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金銮风月 > 第四十八章 我不做木偶

第四十八章 我不做木偶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宗政恪对着大势至的背影屈膝,敬的是她的师兄,也是即将登基成为大秦天子的嬴扶苏。

    从皇帝的角度来说,嬴扶苏无疑是这个时代最亮眼的紫微帝星。前世,如果大昭没有萧凤衡,大盛没有姬如意,那个天下迟早会是他的。他做了五十年大秦皇帝,也震慑了世间五十年。虽然大昭、大盛与大秦三国鼎立,但天下第一强国始终都是大秦。

    宗政恪从来不认为,她有能力改变天下大势,她也没有这样的野心。她有自知之明,她所有的筹谋心血全都用来给她悲惨的前世讨一个公道。天幸国,放在普天之下,仅仅是中三品国度里的下等国而已,她都要煞费苦心——她从来都不是心机深沉、思虑深远的能人。

    前世于她有恩之人,譬如天一真人、李懿,她只能尽自己的能力去报答。但要说她能使天一真宗和东唐国免于灭顶之灾,就算白日做梦也是不能够。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她区区一人,如何能与以大秦为首的当世几大国相抗衡?唯有叹息罢。

    大势至师兄在身边,真是无处不在的压力。他一走,宗政恪又浑身轻松,可一直紧绷的精气神立马懈怠起来。她在蒲团上打坐,慢慢地就这么睡了过去。

    第二日,宗政恪的生活便恢复到了从前。她离开智清方丈的禅院,在小沙弥的引领下,打了伞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到了她一直“养病”的慈恩寺香客精舍。

    这几天,都是明心假扮她恹恹躺在床上,后来探病的宗政家人都深信不疑徐氏代表她的说辞——山洪冲毁了琉璃庵的那天,她被慈恩寺的素膳老师傅惠永大师所救,直接被带到了慈恩寺,却因受惊着凉致病一直昏迷。所以直到她醒了,慈恩寺才遵从她的意愿,将她的家人从三清观里接了出来。

    见宗政恪推门进房,徐氏如释重负且喜上眉梢,但看清姑娘的脸色之后,她立时便着急起来。就是她这样不知武事的平常妇人,也能瞧出宗政恪身上恐怕不妥。这下可好,省得再装病。

    徐氏赶上前扶住宗政恪的胳膊肘儿,将她小心搀到桌边圆凳上坐下,心疼不已地念叨:“好姑娘,这几天您去哪儿忙活了?眼见可是受大罪了!瞧您这脸色,唉哟……”一边说,她一边已经沏了浓浓的佛茶递过来,“快些暖暖身子,这雨还寒凉着呢。”

    宗政恪也不逞强,懒懒地靠在徐氏身上,低声道:“姑姑,打些水来让我洗洗吧。”

    徐氏忙不迭应了,将宗政恪扶到床头迎枕上让她歪着,脚步飞快地出去。不一时,她拎了热水进来,身后跟着蹦蹦跳跳的明月。明月小跑到宗政恪跟前,摸摸自家姑娘冰凉的手,眼睛一酸差点掉泪,喃喃道:“姑娘瘦了好多,真的是病了么?”

    宗政恪微笑摇头:“不妨事,养几天便好了。”

    徐氏唤了明月过去,二人搭着手,很快便服侍宗政恪净面洗手擦身子,换了干净暖和的中衣,安顿她舒舒服服睡下。宗政恪脑子昏昏沉沉,受了严重内伤的后遗症终于彻底发作出来,头一挨着枕头便睡死过去,甚至没能见着明心一面。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宗政恪在昏睡中被人轻轻摇晃,耳边也不停有人在唤她。她费了好大力气才睁开眼睛,迷蒙灯光里,她朦胧看见徐氏、明月明心、还有圆真大师都围拢在她床边,人人面带焦色。

    徐氏见宗政恪终于醒了,眼里一直含着的泪反而掉下来,合十拜佛道:“菩萨保佑,姑娘您终于醒了。外头有些不好,估摸着有大事要发生,圆真大师说是不是带着您先离开鱼岩山。”

    宗政恪示意众人将她扶起,待她坐稳,明心已经倒了温水来。就着明心的手喝了半盏水,宗政恪才问:“圆真,究竟发生何事?”

