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农家悍媳 > 水田飞虫

水田飞虫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张氏道:“那银子是大丫给的,咱已经花了这老些了,剩下的得还给大丫,咱不能是孩子给多少就花多少,毕竟这孩子天天往山里头跑忒危险。要是手里头有点银子的话,估计能少进点山。这房子的事,咱还是另想办法,不能总指望着孩子给。”

    顾大河闻言抱头蹲在了地上,闷闷地说道:“你说得对,咱不能总指望着孩子。不过你说我这手艺咋样?这几天虽然给小舅子打了不少家具,可咱这心总是有点不踏实,不会是小舅子他不好明说,才老夸咱这家具打得好吧?”

    张氏迟疑了一下,道:“应该还行吧,我看着也挺不错的。”

    顾盼儿刚将石磨放好,姐弟俩就一前一后地跑了过来,正欲与他们打声招呼,却见他们连叫都没叫她一声,直接就跑到小黑牛那里去。顾盼儿这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尼玛这么大个人还比不上一头小黑牛?简直是太讨厌了!

    “还好小黑牛没有瘦,我都担心死了!”

    “我再去看看野猪!”

    “太好了,这野猪也没瘦!”

    ……俩小的将野猪和小黑牛看完以后,才顾得上跟顾盼儿打招呼,这让排在猪与牛后面的顾盼儿很是不爽,直接给了俩小一白眼,并且黑着一张脸直接转身,留给他们一个后脑勺子。

    俩小并没有自家大姐很不爽的自觉,乐呵呵地凑了上去。

    “大姐你在干嘛?”

    “大姐这是石磨吗?你要做什么?”

    “大姐这是板粟吗?”

    “大姐……”

    顾盼儿被问烦了,黑着脸吼了一声:“大姐你个仙人板板,再叫把你俩给扔出去!什么眼神,这玩意能跟板粟长得一样?这是茶籽,茶籽懂么?”

    俩小老实回答:“不懂!”

    顾盼儿:“……”

    扑哧!

    见到顾盼儿吃憋,顾清很是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其实这些玩意也就这疯婆婆娘才懂,在这些茶籽运回来之前,自己也只不过听这疯婆娘说过茶籽一事,并不清楚什么是茶籽。

    并且这茶籽再运回来的时候,顾清也差点以为是板粟,好在当时没有问出来,否则也得闹出笑话来。

    “笑什么笑,这玩意可有用得很!”顾盼儿不免又翻了个白眼。

    俩小一听,立马就问:“有什么用?”

    顾盼儿呲牙:“不告诉你们!”

    俩小:“……”

    姐弟仨正较着劲,那边安氏就叫了起来,原来这吃饭的时间到了。

    “这饭蹭得还挺及时啊,赶紧洗手去吧!”顾盼儿白了俩小一眼,然后将东西放到一边,打算先吃完饭再回来研究一下。毕竟顾盼儿也不是万能的,有些东西只是看过或者听过,并没有真正实践过,所以做起来还是略为麻烦。

    而因为俩人都是刚回到家,顾清饭后就坚持不住先去休息了。

    顾盼儿还在研究着石磨,一心想要将茶籽油给榨出来,俩小一直守在旁边好奇地看着,时不时开口问上一句。不过大多时候都是小豆芽在问,四丫维持着她天然呆的表情,很少开口说些什么。

    见天色不早,顾盼儿便让四丫回去:“反正你现在看也看不懂,我送你回去睡觉,想知道我要干嘛的话,明天一早过来,你估计就能知道了。”

    四丫打了个呵欠点点头,扭头看向小豆芽:“你呢?”

    小豆芽迟疑了一下,道:“我也回去。”

    顾盼儿瞥了一眼小豆芽,心底下不免叹气,这养不熟的小白眼狼,才跟包子爹娘过了几天啊,就乐颠颠地不想回家了!不过到底是人家的儿子,想要回家自己还能拦着不成?顾盼儿即便是心里头再不舒服,也没有拦着小豆芽不让回去,将俩小一同送了出去。

    到了娘家,顾盼儿并没有进去坐,而是对顾大河说道:“你现在回来了反正也闲着没事,就打打家具吧,要整套的,到时候搬了新房子好用得上。”

    顾大河连忙点头:“行,这事包我身上,只要你不嫌弃就行。”

    “我能嫌弃啥?”顾盼儿听得莫名,却懒得再说些什么,挥了挥手就往家里回了。

    顾大河乐颠颠地送顾盼儿出门,回去以后立马就眉飞色舞起来:“婆娘你听到没有?刚大丫让咱打家具呢!要整套的,咱闺女可是一点都不嫌弃咱的手艺呢!”

