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重生之豪门女管家 >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作者:只有鱼知道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傅盛年的“友情提醒”令赵安唯愣了若干秒,她正欲问个清楚,傅盛年却已经走向停在路边的一辆拉风的摩托车旁,修长的腿轻轻松松地跨上去,开始发动引擎。

    拉风的摩托车就宛如要故意引起所有人的关注一般,立刻发出了“轰隆轰隆”的巨大声响,似乎与傅盛年那飞扬跋扈气质相得益彰。

    傅盛年得意地想在这种羊肠小道上,果然还是骑摩托车比较方便。他扫了一眼还站在不远处的赵安唯,唇角微微扬起,咻地一下车子就蹿到了她的跟前,故意在离她十厘米的地方才险险停住。

    赵安唯原本还在思索傅盛年方才的话是什么意思,心底正隐隐有一种猜想,却被这阵势吓得不由后退了两步。傅盛年一双桃花眼轻佻勾人,盯着她笑得格外邪气。“今天有事,就不送你了,改天让你试试我的宝座!”

    说着,他就对赵安唯做了个飞吻,摩托车立刻飞了出去。

    赵安唯望着傅盛年那帅气煞爽的背影,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间就到了五月中旬。这时候离高考只有二十几天的时间,而五月份幸运彩的中奖号码也刚刚公布不久。

    幸运彩和国家发行的福利和体育彩票不同,它是每个月中旬公布该月的中奖号码,并且开始销售下个月的幸运彩号码。

    这座山村买幸运彩的人并不少,村民们似乎对幸运彩的热情度都很高,因此即使高考的日子正在逼近,但这一天一大早,赵安唯班上的同学们讨论的最多的不是三次函数或是牛顿定律,而是五月份的中奖号码。

    看来,有部分的学生家长在凌晨就已经排队等候在代售点,等候中奖号码的公布了。

    赵安唯班上学习成绩最差的一名学生,每天来上课的时候都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但是今天却红光满面,兴冲冲地同身边的同学说道:“我爸的运气可好了,中了次等奖,一万块啊!”

    同学们都不由露出了羡慕的神情。一万块,或许对于中国大部分地方的人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于这个偏远地区的人来说,却是可以让他们生活至少一年的。

    赵安唯并没有参与他们的讨论,只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听着。

    关于幸运彩的次等奖号码她也研究过,但是一直没有发现其中有什么规律。

    “那头等奖是谁中了?你知道中奖号码吗?”另一位同学正好问出了赵安唯心中的问题。

    “不知道是谁。”

    说来也怪,从幸运彩在这座小城出现开始,没有一期的头等奖中奖者被人所知。按理说,这座小城就那么大,附近几个小镇的人一般都是相互认识的。

    “头等奖号码我记得!我今天早上被我爸从被窝里拉起来去山下抄中奖号码去了!”这时刚刚到教室的一位同学风风火火地走过来,拿着一张纸念道:“号码是……”

    赵安唯仍是一动不不动地坐在位置上,却不由屏住呼吸,竖起了耳朵。

    虽然那号码是七位数字,又是一个月前的事,但她却将自己买的号码记得一清二楚。

    那位同学念得有些慢,当他念完最后一位数字时,赵安唯的嘴角终于漾开了一抹笑意。

    纵使她早料到这个结果,对自己研究出来的规律又十拿九稳,但当这些真正尘埃落定的时候,她还是有种心里的某块石头落下去的感觉,而且在伴随着一阵喜悦的同时,还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成就和自豪。

    “唉呀你快点……快点啊……万一她已经兑完奖回去了怎么办?!”

