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第三极崛起 > 第627章 故友

第627章 故友

作者:青木双翼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赵子赟仿佛抓住了一丝要领,沉思起来,这就有些奇怪了,按照孙夫人的说法,美国人很在意他是否参与合作,如此迅速达成合作,其意图是什么呢?

    “别想了,我告诉你,重庆现在怕什么?怕你不断扩军,更怕你抢地盘,因此,我的计划是……”

    “我明白了!我们攻击华北,站住就不走,这样重庆就不得不打起精神,和我们抢,如此一来,日本人关内战场就会遭受巨大压力,关东军不南下,就有可能面临丢失大量占领区!”

    “还不笨,不错,就是这个意思,我们可先取太原,然后挥兵进入河北,牵制住这里的日军,十八集团军和新四军,趁机扩大在山东、苏北的地盘,老弟,我估计老蒋十有八九得拼力从武汉打出去,河南他可过不去!”

    “我估计那时候他要后悔挖开黄河了。”杨杰笑道。

    “我看,他还得后悔一件事,不该在重庆把你放到,这下,你可肆无忌惮的抢了地盘站住不走,老弟,太原是你的了!”

    赵子赟摇头:“眼下怕是不能这么做吧?”

    “子赟,这两天出了点︽,事,咱们可以说是和重庆分道扬镳了,不然他二人会如此胆大要脱离?”傅作义道。

    “出了什么事?”赵子赟吃了一惊。

    “你那位楚大哥,真够狠的,把察锡伊所有的什么中统、军统一网打尽,五个兵团的政治处,也全部被他清理,所有和重庆有瓜葛的机构被勒令离开。”

    赵子赟吸了口气:“这不是造反么?”

    “你也知道是造反?子赟,我们不能在重庆耽搁了,我和叔平兄商量好了,再让你恢复两三天就走。”

    赵子赟扭头和周公说道:“周公,见谅,我们几个胡说八道,不知周公可还有想法?”

    “我基本同意耿光和俊如的计划,唯一的问题还是在华北,我们联合作战,这后续的事情……”

    “周公,我们紧密合作恐怕还有些障碍,这样行不行,太原这样的城市比较敏感,我是脸皮厚,占着就占着了,其余的县城咱们二一添做五,首先保证你们能够和现在的根据地连在一起如何?”

    周公笑了:“那我们岂不占便宜?我军可没有攻城的能力。”

    “占不占便宜还说不好,先分了再说。”

    杨杰忍不住笑了起来。

    “耿光兄,你笑什么?”

    “我怎么觉得,你们在天子脚下分他的东西显得特别有意思?”

    “什么他的?全国民众的!”卫立煌眉毛倒竖。

    杨杰手一摊:“得,大义又来了。”

    众人大笑。

    五人相谈甚欢,两个小时后,才打算起身离开,“诸位,我还有些话要和赵主席说。”

    傅作义一听,知道含义,笑道:“周公,那我们就先走了。”

    等三人离开,周公坐到他边上,“我要和赵主席说一下宋思雨的事情。”

    一听到这个名字,赵子赟知道该说什么了:“周公,是不是我提议宋上校留在重庆的事?”

    “是的,我对赵主席这个提议感到有些突然,不知赵主席是如何考虑的?”

    “周公,我是这样想的,我们双方已经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我和延安、十八集团军都能够及时对话,相反,在重庆,却缺少必要的渠道,尤其是周公、我和孙夫人三方。”

    周公想了想:“你的意思是重庆这边的局势有变化,需要及时协调?”

    “是的,还有一个原因,宋上校觉得她在张恒,已经失去了以前的作用,她也想做更多的工作”。

    周公可不傻,他觉得这里面还有些其他东西,虽然赵子赟没明说,但二人恐怕有些瓜葛,这个安排,不失为一个办法,而且名正言顺,他点点头:“其实我已经上报延安批准,今日只是和赵主席确认,我主要是担心宋思雨因为赵主席遇刺一事心里有负担。”

    此事说完,周公告辞离开,看着他的背影,赵子赟心里放下一块石头,随即眉头紧锁,这回去如何和娇儿说?

    此事没有想清楚,躺在医院里的他又迎来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当郑云喜带着一个女子和一个五岁左右的小女孩出现在他屋子里时,他都以为自己眼花了。

    “陈雨薇……,怎么是你?”