    张氏也眉开眼笑:“这是好事,到时候你得做好一点。”

    顾大河用力点头,这事不用张氏提醒他也会尽力去做好,毕竟对顾大河来说,外人的认可远远没有自家大闺女的认可来得重要。

    夫妻俩人都很高兴,却没有听懂顾盼儿话里的意思。

    顾盼儿让他们做家具是给他们自己用,毕竟以后搬了新房子若是没有家具的话,再好的房子也会显得寒碜。可是顾盼儿忘了自己并没有告诉他们给他们建了房子,所以他们没听懂顾盼儿的话,而顾盼儿也听得有些莫名。

    而说到家具,顾盼儿这心里头也在琢磨起来,新房子该置办点什么家具。

    心想这包子爹做一套家具也是做,做两套也是做,不如自己将自己想要的家具的样式画下来,到时候让包子爹琢磨琢磨得了。小相公都说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做木家具这活计还是让包子爹来做好了。

    就这么愉快地定了,有时间就画几张图去!

    月黑风高,刚到门口就发现门口被人堵了,这是想进去的进不去,想出来的也出不来?顾盼儿一拧眉,直接上前两手开扒:“去去去,没事堵老娘家门口干啥?一个个吃饱了撑着想挨抽?哟,原来是你们啊?我好像记得你们还欠我东西呢!”

    原来这堵门的竟然是隔壁大房的,才几天不见这些人就瘦了一圈。

    “是,是大丫啊!咱们这是来找司公子的,不知道你在外头呢,所以就……你别介意哈!”陈氏又是低头又是哈腰的,将姿态放得很低很低,才几天时间不见,这陈氏就憔悴得跟凋谢了的菊花似的,差点没亮瞎了顾盼儿的眼睛。

    顾盼儿闻言斜眼:“大晚上的找人?”

    陈氏讪讪道:“这不是才知道司公子他回来了吗?所以才这么晚的。”

    顾盼儿瞥了一眼陈氏等人,也没有太过在意,虽然回家有大半天的时间,却并不知道顾大江被关进牢里的事情,知情者安氏也忘了说。见有司家家丁拦着,顾盼儿也懒得去理这件事,干脆去忙活自己的事情去了。

    司南刚回来没多久就去休息了,所以现在还算是有点精神,不过这有精神并不表示他会理会隔壁这群人,况且这顾大江至所以被关起来,还是他故意使的坏,哪里会那么听话地就将人给弄出来。

    更别说现在还查到这顾大江没干好事,就更加不能将之放出来了。

    于是司南直接拒绝:“本公子累了,不见客!”

    家丁们听到自家公子说累,赶紧就将人拦在门口,不管对方是什么人,只要自家公子说不见那肯定就不见,一定得拦住了。

    而隔壁大房等人被拦在门外也没有丝毫办法,只得先回去,离开之前还一个劲地说明早再打打扰,这声音说得还挺响亮的,让司南听了个清清楚楚,这脸色就不好看起来,鬼才乐意见这隔壁的,谁要他们来打扰了。

    顾盼儿也听到了,打趣道:“明天你接客不?”

    司南立马道:“不接!”

    然后顾盼儿一脸惊讶道:“原来还是个清倌啊!”

    司南:“……”

    虽然一直就知道狗嘴吐不出象牙来,可也没想到这黑妇竟然会这么恶劣,竟然把他一个贵公子拿去比喻青楼小倌,简直就没有最气人的只有更气人的!

    “喂,黑妇,本公子说的那件事,你考虑的怎么样?”司南见顾盼儿闲着,不由得再次提了起来,不过神情却没有了下午时的急切。

    “什么事?”顾盼儿装作一脸茫然的样子。

    其实顾盼儿也没有很闲,还在琢磨着石磨榨油的事情,只是看在司南的眼中就是很闲的样子。而司南见顾盼儿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顿时这心里头就有些不在意,就连自己听到这个消息都表示震惊一番,这黑妇咋就不好奇一下呢?

    “那消息对你真的很重要,你真不打算知道?”司南不免再次提醒。

    而司南的提醒,听在顾盼儿的耳中就是再三强调,让顾盼儿有种不好的预感,而有了这种预感以后,顾盼儿反而就不太急于知道这事,而是问道:“你打算要我拿什么来交换?”