    当赵安唯下了山准备去兑奖的时候,远远地就看见路口处傅盛年正被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拖着往前走。

    “你急什么急?都说了她才放学没多久!”傅盛年一副不耐烦的样子,穿着一双人字拖“啪嗒——啪嗒——”地走着,几乎是被对方拖一步走一步。

    赵安唯正想走过去同傅盛年打招呼,拉着傅盛年的男人就正好转过头来。赵安唯还没看清他长什么样,他却陡然朝她飞奔过来,那欢喜的模样就宛如宠物见到了主人,立刻将她扑了个满怀。

    因为这股冲力赵安唯被扑得后退了好几步。被吓了一跳的她刚开始还反应不过来,但身体却会先于大脑作出行动,连忙伸手想要用力推开他。

    她实在没办法接受,同异性靠得那么近……

    没想到那人力气大得很,十分固执地抱着她,甚至还俯下身用脑袋在她的胸口蹭了蹭,然后才抬起头来,一张稚气童真的脸顿时闯入了她的视线。

    是个孩子?!

    “女神……”那人的声音软糯稚嫩,竟然真的还是个孩子。

    “靠!还说没有事先调查过?闻默涵你给我说清楚,是不是偷看我手机了?”傅盛年一脸不满地走过来,一手抓在那人的手腕上,不知用了什么巧劲,令他“嗷——”的一声痛呼,立即松开了赵安唯。

    傅盛年趁机将闻默涵拽到了好几米远的地方,闻默涵还在使劲挣扎着往赵安唯的方向扯,似乎眼睛里满满的都只有赵安唯。“女神,我的女神……”

    他们这边的情况自是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傅盛年真是头痛扶额。闻默涵这般丢人的反应,令他有种自己在强行拆开一对母子的错觉……

    赵安唯确定自己没见过闻默涵,不明白闻默涵为什么会对她那么……热情。她感到有些好笑。

    傅盛年先朝赵安唯尴尬地笑了笑,然后才将嘴巴凑近闻默涵的耳朵,阴森森地质问道:“你是不是偷看我手机里的照片了?不然你怎么会一下子就认出她来?”

    “靠!这座小镇除了她,还有谁的眼神充满了智慧?”闻默涵说着一脸鄙夷地看了傅盛年一眼。

    傅盛年:“……”

    接着傅盛年对闻默涵说了很多话,具体是什么赵安唯无法听清楚,只看见闻默涵撅着嘴一副很不甘心的模样,不过却一次都没有反驳过傅盛年。

    没多久傅盛年就带着闻默涵走了过来,闻默涵很乖地跟在他身后,一双乌溜溜的眼睛亮晶晶地盯着赵安唯,满满地都是对赵安唯的喜欢。

    傅盛年似乎在有意将赵安唯和闻默涵隔开,兴许是怕他又做出什么逾矩的事情。“我介绍一下,这是赵安唯,这是闻默言,今年十一岁,幸运彩的中奖号码就是他设的。”

    赵安唯错愕,倒不是惊讶一个十一岁的小孩子怎么会和一般的大人一样高,而是惊讶那复杂奇妙的、让她研究了好几天数字规律,竟然是一个十一岁的孩子想出的。

    “女神,我真是太感谢你了!你知道我等了多久吗?我想出的好几个数字规律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闻默涵一脸兴奋地说道。

    “行了!”傅盛年轻敲了下他的额头,对赵安唯说道:“走吧,我们陪你去兑奖。”

    “好。”赵安唯点头,不由看向了傅盛年身旁的闻默涵,闻默涵一见她看过来赶紧狗腿地向她挥手。

    赵安唯忍不住笑了,第一次对一个刚见面的人油然而生了一股好感。

    十一岁,和这一世的赵安唯不过差七岁而已,但彤赵安唯实际上的三十岁高龄相比,可不就还是个小孩子吗?

    当代售点的老板看见傅盛年和闻默涵时,简直是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赵安唯了然于心,确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想。

    果然幸运彩的幕后老板就是傅盛年和他的朋友。

    后来傅盛年和赵安唯解释,因为闻默涵这小子在镇上的日子实在太无聊了,所以就想出了这个游戏来,而他也想不出理由拒绝。由于在赵安唯之前,没有人发现其中的规律,因此每期的头等奖号码都是在截止时间的前十分钟,闻默涵自己买了去。

    “不过每一期的幸运彩次等奖号码,都不存在任何规律,纯粹是我看哪串数字顺眼就选哪个。盛哥说这座小城的人实在太穷了,他权当做善事。”闻默涵顿了顿,又接着补充道:“其实我们幸运彩都在亏本,一张才卖一块钱,我们又要供应附近几座小镇的代售点的房租啊、人工费啊什么的。”

