:“我可能在这个学校呆不下去了……你愿意和我一起转学吗?我真的很喜欢你……真的。”

    武娇甚至都没有给他一个缓冲的机会,连忙摇了摇头,再摇了摇头。这对她而言可不算小事,她没有当校董的父亲,另外她的家境也不允许她不务正业,家长更不可能接受她在学校搞对象。好好的为什么要转学,难道只为了和他在一起吗?可是,她还根本不了解他呀,连话都没说上几句,欣赏也只停留在外表的模糊印象,甚至连正式地看他一眼都不曾有过,怎么谈得上喜不喜欢他,更谈不上和他一起转学。

    崔小凯看见武娇激烈的反应就知道自己把事说坏了,爱情往往都在阴差阳错之间不请自到,他是多么后悔当初没斩钉截铁地把她追到手,现在他要以一个陌生男孩儿的身份和她说出自己的计划,似乎自己都感到荒诞可笑,语言表述的苍白让他悔恨当初为啥没好好学古文,如果有什么办法能让武娇理解他有多喜欢她,他就算博上这条命也愿意拼上一把。

    武娇已经坐不住了。咖啡杯里的可可粉渐渐混入乳白色的奶油中,一颗完整的心形图案越来越模糊。武娇不知道该怎么办,特想回头问问艾萌萌:同桌,你说该怎么办?可是艾萌萌的视线被高耸的沙发靠背隔在几十米以外。崔小凯左右看了看,忽悠地一下单膝跪下了。武娇愣住了。崔小凯近似哀求的声音令她感到难堪极了,他就那么跪在地上,不顾店里其他顾客的惊愕目光,仰着一张帅气而幽怨的脸,请求武娇。

    “武娇,我是真的喜欢你,就相信我吧好吗,做我女朋友吧,我们一起走,我们一定会走到最后的,请相信我……”

    武娇的脸已经成了供大家观赏的展览品,悉嗦的嗤笑和议论充斥在耳窝——崔小凯也不是完全旁若无人,反正都下跪了,他干脆把两个膝盖都跪了下去,眼角积聚着玻璃珠般晶亮的东西……在所有追求女孩子的手段里,崔小凯从来没用过这一招,这算什么杀手锏呢,这是完全泯灭自尊的企求……武娇实在无法忍受了……她颤抖着向崔小凯伸出一只手。

    开始崔小凯还以为自己出现了错觉,都不敢去抓她的手。也许只有两秒钟也许更短,当武娇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紧紧地握住的时候,崔小凯腾地一下蹿起来,像一头初生的小斑马那样野性十足那样充满无知和无畏。其实武娇只是不想让他继续践踏自尊,别的什么都没有答应他。整个咖啡馆内顿时小小地混乱了一会儿,多种多样的目光从不同方向射过来。

    崔小凯用手背蹭了蹭鼻尖,清新秀气的笑容绽开在漂亮的唇角:“你真的答应做我女朋友了?”

    武娇抖开他的手,说:“没有,你别误会,我不可能和你一起转学。”

    听到这句冷静到冰点的话,崔小凯刚刚提起来的精神头像糟了电击一样顿时变得七零八落,先前含在眼眶里的激动的眼泪忽然决了堤似的狂奔而出。武娇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一个男孩儿曾飙着眼泪对自己告白,然而,她还是无情地把那个男孩儿丢在了咖啡馆里,独自在一片震惊之声中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