    司南听罢眼睛立马就亮了起来,紧张地朝四周看了看,然后凑近小声说道:“黑妇,咱认识这么久也算朋友了不是?这件事算我求你了,事后不管你要什么,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做得到,只要你把我娘救回来!别否认,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顾盼儿听着顿了一下,斜眼看向司南,见对方凑得这么近不由得皱了皱眉,伸出爪子一把推了开来,淡淡地说道:“谁说我有办法的?我可没说过这事。”

    司南立马道:“你虽然没说,可我就是知道,你肯定有办法的!”

    这说话都用到‘我’字,而不是跟以前那般臭屁,总是本公子本公子的,可见司南对那二十年都没有交流的母亲十分在意,这种感情顾盼儿实在不太了解,甚至试图去想了一下,如果张氏也躺在冰棺里面,自己会不会想方设法地去救。

    只是有关于这种事情,一去想就会脑子一片空白,根本无法将心比心。

    “我的确有办法,只是你母亲身上的问题太过麻烦,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治好,短则三个月长则一年,我没有那个时间一直呆在州城,所以这件事不是我不帮你,而是实在条件不允许。”顾盼儿到底没有绝情到底,毕竟认识这蛇精病也算是挺久的了,硬要归之为朋友一类,也能勉强说是。

    司南瞬间呆滞,喃喃问道:“那你让我找的东西?”

    顾盼儿道:“那些东西是必须要用上的,不过恰好我有,所以就算你没有找到,我也能将就用自己的一下。不过你若是能找到,自然会省去许多麻烦,还不用我把自己的东西贡献出来,这个你懂?”

    本公子当然懂!司南脸都黑了,恨不得掐死眼前这女人。

    可到底没敢得罪顾盼儿,在顾盼儿说出这东西的时候,司南就知道这东西有多么的珍贵,哪怕是百年的也能引起无数人争夺,千年的就能挑起可怕的血雨腥风,这万年的简直就是……反正其珍贵程度绝不比圣蘑差,这消息一定不能透露出去。

    所以司南尽管脸已经黑得不能再黑,却没有怪顾盼儿的隐瞒,换作是谁得到这种至宝,也会很小心地藏着揶着,轻易不会拿出来使用。

    “真羡慕你那狗屎般的运气!”司南不免感叹。

    “这是自然,这年头不是谁家都能养得起狗的,至少在乡下你别说是狗屎了,就算是鸡屎刚拉到地上也会立马有人去扫,可见有多么的珍贵,这是你想踩都踩不到的!”顾盼儿面不改色地说着。

    司南听得直反胃,嘴角直抽:“我们不说这个,就说你什么时候替我母亲治疗?你知道的,那块暖玉支持不了多久,恐怕不出三月就……”

    顾盼儿道:“一我不出诊;二这事至少要等到这个月月圆以后才可以;三要保密,如果有半点有关于我给你娘治病的消息传出去,那就让你娘愉快地去死吧!”

    司南听着心中微喜,面色却算不上好看,毕竟顾盼儿说话太难听。

    “等你新房子建好,我将我娘秘密移送过来,而且这件事你就算不说,我也不会往外透露半分,毕竟我爹说过,我娘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有很大的隐情,哪怕某日完全好了,也不能轻易让人知道。”司南说话的时候紧张地朝四周看了看,生怕会被居心不良的人听去。

    而顾盼儿听到‘隐情’二字,心中又是一突,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听起来这件事似乎很麻烦,到底这阴寒之气来源有什么说法?

    这件事又不能明着去问,顾盼儿只能将之埋在心底,并且时刻注意着这件事的动向,企图在其中找出什么线索来。而其实这件事最好就是去问安氏,不过顾盼儿想了想还是没有这么做,有些事情安氏不说顾盼儿便不去请求,静待事情的发展便是。

    “行了,说完了你赶紧滚吧,别妨碍我干活!”

    “……呃!”

    司南还以为顾盼儿想了那么久会说出什么来,没想到竟在是开口赶人,顿时就有些无语,不过还是听话地让开了一些,尽量不去妨碍顾盼儿。

    顾盼儿研究了好一会儿,才将这石磨榨油给研究了个大概,将大黑牛牵了过来,让大黑牛拉着磨转动,试着将茶籽放了进去。大黑牛拉着磨转动,很快茶籽就被碾碎压榨出油来,只是这出油量实在太低了一点,让顾盼儿很不满意。

    司南没忍住问道:“你这是在干嘛?”

