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禽兽不如的穿越女 > 124 BOSS对BOSS

124 BOSS对BOSS

作者:从零开始099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与聪明的司马光相反,愚蠢的汉武帝居然把西北那些“泽卤”(沼泽盐碱)之地看得不亚于汗血宝马,一再动用数十万兵马攻取。穷兵黩武地打下来了,他还不算完,又是建朔方,又是盖酒泉,又是立敦煌……建完了要塞,

    他修驿道驿站,修完了驿道驿站,他挖水渠立田官,迁移黄河水灾难民到西北,借给他们种子耕牛,居然在酒泉敦煌这些西北之地种起地来!

    至于养马,更不用说,河西牧场延续两千年,到现在仍然是解放军的优良马场。

    像他这样不惜民力来夺取战略要地和马场,也难怪汉朝在他晚年风雨飘摇……飘摇……一路飘摇到他玄孙宣帝的时候……然后这风雨飘摇的汉朝,发十五万骑兵(漠北决战的1.5倍)加上盟友乌孙五万骑兵,一共二十万骑兵踏

    上漠北草原,昔日不可一世的匈奴这次连面对的勇气都没有了,他们扶老携幼望风而逃。

    怀着天下理想的愚蠢汉武帝,在后世被人嘲笑了千年。

    而像司马光一样聪明地把国土送出去的行为,在今天仍然被无数人津津乐道,赞美为智慧的代表。

    一般人很容易学习哪个真是不言而喻。

    彼得鲁.巴普提斯塔若是学习的是前者,他也爬不到现在这个位置。但是,缺乏理想的结果就是,他面对图尔内斯特异乎寻常的异端景象,犹豫了。

    换了一个充满理想的年轻教士,可能刚才就指责众人的行为是彻底的异端,予以坚决阻止——如同救主第一次进入圣殿就打砸圣殿内众多商人的摊位那样,认为圣殿中不该有那些东西,就立即动手!

    彼得鲁.巴普提斯塔没有立即动手。

    他已经被对手的身量给吓到了。

    为“迎接特使”就能动员六七万人!

    六七万人!

    这是什么概念呢?

    纽斯特里亚国王通常能动员的军队,也就一万。

    虽然纽斯特里亚王国在诸王国中不算最大,可也绝对不算小,在彼得鲁.巴普提斯塔的认知中,一万人的军队,不管放在任何国家,都是绝对不能小视的力量——准确地说,是可以裂土称王的力量。

    哪怕他们是异教徒。

    异教徒在教会的眼皮底下,凭借武力割据一方的事情,还少吗?

    当然,这不是说,任何人聚集起个万把人——好吧,如果某个神棍真能光靠忽悠召集起万把泥腿子,教会、起码彼得鲁.巴普提斯塔是绝不会把武力镇压作为第一步的!

    因为……很可能……打不过……

    必须先用谈判稳住对方,必要的时候先给予虚假的承认,然后召集起附近的王公贵族来武力保卫教会,镇压异端,许诺他们在镇压异教徒之后可以取得异教徒的财富——教会和贵族一向是这么合作的。

    但是,若以打击异端的名义召集附近的贵族来镇压主教的话……

    彼得鲁.巴普提斯塔可吃不准到时候被镇压的到底是谁。

    贵族们平时还是以虔诚者和教会保卫者自居的,但是牵扯到利益的话……那些抢劫焚烧修道院和教堂的,可不是平民呀!

    这些贵族自己都要把自己的土地和农奴租给主教,期望每年像养牛挤奶那样获得固定的丰厚回报。

    要说服他们去宰杀一头有奶的奶牛,而这头奶牛还有公牛的犄角——这可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再说,这些贵族和平民们,似乎都深信主教确有法力!

    如果不是他们相信主教有法力,估计不等特使来,也不等主教被宣布为异端,他们就上马开抢了……

    而这些迷信的贵族,烧掉个把没有反抗能力的丑老太婆还算卖力,若是遇上一个“真正的”术士,往往就会变了一副嘴脸。

    特使知道,许多城堡,在最好的一个位置都预留了给魔法师的房间。

    无法无天的贵族们畏惧地狱,渴望炼金术和长生不老药。

    他们许诺给主教的丰厚报酬,是期望更大的回报的。而特使,能给出更丰厚的回报吗?似乎不能。

    蒙骗他们也可以,但是以后教会在本地怕是此路不通了。

    就彼得鲁.巴普提斯塔看来,以主教所能统领的力量——通过一天的临时信访办临时工的工作,特使本人对主教的影响力已经很清楚了——别说只是搞一些饭前便后的洗手仪式,涂抹一些奇怪的图案,他就是公开搞异教崇拜,

    学北方人搞活人血祭……教会能做的,似乎也只有捏着鼻子装没看见这一条路。

    罗怡失败的装穷行动,就像强行把一只老虎打扮成兔子,可是老虎那么大的兔子,豺狼哪里有胆子去招惹!

    罗怡以为自己的领地来了boss,哪里想到如今她自己就是boss!

    反复权衡利弊之后,特使决定三十六计,先退为上!

    主教召集了这么多人,气势正盛,自己单枪匹马……恩?

    约翰哪里去了?

    “约翰!约翰!”

    然后他想到,那个驴夫呢?这会儿他酒也该醒了!

    该不会……被主教的人带走了吧!

    这个念头一起,彼得鲁.巴普提斯塔的心就紧张起来了。

    “约翰!约翰!约翰兄弟!”在再一次徒劳无益的呼喊后,特使恐惧地坐在黑暗之中,人生地不熟,他这次真是太冒险了!

    突如其来的,一个声音打破了客房里混沌的黑暗。

    “嗝儿!先生!”

    “嘿!是你,你这个大酒鬼,总算舍得把自己的脑袋从酒袋子里拔出来啦!”彼得鲁.巴普提斯塔一听到这熟悉的嗝儿声就松了一口气,然后骂道:“你到哪儿鬼混去啦!是了,你瞧瞧你这满身的酒气,你看到约翰兄弟了吗?

    ”

    “嗝儿!先生,他被主教的人带走了!”

    “什么!”

    “因为他,嗝儿,鬼混来着,嗝儿。”

    “什么?你说清楚些,他究竟怎么了?”噢,神明啊,你怎么能抛**,唯一的伙伴是个大酒鬼,而我还要靠他打听同伴的消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