    闻默涵口中的“盛哥”自然是指傅盛年,他的话倒确实让赵安唯愣了好几秒。

    说实话,一开始赵安唯还以为傅盛年会开设幸运彩,多少是抱了点赚钱的心思,没想到他竟然还是亏本的,而且还特地设了次等奖。他的这个行为大概和“捐款”的性质差不多吧。

    赵安唯忍不住看向傅盛年,只见他完全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她的心里不知怎的,生出了些许亲近之感……

    高考的日子一天天地逼近,不同于其他同学的忐忑不安,赵安唯倒是一直气定神闲,傅盛年也时不时地会上山来找她,当然,偶尔也有闻默涵这只跟屁虫。

    赵安唯坚信自己能在高考中取得好成绩,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又有着落了,自然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只不过她没有想到,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居然出了点……“小”状况。

    流言蜚语也不知道是怎么传开的,总之无论是学校,还是村子里,竟然都在谣传赵安唯和镇上的傅盛年在谈恋爱。

    谈恋爱,这在大城市里很稀松平常,就连分手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可这里是偏僻落后的山村,一个女孩子,而且还在读书,若是传出了这种事,走到哪儿都会被村民指指点点,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说不够安分守己。

    赵安唯知道这必定是有谁在针对自己。先不说傅盛年每回来找她都是在山路上没人的时候,就他们走在一起时总是会保持适当的距离,一般人就算碰上一两回,也不应该就一口咬定她和傅盛年在交往,更别提还到处说三道四了。

    至于这个人是谁,赵安唯心里早有了答案。

    村子就这么大,每家每户都是彼此熟识的,赵安唯一路回家就听到不少关于自己的风言风语,果然很不好听,也难怪会有人说“人言可畏”,只不过,她权当是耳边风。

    早恋和“赵沛彤被轻、薄”是不一样的,早恋就代表是赵安唯自身的问题。

    到了家,原本以为还在地里干活的父亲,忙着编草鞋的母亲,竟然正坐在客厅里,一脸严肃,就仿佛就在等着她回来。

    赵安唯挑眉,这阵势和当初赵沛彤诬陷她偷了她的面膜,父母要替她狠狠教训她一顿的阵势如出一辙。

    果然——

    “安唯,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还在读书就和外面的男人不三不四!你听听外面的人都在说什么?我和你妈现在都不敢出门,脸都被你丢尽了!你说你这还读什么书?!参加什么高考?!就你现在的名声,大学念得再好,也嫁不了好人家了!!”赵言午瞪着赵安唯,一脸的义愤填膺。

    赵安唯冷笑。她爸爸这一番精彩的言论,恐怕就是她的好妹妹赵沛彤教的吧?

    就她现在的名声,大学念得再好,也嫁不了好人家是么?潜台词就是,你还是别念大学了,对么?

    “安唯,妈去镇上打听过了,那傅盛年不是我们这儿的人,而且听说他已经有相好了,你怎么这么糊涂和他在一起啊?现在村里人都知道你和他处对象,不会有别的人再要你了!可万一他哪天抛下你走了,你上哪儿找人去?”在赵言午像苏慧芬使了个眼色之后,苏慧芬立刻就开始附和她道。

    赵安唯将父母之间的小动作,还有那端着的长辈架子看在眼里,心里愈发感到好笑。她父母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她怎么会看不出来?

    不得不说,这些话若是搁在上一世,恐怕她真的会不堪重负,委屈得抹眼泪,连书都念不进去吧?

    贫穷地方的孩子,可都是坚信知识改变命运,女孩子更是普遍指望自己能上一所好大学,嫁给好男人的。况且上一世的她,那绝对是乖巧听话、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同学崇拜,老师“亲睐”,父母“喜爱”,也算是一路享受着所有人的夸奖和赞美。现在这乖乖女突然被所有人误解和指手画脚,可不得悲从中来,声泪俱下么?

    思及此,赵安唯不免对当初软弱的自己一阵嫌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