    顾盼儿瞥了他一眼:“眼瞎?没看到是在压榨油么?”

    司南闻言嘴角一抽,提醒道:“我知道你是在榨油,可问题是你这带壳榨油真的好吗?”

    顾盼儿闻言一呆,额间数道黑线滑下,冲着司南低吼:“好你个蛇精病,既然知道这事,为什么一直不说,看老娘笑话很爽?”

    司南汗滴滴:“谁知道你要榨油,你又没说!”

    顾盼儿还想说些什么,司南赶紧扭头跑了,哪里还敢留下来。

    其实这榨油之事司南原本也是不知道的,偶然一次听人说起有一种菜能用来榨油,榨出来的油能跟猪油一样使用。不过这菜油还没有广泛利用起来,只是在很小的一部份地方被使用,那人说起这事主要是想靠这个菜油赚钱,想从司家行个方便。

    当时也是因为好奇,所以认真听了一下,才有刚才那么一说。

    不过话说回来,司南真是好奇顾盼儿是怎么知道这事的,毕竟这事可没有传到水县来。而对这茶籽油司南更是没有听说过,不过并没有怀疑些什么,以为这茶籽油是另外一种油,毕竟有菜可以榨油的,想必还有别的东西也能榨出油来。

    只是这茶籽油是吃的还是用的,就不得而知了。

    司南走后,顾盼儿没好气地将大黑牛解开撵回去睡觉去,自己则踹了一脚那石磨,然后咬牙切齿地回棚屋里想脱壳的办法去了。

    毕竟这么多的茶籽,又那么难剥,总不能人工剥壳吧。

    顾清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到顾盼儿躺下,含糊地问了一句:“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其实顾清是被顾盼儿弄醒的,因为顾盼儿回来的时候发现顾清正大字型睡着,占据了整张床,然后没好气地将他的手脚给丢了回去,再把他往里头掀了掀,所以听到顾清说话顾盼儿未免有些心虚,毕竟自己刚才可算不上温柔。

    于是顾盼儿也含糊道:“刚忙完!”

    顾清‘唔’了一声便没有了声音,估计回来这一路把他给累着了。

    一夜无话。

    次日,天刚亮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彼时顾盼儿正好练完功刚要去泡药汤,听到敲门声自然不耐烦去开门,便当作没有听到一般直接进了澡房。

    顾清见顾盼儿没有去开门,想了想,也当没有听到一般低头看书。

    而门外很快就传来声音让顾清对自己的做法赞赏了一番,这敲门的竟然是隔壁的,还好没有去开门,否则这疯婆娘正在泡澡,自己可没办法应付这些人。

    安氏斟酌了一下,对顾清道:“儿子,这隔壁出事了,你知道吗?”

    顾清不以为然:“这隔壁能出啥事?”

    安氏道:“大丫的大伯被官府抓了起来,都四五天了也没把人放回来。”

    顾清听罢一呆,反应过来忙问:“这是犯了啥事?”

    安氏摇了摇头,小声道:“这娘可不知道,听说他们也不知道是犯了啥事,这官府弄得挺神秘的。他们这么早过来,估计是来找司公子的,想必是想通过司公子了解情况,或者干脆通过这层关系,将人给弄回来呢。”

    顾清想了想,然后道:“这事咱甭管,等会跟疯婆娘说一下就是。”

    然后顾清又想起还有件事没有跟顾盼儿说,一时间又呆滞了起来。

    安氏见状也不再说些什么,反正这事已经说了出来,到时候是怎么个处理法,自然有这些人去做,自己则把家里打理好就行。如同往常一般,安氏依旧是眼泪汪汪的样子,让人看不出与往常有什么不一样,只是若然细看的话,会发现她的眼底下多了一层忧虑。

    安氏与顾清不去开门,泡澡的顾盼儿更不可能去开门,于是去开门的便只有司家家丁。而这家丁也是司南授意之下才去开的门,其实司南也很无奈,这一大早被人扰了清梦是一件多么气愤的事情,可总不能让这门一直响,只好让人去开门了。

    门被打开,站在最前面的竟然是老爷子,司南不免愣了愣。

    这老爷子看着自有一股威严正气,很有欺骗性,第一次看到的人估计都会认为这是一个好人,可惜司南已经上过一次当,自然不会再上第二次当,所以看到老爷子也只是愣了一下便回了神,懒懒地打了个呵欠伸了个懒腰。

    老爷子原本是等着司南先开口,没想到等了一会儿对方也没有吱声,心底下不免有些不爽快,不过老爷子也是个识时务的人,有求于人自然不会得罪于人,放低姿态道:“这么早打扰到司公子休息,实在不好意思。只是老头子这实在也是没了办法,只能求司公子帮忙了。”

    司南瞥了老爷子一眼,明知故问道:“啥事这么紧要?”