    “这位夫人来了好几次了,他们都不让进,正好今天被我碰上,我听这位夫人说是你的同学,便自作主张带她来了。”郑云喜道。

    夫人?赵子赟看着陈雨薇边上的小女孩,心中明了,“郑院长,雨薇确实是我的同学。”

    郑云喜点点头:“我还有事,你们谈。”

    等郑云喜离开,赵子赟招呼陈雨薇坐,她看着他良久,才缓缓做到床边的椅子上,将小女孩搂在身边:“这是我的女儿,叫采灵,采灵,叫……”

    一时间,陈雨薇不知道该如何让孩子称呼赵子赟,赵子赟笑了笑:“采灵啊,叫叔叔。”

    小女孩像是被他包裹的头吓着了,紧张的站在妈妈边上,怯生生的不敢看她。

    “这孩子……,赵长官,您别见怪。”

    赵子赟蹙眉:“雨薇,别这么称呼,太生分了,你还是叫我子赟吧。”

    陈雨薇摇摇头:“这不好,赵长官和我都是有家室的人了…….”

    赵子赟有些黯然,轻声问道:“孩子的父亲是……”

    “赵长官不认识的,是很普通的一个人,姓谭。”

    “哦,那谭兄在那里高就啊,你怎么不带他一起来?”

    闻言,陈雨薇落泪,弄得赵子赟也不知道那里错了,好一会,陈雨薇擦了擦眼睛:“他死了。”

    赵子赟愣了下,良久道:“节哀顺变。”

    “都过去了,我已经习惯了。”陈雨薇淡淡道,“我是去年和父母一起来的重庆,前几日听闻赵长官遇刺,心中不好受,后来看报纸,得知赵长官脱离危险,就想着来看看。”

    听她说的清淡,不过赵子赟心里知道,二人毕竟有些青梅竹马的情谊,否则她不会来了好几次,只是现在陈雨薇成了寡妇,有些话不好说得太过,他也没接她的话,问道:“不知伯父伯母身子可好?”

    “不知道,还好吧。”

    闻言赵子赟愣了下,这从何说起?想了想,他还是问出了什么事情。

    陈雨薇不肯说,在赵子赟一再追问,她才简单说了说,赵子赟才知道陈雨薇这门婚事家里并不同意,陈父想让她嫁给一个朋友家的公子,偏偏这陈雨薇要和一个毫无前途的小办事员结婚,为此还闹出未婚怀孕的事来,陈父一气之下,和她断绝了往来,要不是日本人占领了上海,这陈雨薇丈夫在淞沪会战中中了流弹,为抚养年幼的女儿,陈雨薇不得不去做了舞女。

    这样一来,陈父更是颜面无存,眼见在上海日子也不好过,不和日本人合作有风险,合作同样会被痛恨汉奸的人收拾,陈父干脆低价将产业出手,迁往内地。陈母心痛女儿和外孙女,一番哀求后,陈父总算同意带女儿离开,来到重庆,最多也就是允许女儿带着外孙女偶尔回来吃住,其余时候,是不管的,一来二去,陈雨薇除了会送女儿回家住一两天,看看老人外,自己是绝不进家门的。

    听到这,赵子赟心里有些哀伤,曾经自己一门心思喜欢的人落到如此地步,真是世事难料啊。

    说了会话,眼见时间不早,陈雨薇起身告辞,带着女儿走到门口,脚步却有些迟缓。

    “谭夫人,我能帮你么?”

    陈雨薇站着不动,赵子赟只能再问了一句,良久,陈雨薇转过身来,眼中含着泪水:“赵长官,我来就是想求您帮帮我,可我实在说不出口。”

    轻轻叹息了一声:“雨薇,我们不仅仅是同学,还是好朋友,你的事我怎能不管呢?和我回张恒吧。”

    “我……,我怎能跟你回去?赵夫人回生气的。”

    “娇儿也是和我们一起读书一起长大的,你还不了解她么?我若不带你回去,她才真的会生气的,和我一起回张恒吧,至少在那里,你可以平平安安的生活,采灵才能健健康康长大。”

    陈雨薇哭了起来,“我怕影响你的名声。”

    赵子赟笑了:“我们光明正大,何来影响名声之说?有人愿意说,就让他们去说罢,我决定了,你回去准备下,等走的时候,我让人来接你。”

    陈雨薇深深鞠了一躬:“谢谢了。”