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重生八零当自强 > 第269章 相遇

第269章 相遇

作者:十时日月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陆斌一家在首都也为回家做着准备。【ㄨ】

    因为邓颖新工作在首都的关系,陆斌为了妻子不得不又转调回来,至于是因为家庭还是心里防备丁远,也只有他自己清楚。

    虽然又回到这个地方生活,不过这次的心态却完全不同。

    从前跟方悦生活,他是越活越累,越过越厌烦妻子。

    所以第二次婚姻,两人给予彼此足够的私人空间。

    邓颖新没有随军,在首都发展事业,陆斌在江淮部队,结婚初期,两人每月见一次,基本上都是邓颖新开车回来。

    后来感情渐浓,邓颖新每次回来会待上三五天。

    这三五天,便是陆斌曾经做梦都想过的甜蜜生活。

    先不说邓颖新的性格从小就对他脾气,单对生活品质的追求,连苏蕊都自问不及,那一手菜烧的,怎会抓不住男人的心?

    本该军嫂天天盼着丈夫回家,两人却反了过来,成了陆斌天天盼着媳妇回来。

    随着时间推移,陆斌发觉自己越来越离不开邓颖新,美丽温柔有事业又顾家的好女人,哪个男人不为之着迷?

    很快,为了方便与妻子常见,又心疼邓颖新路上辛苦,他主动申请调职回首都。

    邓颖新生活很规律,朝九晚五上班,即便做设计都不会废寝忘食。

    陆斌回来后,如愿得到一个温馨而浪漫的家庭。

    方悦从前不上班却顾不好家,邓颖新管理一个大企业却能两头兼顾,妞妞从上学后也是她带,可不论出门工作还是在家相夫教子,她都不忘时时打理自己,人到中年依旧是看不出年龄的漂亮女人。

    陆斌每每告诉别人这是他的妻子,都觉得极其骄傲。

    对邓颖新这位温柔漂亮的妈咪,妞妞也是格外喜欢,每次学校开家长会,她都指名要妈咪过去。

    妞妞今年十岁。原本就是首都户口,因此上学只能回首都,现在正是小学三年级,在邓颖新的辅导下。各科功课都非常优秀。

    “妈咪,这个要不要带?”妞妞帮着整理行李,往年她一放寒暑假便去金陵陪陆母,可今年她添了一个小弟弟,儿子不满周岁。邓颖新没办法同时带两个孩子,只能等陆斌放年假,一家人一起回去。

    妞妞贴心听话,平日非但不会让邓颖新操心,还主动帮她照顾儿子。

    “放在那吧,一会妈咪收拾。”邓颖新笑着招手,“来,妈咪先帮你编辫子,待会等你爸回来,咱们出去吃。然后直接回金陵。”

    妞妞听话地点头,乖巧地走到邓颖新身边。

    邓颖新心底闪过一抹忧愁,这个孩子跟她亲是亲,可就是太乖巧了,纵使他们平日将她视为掌上明珠,但她却将他们的宠爱看的小心翼翼,她小小的壳内,给予大人的欢乐和乖巧,不是出于最原本的爱,而是感激。

    邓颖新很明白她的感受。却不知道怎么去开解她,有些话可以对大人说,因为成人有自我修复能力,但对孩子说。只会是往伤口上撒盐…只希望时间能够愈合她幼小心灵里留下过的伤口。

    陆斌开车载着一家人,平常他连假时,也经常开车回家看父母,从首都到金陵一千多公里的路,十多个小时就到,夜里赶路来回。每个月都能回去待两天。

    虽然累些,但为人子女常回家看看老人,是孝心也是本分。

    “就在这边吃吧,一会从这条路走,顺道就能上高速。”陆斌指着一家小饭店,规模虽然不大,但名字叫做“粗茶淡饭”,吸引了他的眼球。

    邓颖新牵着妞妞,陆斌抱着儿子,一家人寻了一处靠窗的桌子坐下。

    正当陆斌扶着儿子在腿上玩儿时,竟抬头看到了那个最不想看到的女人。

    “妈咪,我想吃甜玉米粒和没有刺的鱼”妞妞和邓颖新坐一排,搂着她的胳膊跟着点菜。

    她们与陆斌面对面坐,因此不知道身后的情况。

    邓颖新低头找着菜单,“你是说金玉满堂和清蒸鲟鱼,不知道这里有没有?”

    方悦原本在看到陆斌抱着一个小孩子时,便红了眼睛,如今又听到自己的女儿亲密地唤别人妈咪,全身血液都凉了下来,一颗心坠入谷底。

    那是她的女儿妞妞,即使六年不曾见面,她还是一眼认了出来。

    起初方家有钱有势,失去一个拖油瓶对她来说不算什么,可父亲被抓进去后,家产也被没收了,她才想起留下女儿的好处。

    起码有妞妞在,陆家每月都会给予她们一定的抚养费。

    但官司都打完了,曾经她富贵时监护权都不能判给她,更何况她如今一无所有?

    她之所以这五年没有找过妞妞,那是怕到金陵后被陆家那些人耻笑现在的悲惨下场,外加向她索要女儿的抚养费。

    按说不抚养的那一方,每月都该按时寄钱的。

    但方父是政犯,没有一家正规单位敢收留她工作,也没有哪户正经人家敢娶她一个贪污受贿犯的女儿,直到三年前她才从打零散工挣饭钱中挣脱出来,找到这份端盘子的稳定工作。

    这家饭店的老板是个做小贩起家的暴发户,不在意职工出身问题。

    但人却有一肚花花肠子,他见方悦长得不错,经常能在她身上摸一把、揩揩油,才留下她和方母。

    方悦在大堂端盘跑腿,方母在后头洗碗刷盘子,两人既能干活挣点钱,饭店又管两顿饭。

    平时生活倒也足够了。

    可对于普通家庭来说的足够,却根本不能满足方家母女这种过惯了好日子的人。

    所以目前的生活对她们而言,与在地狱煎熬无异,偏好死不如赖活着,为了填饱肚子,她们也只能干下去。

    “要这个农家蒸蛋,弟弟爱吃蒸蛋。”妞妞抬头看向爸爸,“爸,你要吃什么?”

    见陆斌凝重的神色直视前方,妞妞回头看了一眼,人瞬间僵住,“妈…”

    这个人是她脑海中最不愿揭开的回忆,明明都已经忘记这个人的脸,可再见面的这一刻,她竟格外笃定眼前的人就是她的妈妈。

    她一直不愿叫邓颖新妈妈,并非因为两人不是亲母女,而是“妈妈”这个词对她来说太过悲伤。

    她对方悦的记忆不多,却总忘不了她丢下她头也不回的那一幕,还有脑海里一闪而过的狰狞面孔。

    而今,这个人与记忆里的影子重叠,并且一点没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