    老爷子赶紧道:“司公子可能有所不知,犬子大江不明不白地让官府抓了去,如今也没给个说法。老头子也不敢要求太多,希望司公子能帮帮忙打听一下,犬子到底是犯了啥事,让咱这心里头有个底,好过现在一头雾水干着急啊。”

    司南顿时好笑:“本公子跟你们很熟?”

    老爷子被问住,一时间有些愣,不知该如何回答。

    “什么人都来找本公子帮忙,本公子岂不是累死?你们家这狗崽子既然是被官府抓去的,到最后到底是犯了啥事官府肯定会说,要没犯事的话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给送回来了,你们急啥?反正这件事本公子可管不着。”司南打了个呵欠,眼泪珠子都溢了出来,赶紧抬袖挡住,偷偷摸摸地擦了起来。

    三丫应该不在吧?这么丢人的样子可不能让三丫给瞧到了。

    “送客,赶紧送客!”司南朝家丁挥了挥爪子,赶紧就进了棚屋里头,刚一进门一股浓郁的药材味就扑面而来,司南这脸色立马就变得不好看了。当初自己为什么要弄这么大的棚屋呢?被这该死的黑妇利用起来放药材了,真是讨厌。

    大富大贵凑上前去,道:“大公子,这事刚海子也跟咱们提了一下,公子真不打算管?”

    司南可不会告诉这俩奴才,那顾大江就是自己送进牢里面的,于是便意味深长地说道:“这件案子要保密,就连本公子也不知道那顾大江是犯了什么事情。再说了,这衙门的事情,本公子爪子再长也不能伸啊,你们这两头猪奴才,懂么?”

    大富大贵就纳了闷了,自家公子啥时候怕过衙门了,又或者说公子啥时候怕过衙门了,现在说得很正直,很像个良民的样子,谁信啊!

    不过既然公子都这么说了,就这么回了海子呗!

    于是等在门口外面的顾大海也得到了消息,只不过这消息也算不上消息,只得垂头丧气地回了老屋,毕竟是自家亲大哥,顾大海也是十分的担心,可再担心也没有办法啊!而回到老屋说了这事以后,也难免又挨了顿骂,说顾大海这些年白给人家干活了,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

    李氏听着这心里头就嘀咕了,这干活是有银子拿的,哪里是给人家白干活了,你一个打杂的家里头犯了事,还想人家主家公子出面,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到底是没了法子,全福家一片惨淡,连田里头庄稼长了虫子也管不上。

    司南见隔壁的已经离开,又屁颠屁颠地跑了出去,四下去找顾盼儿,恰好见到顾盼儿从澡房里头出来,立马就冲了过去,挤眉弄眼地问道:“你说这顾大江要不要放出来?要知道顾大江可是跟本公子说的那消息息息相关的哦!”

    顾盼儿顿了一下,斜眼:“是什么消息,我想你也该说出来了。”

    司南顿时噎住,有些讪讪地摸着鼻子,还是有些不太乐意将这消息说出来,怕说出来以后这黑妇反水,然后答应过的事情会反悔啥的,于是吱吱唔唔地也没说出个啥来:“这个……那个……”

    顾盼儿面色沉了下来,冷声道:“现在若不说,以后也甭说了!”

    怎么还生起气来了呢?司南顿时寒毛都立了起来,赶紧说道:“这不是这事还没查个水落石出吗?你既然想知道,本公子现在就告诉你好了。十年前顾大江的确是卖了一对孪生姐妹,不过传言这对姐妹非孪生,而是相差一岁的亲姐妹。因为这件事涉及到一些禁事,所以事情并不好查,不过根据情况的描述。当时这对姐妹曾被救回来一次,但又被顾大江卖到别的地方去,而这对姐妹还很有可能跟你有关系。”

    顾盼儿阴沉着脸道:“继续,连所谓禁事一并说出来。”

    司南摸着鼻子道:“这禁事说出来不太好吧?”