    圆真大师合十回道:“启禀师叔,不知为何,三清观的大门怎么也叫不开,原本好好的赈灾都停了,也没人再管筑堤民夫的死活。就这几天,已有数十人被洪水冲走。上午师侄便发现事情不大对头,似乎有人在暗中煽动百姓闹事。不久前有人来回报,鱼岩山脚下的大王村已群聚了几百人,摸着黑往山上而来。”

    “智清方丈和慧仪师太在何处?”宗政恪顾不得身体虚软,这就要下床见人。她好容易请托李懿来办的事儿,不想半途而废。

    但,明心稳稳扶住了宗政恪。她手下微微使力,宗政恪此时修为全失,竟然在明心的掌下动弹不得。

    宗政恪缓缓抬头看过去,明心松开手,双膝落在地上,伏首磕头道:“请姑娘不必再为这些小事烦恼,一切还要以姑娘的身体为重!您受的内伤极重,千万不能再操心劳累。”

    明心,是宗政恪八岁时,大势至离开东海佛国返回大秦之前送来的奴仆。她此时说这样的话,毫无疑问是受了大势至的嘱托。宗政恪垂眸不语,脸色在昏黄灯光中越显晦暗。

    徐氏只知宗政恪身子不妥,却不知她竟是受了极重的内伤。闻言,她也上来扶住宗政恪,极力劝说宗政恪不要再管旁的事儿。明月心性如稚儿,一心只为宗政恪着想,自然也在旁边跟着劝。

    倒只有圆真大师,虽然是大精武堂剑阁的武尼姑,却出身大普寿禅院,宗政恪想做什么不做什么,她从不置喙。宗政恪的目光游移了片刻,自然而然地落在了圆真身上:“圆真师侄,你去,帮我把慧仪师太寻来。”

    圆真大师看一眼明心,对宗政恪恭敬地合十行礼:“谨遵师叔法旨。”

    待圆真挑帘出去,宗政恪又对徐氏道:“姑姑,我有些饿了,想吃你煲的小米粥。”又让徐氏带明月一起去准备两个爽口的小菜佐粥。

    徐氏哪里不知宗政恪这是有事要对明心说,便赶紧应下,带着依依不舍的明月走了。等房中只剩主仆二人,宗政恪垂头看向明心,慢慢道:“明心,你爹娘家人可还安好?”

    明心身体微震,不敢抬起头,仍然伏在地上回道:“禀姑娘,明心的爹娘都过身了,只有一个哥哥。”

    宗政恪又问:“你哥哥可是跟在师兄身边?此次来了鱼岩山没有?”

    “来了。还请姑娘宽恕,因姑娘不在无法禀告,奴婢与哥哥悄悄见了一面。”明心并没有隐瞒,句句都是实话。

    “那么,你哥哥有没有提过,师兄未来会许你怎样的前程?”宗政恪轻轻的声音却好像雷霆一般炸响在明心耳边,她看见明心居然失控地软倒在地上,不由在心中一叹,“明心,你想回家吗?”

    “姑娘,您是不是知道什么?”明心终于抬起头,脸上满是惊惶之色。

    宗政恪摇摇头,不再看明心,目光穿透窗棂望向遥远的不知名所在,淡淡道:“我知道什么?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明心你只是奉命行事。我不怪你,但我不愿意身边还留着一个有二心的奴婢。我不想我的任何事,都在我不知道不情愿的时候被你私传出去。”

    “姑娘,姑娘……”明心泣不成声,低低地哭着说,“对不起,是明心对不起姑娘。”

    这是个多漂亮的女孩子,兰心蕙质、聪颖过人。宗政恪不知道,前世明心是不是也进了嬴扶苏的后、宫。但她清楚,她身边真不应该再留着嬴扶苏特意送给她的人。那样,很危险。此番,无论能不能将明心送走,有些话她都必须说明白。

    宗政恪轻声道:“你自己去和你真正的主子请示,就说我容不下你了,要你走。你的命能不能留住,我也帮不了你。你知道的,明心,我师父都说我,天生无情。”

    “姑娘,尊者他是好意。奴婢是生是死无所谓,还请姑娘您切莫误解了尊者。”明心止了哭声,重重磕下头去。

    “那你来告诉我,师兄这好意究竟是什么?”宗政恪拢拢身上盖着的薄被,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让你看着我,把我变成他的傀儡,说话行事都要按照他的意思?但我是人,不是木偶。我尊敬师兄,却不代表我会完全听从师兄的指令行事。我不想做他手里的提线偶人!”

    说到底,她也只敢这样表达对师兄的不满。宗政恪自嘲,她是个胆小鬼,畏惧师兄竟到了这般地步。

    “姑娘容禀,尊者已有示下,从此以后不用再给他送去任何有关您的消息。而且以前,尊者问,奴婢才说;尊者不问的事儿,奴婢从来没有多嘴过!”明心膝行靠床,两只手攀住床沿,苦苦哀求,“求姑娘现在不要赶奴婢走!奴婢并非畏死,您现在修为不在,身边不能离人。求姑娘让奴婢为您效死!”

    宗政恪叹一口气,终于听到了她想听的话。若她真的让明心离开,不仅是明心,连她的兄长恐怕都免不了一死。她家师兄,口中念的是悲天悯人的佛经,心里却装着十八层地狱。可是若没有杀伐果断的坚忍心性,又何来大秦的千秋伟业万里江山?

    ---

    鞠躬感谢书友150902095858572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