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据说我上辈子是个渣[末世] >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四章

作者:一人路过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护士解下女孩身上的绳子收好,下一个便轮到方越。沾着透明液滴的针尖闪闪发亮,凑近男人胳膊。方越心跳加快——绝对不能被注射这种东西,否则在找到白封前计划就会功亏一篑。

    千钧一发之际,旁边护士突然发出一声尖叫,竟失手打落了针筒。

    “搞什么。”男子气势汹汹横了小护士一眼,却见其身体颤抖,指着方越旁边的男孩说不出话。看过去,才发现那名男该皮肤起伏不定,是异化的前兆。

    “有什么好怕的,所以我才不想要这种新手……”男子骂骂咧咧,走近男孩,“还说得出话吗。”

    ——回答他的是几欲喷出的黑虫。

    方越趁机起身撞向小护士,把她压倒在地:“给我解开。”

    小护士哆哆嗦嗦,拼命摇头。

    “快点,我要变异了!到时候死的第一个就是你!”

    “不准解开,所以说你们这种新手……”男人想要过来抓方越,却被源源不断的虫子缠住。由于绳子的效果,黑虫威力大打折扣。男子抖落扒在白大褂上的烦人玩意儿,洒了瓶药剂便让所有黑虫失去活力,瘫在地上不动弹。

    数以万计的硬壳生物簇拥在一起,那场面要多恶心有多恶心。男子不悦地挪开脚,正打算吩咐助手拿打火机过来清理,却见其捂着脖子缩在角落发抖,脚边散落了一根粗绳。

    男子猜出个大概,不由抚额:“那个感染者呢。”

    “跑、跑了。”

    “我不是让你别解开吗!”

    “但他、他……”小护士泣不成声,“他咬我。”女孩洁白无瑕的脖颈上赫然出现一个红印。

    “……”

    “我会不会被感染啦。”小护士哭道。

    “嗯,你的脑袋早就被感染了。”

    “什、什么,看得出来吗!”

    男子沉默良久,踹开隔离门:“妈的把负责人给我叫出来,我要申请换助理!”

    方越疾步穿梭在走廊中。这里的摆设大同小异,背了一晚上的地图压根没起作用,他还是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不过目标倒是明确,找到楼梯或者电梯,前往最底层。

    墙壁高处设有监控,他无法隐藏行踪,无处可逃。

    就在这时,前方拐角处走出来一个男人。方越跑得太急,来不及躲藏,生生暴露在对方视线之下。男人讶异道:“你、你是谁?感染者?怎么跑出来的!”

    一不做二不休,方越干脆加速一口气冲了过去,将对方生生压在身下,扣住脑袋往地面一撞——对方立即昏死过去。同行者还有一人。那人一直没动弹,似乎也是被吓住了。而就在方越转身准备再发动攻击时,却及时止住拳头——来人是杨。

    杨露出惊恐神色,连连后退:“你是谁!别过来。”

    哈?

    方越抬头,才发现摄像头正大剌剌摄向两人,而不远处也传来凌乱急促的脚步声。他明白了杨的意思,走过去抓住对方肩膀,“砰”地将其摔到在地,顺便顺走杨口袋里的id卡。

    方越前脚刚走,后脚警卫队就追了过来。队长留下一人照看博士儿子及另一名昏厥的研究员,剩下的人继续追击。

    宁可杀掉,也不能放任一颗□□威胁研究员们的安全。不过区区一个试验品,外面要多少有多少。

    队长刚要离开,却被杨叫住。青年头部受到重击,正捂住脑袋皱眉:“他拿走了我的id卡。我不知道他的目的,但应该不仅是逃走这么简单。不要让父亲知道,尽快抓住,否则下场你是知道的。”

    队长额头渗出冷汗。要是被脾气阴晴不定的杨博士知道他们办事不利,他们很可能会成为下一个实验品。

    方越临走前被杨告知了电梯地点,很快找到目的地。但略一犹豫,还是没乘上电梯,反而选择使用楼梯。毕竟不管怎么说,电梯控制权掌握在敌人手上,要是被他们截住电梯,便真是无处遁形。

    一路往下,可能是很少人利用楼梯间,竟一人也没碰见。方越很快到达最后一层,气息稍微有些不匀,但还算轻松。再没有通往下面的楼梯,不出意外,白封应该就在这一层。

    方越手心冒汗,推开大门——映入眼帘的是空旷昏暗的……停车场。数量汽车井井有条地停在线内,仅数几白帜灯光提供照明。

    怎么回事,找错地方了?

    方越走进去,地下特有的阴冷令人不寒而栗。脚步声在这空旷的空间回荡。入眼之处,仅有说不出牌子的各类车辆,以及晦暗立体的方形大柱。柱身上依然挂着监控器。

    方越停下脚步,回头一看,却见楼梯间旁边的电梯顶部跳动着数字,最后停在“b2”。电梯门打开,里面涌出几个端着枪支的年轻人。

    方越躲到一辆面包车后面,错开视线。b2……也就是负二层。难道说在这下面还有东西吗,可楼梯的确到尽头了。这么说来,杨的id卡还没用到,对方又仅告诉自己电梯位置,是在暗示那层楼只有乘电梯才到得了?

    警卫队前后左右排成队形,小心翼翼地前进,并没有因为对方仅有一人而大意。他们耳上挂着耳机,看来监控室里的人在通过那东西跟他们联系。

    几人缓缓接近方越的藏身之处。车子后面是死角,监控器照不到。但感染者却在这附近消失,他们有理由怀疑对方躲藏在此。然而,就当几人兵分两路包抄,打算来个瓮中捉鳖时,却扑了个空——后面没人。

    警卫队不死心地在附近巡逻好几圈,却依然没发现目标,只能离开。他们渐行渐远,压根没注意到有个黑影从面包车底下爬出来,悄悄朝反方向前进。

    方越准备去坐电梯。虽然推论有许多漏洞,但现在别无他法,只能尝试。

    一进入电梯厢,对面墙壁便映出人的身影。牛仔裤,短袖,卫衣外套。头发许久没剪,长了不少,被用鸭舌帽盖住。脸因为方才趴在地上沾了灰尘,仔细看去,还能发现眼睛里布满血丝,眼睛下挂着黑眼圈。

    他略微一愣。许久没照过镜子,竟没想到现在是如此萎靡不振的模样。

    右上角挂着一摄像头,静静地与方越对视。电梯不知为何没被停下,大约是监控室的人注意力全放在了停车场上。

    无论如何,得抓紧时间。

    方越视线移向数字键盘,却一时怔住——没有。最低层就是b2,没有比那更下面的楼层。

    怎么回事,杨记错了?还是说在骗他?可是没有理由,自己就算死了,于那人也无关痛痒。大费周章让自己混进来只为这一结果,未免也太大题小做了吧。

    别急,别急。肯定还有其他没注意到的地方。

    方越沿着数字键盘一寸寸找起来,意外发现几厘米之外竟有个感应区。颜色与电梯本身融为一体,不注意还以为只是个装饰图案。

    他拿出杨的id卡贴上去,电梯猛地震动,接着就看见顶部显示器的数字由b2跳至b3,b4,不停往下,最后停在了“∞”的图案上。但除却最初的震感,电梯像是一动未动,连失重的感觉也没有。显示器的数字像是出了故障,才跳出那么离奇的符号。

    电梯门打开。方越的脸被蓝光映亮,他讶异地睁大眼睛,瞳孔缩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