    顾盼儿冷哼:“于你来说还有好与不好之事?少废话!”

    司南嘿嘿一笑,立马又说了出来:“十年前天神教兴于一时,是一名丧心病狂的歪道士所创之邪教,教内流传用五岁以下孪生童男童女炼药,服下后能得长生。教内以拐骗或者向他人收买无数孪生子炼药,我所说的那对姐妹正是其中一对,可能因为非孪生的原因,当日铲除此教时,所有孪生子独留下这么一对,后寻其亲人之时,顾大江露面,将姐妹俩领走。”

    “继续。”

    “据知情人报,当初这对姐妹就是被顾大江卖进天神教里,而领回来以后恐是怕事情暴露,再一次将姐妹俩卖出。据当时有人回忆,这俩姐妹称顾大江为大伯,所以本公子猜测可能与你有关。”

    ……顾盼儿在脑子里又回忆了一遍,只是有关于十年前的记忆实在太过于模糊,实想想不起来多少事情,更无法确认那对姐妹是否与自己有关。心底下倒是有些猜测,只是一旦这猜测成真……不免皱眉,这件事实在太骇人听闻。

    “查清那对姐妹卖到哪里了吗?”顾盼儿只得将事情先放到一边,而是先关心起这对姐妹来。不管是不是与自己有关,这对姐妹必然是顾大江所拐卖,如此丧心病狂之举,顾大江他枉为人。

    司南道:“正在查,因为事隔十年有余,很难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顾盼儿‘哦’了一声,然后道:“这顾大江就先别放回来了,不饿死就行,没事可以多吓吓,若是出牢之时还有人形,你一定会尝到无人形的滋味。”

    能不这么威胁人吗?司南无语凝噎,忍了忍没还是没忍住提醒了一句:“于本公子猜测,那对姐妹可能是你亲妹妹,你怎么看?”

    虽然猜到有这种可能,可是被明告之,顾盼儿依旧拧起了眉头。

    记忆中,当时两个妹妹齐齐生病,不过三日时间就说病危,还可能是瘟疫,所以由顾大江一人挑着弄到山上去,原主傻傻地不相信两个妹妹死掉,愣愣地跟着上山说要照顾妹妹,结果被陈氏给拖了回来,还让周氏毒打了一顿。

    之后再上山寻俩妹妹,却是无处可寻,此事便渐渐淡忘起来。

    “用事实说话,别只顾着用肺喘气。”或许是原身的记忆在作祟,顾盼儿既希望那对姐妹真是自己的妹妹们,又希望不是,心底下矛盾不已。

    司南讨了个没趣,不由得翻了个白眼,扭头出去逛去了。

    空闲下来的顾盼儿又在研究石磨,昨晚好不容易才找到榨油的办法,可最后却得知这要榨油要先脱壳子。若是换作是花生,顾盼儿就算用掰的还把它给全掰了,可茶籽毕竟不是花生那么好掰,等掰完这十几袋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况且她还打算再到山上捡几趟呢。

    要不然再多下几场雨,那里的茶籽就得全坏了。

    然而顾盼儿想了许久也没想出个好法子,倒是顾清提了个建议:“我看这茶籽晒得挺干脆的,不如压烂了再把壳给捡出来,这样倒比一个一个地掰省事一些。”

    “行,就依你说的办。”

    这也不失是一个办法,虽然这办法非常糟糕,可除此暂时也别无他法。

    顾盼儿取纳了这个简单而又粗暴的办法,立马就开始行动起来,像这种搞破坏式的方法顾盼儿用起来那是得心应手,最麻烦的莫过于是将壳挑出来的人。不过司南这蛇精病的家丁还是挺多的,放在那里不用简直就是浪费人力资源,于是被顾盼儿充分地利用起来。

    正忙碌着,顾大河急匆匆地跑了进来,愁容满面地说道:“大丫你这是在干啥呢?赶紧到田里头瞅瞅,你们家的水田也长了不少飞虫子,刚咱可是仔细看过,不少的虫子卵呢,这要是全长出来的话,今年这水田可就毁了。”

    顾盼儿不甚在意地说道:“不就虫卵么?担心啥啊!”

    顾大河见顾盼儿一脸不在乎,不免急切起来,道:“以前你脑子拎不清,不知道这飞虫子能祸害庄稼,可你现在脑子不是清醒了么?这飞虫子要是长起来可不是开玩笑的,忒能祸害庄稼了,要是祸害得厉害一点,那可是颗粒无收啊!”

    顾盼儿白眼:“不让祸害不就行了?”

    顾大河急了眼,直接吼了出来:“不让祸害你倒是去田里撸啊,这虫卵你要不去撸了,它不就长起来了么?你在这光说有啥用啊!”

    撸啥来着?顾盼儿微微呆滞,嘴角微抽抽。

    “撸得再快也没有它长得快,你就甭操心了,我自然有办法。”顾盼儿甩了甩脑瓜子,甩去那些不良思想,对待此事也认真了起来。又见顾大河还是一副恨铁不成钢,就差没挠墙的样子,便道:“你急也没用,一会我到田里头看看去。”

    听到顾盼儿终于肯到田里头看看,顾大河才算松了一口气,又赶紧跑了出去,估计又到田里头撸虫卵去了。

    顾盼儿目送顾大河出门,皱着眉头陷入回忆当中。

    这年头农业还是十分的落后,不说这产量问题,就算这稻子种下去以后便是看天吃饭,如果今年风调雨顺虫害又少,那么便是一个丰收之年。只是想要丰收谈何容易?这天灾第一,虫害第二。哪怕是风调雨顺之年,也难免会遭受虫害,就比如这稻飞虱,一旦长起来就能把庄稼给祸害得颗粒无收。

    农民们天天在田里抓虫子撸虫卵,也快不过虫子长的速度,每天被虫子祸害掉的庄稼不计其数。正因如此,虽然有些人种了许多的田,但仍旧吃不饱肚子。

    “一点农药都没有,还真是绿色产品啊!”顾盼儿不由得看了一眼跟前的茶籽,这茶籽榨油以后留下的茶粕倒是可以用来当杀虫的用。不过这茶粕有利也有弊,因为它不仅能把稻飞虱给杀了,还能把田螺泥鳅这些也一并杀死,不小心倒到河里的话,还能让河里头彻底无鱼。

    只是目前顾盼儿也仅知道这一种方法,犹豫着要不要用上。

    “你们先忙着,我到田里头看看去。”顾盼儿拍拍手站了起来,这稻种自打撒下去以后就没咋去田里看过,也不知道现在长成什么样子了。

    顾清想了没想地站了起来:“我跟你一块去。”

    顾盼儿点了点头,直接朝门口走了出去。

    顾清在身后叫了一声:“你这就样子空手去吗?不拿把锄头啥的?”

    顾盼儿想了想,转身走了回去,扛了把锄头才走,斜目瞥了一眼顾清,问道:“扛着锄头就比较像样一点?还是这锄头能用来杀虫?”

    顾清无语,谁去田里头不是扛上锄头的,就没见过空手去的。

    水田就在村子前面,小俩口没走多久就到了自家田头,放眼看去自家的田里虽然长了点草,不过比起别家的来说,这秧苗子长得也不差,看起来翠绿翠绿的,不过往田里头一看,里面长了不少的水生物,像田螺、蚂蟥等随处可见,看着就膈应人。

    再看别家田里头,不少人在低头抓虫子啥的,大人小孩皆在忙活着。

    顾盼儿这眉头立马就皱了起来,这田螺啥的就拉倒了,最重要的是这田里头有蚂蟥啊,这玩意最恶心了好不好?怎能忍心把脚给踩下去呢!

    “咱田里头也不少的飞虫子,你说咋办才好?”顾清蹲在田头看了看,然后指着好几棵被飞虫子祸害着的稻秧给顾盼儿看,眉头也紧紧地皱了起来,略为犹豫地说道:“要不咱也下田里头撸撸去?”

    撸你妹啊撸,闲得蛋疼才干这事!顾盼儿翻了个白眼。

    “我去,要撸你自己撸去,我可不想下去喂蚂蟥子。而且不就稻飞虱么?这屁大点事担心个啥?咱有办法把它给灭得干干净净的,只不过这法子有点后遗症就是了。”反正顾盼儿是打死也不去撸这玩意,大不了到时候用茶粕的时候小心一点,别让这水啥的流到河里去就行了。

    最庆幸的莫过于这里的稻田不养鱼,否则想用也用不上,到时候才真是蛋疼呢!

    顾清不免惊讶:“你真有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